玄冰阁到了,众人不再嬉闹玩笑,逐个从云车上走了下来。这其中,还包括驾驶云车的那名弟子。卓不群已经跟他打了招呼,要他今晚就在玄冰阁休息,以便明天一早能够及时将王落辰给送到招考殿去。

    王落辰一天没有入门,他的心中始终是放不下的。所以,他才留了一辆云车听用,免得明早用车时还要临时召唤,诸多麻烦,又浪费掉很多时间。

    身为“不”字辈儿中武功第一人,他的话当然很管用,那名弟子哪敢不从?因而就将云车在他的玄冰阁前的小广场上停稳,跟着他们一块儿走了下来。

    众人出了云车,在卓不群的带领下,迈步走向玄冰阁,感觉这周围空气中的寒意更浓重了几分。

    置身于这寒意的包围之中,墨可他们几个练过功夫的还好,毕竟个个都是身体的底子厚,扛冻。可像王落辰这种几乎半点基础都没有的白板,可就有点儿无法承受了。

    他的身体韧性和抗打击能力虽说是增强了,可对于严寒、酷热等等,这种大自然的力量,却还没有什么抵抗能力的。所以,虽然刚才逞强说不再说半个“冷”字了,但真正身处这种冰冷的环境中时,那表情和体态上还是一副冷得受不了的样子,叫大家见了不免心疼。

    “应儿,应儿,师父回来了,你快起来,给你王师兄拿件儿袍子来。”卓不群也不忍见他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模样儿,离玄冰阁还有一段距离,就叫人给他拿衣服。

    他刚说完,就听阁内左边一间房间里,传来一个充满睡意的含糊不清地女声:“师父,你回来就回来吧,嚷嚷什么啊?也不看看都什么时间了。人家早就睡下了。真是,扰人清梦,于心何忍啊?”

    王落辰一听,这应儿好厉害啊,连自己这么厉害的师父都敢抱怨。难道她就不怕自己的师父责罚?

    谁知,听了她的抱怨,卓不群却笑呵呵地说:“你这丫头,都是我平常对你太好了,不忍心当狠心师父,否则你哪里会这么疲沓啊?”

    他话音刚落,玄冰阁宽大的正门就被那人从里面给拉开了,接着,“呼”的一下,一团儿衣物就被人从里面丢了出来,正落在王落辰胸口,把王落辰吓了一跳。

    “你……”王落辰刚要发作,就见门口多了一个身材矮小批头散发的白色身影,那身影突然无声出现,犹如鬼魅,把他吓得把想说的话都给咽回肚子里去了。

    “师父,衣服拿来了,没我什么事儿了吧?我回去接着睡觉了,没事儿您千万可别叫我了啊。”说着,那白影子用自己的手指抓狂般地挠了挠自己的头皮,哧溜一下,就闪人了。

    “师伯,想不到应儿师妹都这么大了啊。只是,这性子还是那么可爱啊。哈哈。”那身影刚一消失,墨可却是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笑声一起,卓不群刚想说点儿什么,那身影却又“嗖”的一下蹿了回来,并且边飞快地扑向墨可,边大声地撒娇儿说:“胖师兄,你回来啦?有没有给我带好吃的?”

    她的速度极快,十几米的距离,话没说完,人就已经到了墨可面前,在他身上的口袋里掏摸起来。

    感情她是个吃货,一想到好吃的就来劲了,什么困意不困意的,全没了。

    “哈哈,师妹,别翻,别翻,师兄这回是从尘世逃回来的,什么也没带。下次吧,下次,哈哈,下次师兄再出去的话,一定给你带好吃的。”

    看她的样子,也有十二三岁了,虽未成年,但到底不是个幼小无知的小孩子了。

    鉴于男女有别,她的小手在墨可身上乱掏摸,顿时弄得墨可也是一阵无措。一个劲儿的捂着自己的口袋儿向她解释,并做出了下次再给的许诺。

    “应儿,不得无礼。你都多大了,还当自己是七八岁的小姑娘儿啊,举止如此无状?”

    卓不群在一旁见她举止有些失态,不禁训斥了她一句。

    “不碍事,不碍事,在我心里,师妹永远都是那个跟在我后面要糖吃的小馋猫。”墨可笑呵呵地表示,自己不介意。

    那白色身影也是拢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露出一张白皙稚嫩的秀美脸庞,笑嘻嘻地说:“就是,我胖师兄都不介意,你老人家咋呼啥?嘻嘻。”

    “你,唉,真是顽劣,还不赶快跟你的几位师兄师姐见礼?疯疯癫癫的,成什么样子?”卓不群声音里带着几分无奈命令道。

    “师兄,师姐,你们来啦。你们是跟墨师兄一块儿的,就都是我的好师兄,好师姐。都不用跟我客气,来,里面请,里面请。”

    这回他的话管用了,那白影子没再多说什么,放开墨可,直接过来扯住王落辰他们几个的胳膊,就往玄冰阁里面拉。

    她这样拉拉扯扯的,可是让人很不舒服的,王落辰他们三个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哈哈,师弟师妹,这是咱们的小师妹,卓师伯的女儿卓应儿。既然她这么热情,咱们就随着她一块儿进去吧。”墨可见她过来拉扯他们,怕他们反感,赶紧将她的身份介绍给了他们。

    他这么一介绍,王落辰他们才明白,原来这白影子虽然跟卓不群以师徒相称,实际上却是卓师伯的女儿啊。不由地心中暗道,怪不得敢在卓师伯面前那样说话呢。慈父面前,受娇宠的小女儿一般都是百无禁忌的啊。

    大家明白了这一点,心中释怀,也不再介意什么了,随着她的拉扯进了玄冰阁。

    走进玄冰阁,寒气更加浓重。王落辰赶紧穿上了那件卓应儿扔给他的长袍。

    “怪不得这里这么冷呢,原来师伯的这座玄冰阁真的是阁如其名,整座阁楼全都是用千年玄冰建筑的啊。”

    吴梦雪进到玄冰阁的客厅内,借着天花板上悬垂的寒冰吊灯,仔细打量了一下玄冰阁的天花板、墙壁、地面,在确认这些都是千年玄冰之后,感叹道。

    对于吴梦雪的惊叹,卓应儿却是皱了皱眉头,愁眉苦脸地说:“师姐,不光这些是,连家具也是呢。我师父这人,简直就是个练功的武痴,为了时时凝练他的寒冰元力,将这里给弄成了一个大冰库。害得其他人都不敢住在这里,也连累的我没人陪我玩儿,真是很可恶啊。”

    “哈哈,小师妹啊,你别愁了,从今以后,就有人陪你玩儿了。”墨可笑着说。

    “真的吗?谁啊?”听说有人陪自己玩儿了,卓应儿来精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