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可一问,卓不群也是直皱眉头,想了想说:“具体怎么回事儿?我也弄不清楚。(书^屋*小}说+网)还是先让落辰运转一下那套功法,我看看再说吧。”

    听他说要自己运转那套功法,王落辰不敢怠慢,点了点头,就盘膝而坐,闭目凝神,将那套功法运转了起来。

    看到他体表渐渐浮现出一股白色气膜,卓不群伸出手指点在了他的丹田之上,微微释出一缕冰寒之气。将它缓缓渗入王落辰的丹田,随着他自己所汇聚的元气运转了一周天,卓不群就将那股冰寒之气收了回来。

    “不错,功法玄奥,非本门一般弟子所修炼的粗浅功法可比,看来,这套功法八@九不离十就是不堕金身。只是,虽然大体确定了你修炼的正是这套功法,但这套功法跟你身体的变化有没有关系还是不能确定。原因,我前面也说了。算啦,这个问题一时之间也说不清楚。还是接着咱们最开始的话题,说说炼体的事儿吧。”

    “关于炼体,咱们门中专门有一套功法,叫做‘五极元体’,是咱们祖师爷元化极他老人家少年时代炼体时所修习的功法。据说如果练成,其威力也是十分惊人。只是,若是修炼这套功法,因为是直接锻体,血肉之躯肯定就要受到很多非人的折磨,修炼之人是必定要吃很多苦的。而且,还有一点,就是这套功法,不知什么缘故,自从咱们祖师爷之后,在没有人练到大成的。不过,落辰啊,如今你要入师门的话,若是你的身体依旧无法修炼五行之力,恐怕也只能以这个为突破口了。毕竟,你现在于肉@体上有了那么一点儿优势了嘛。”

    “师伯,您放心,无论有多苦,只要能入师门,能获得高战力,能为我师父他们报仇,能救出我的父母,我全都不怕。”王落辰斩钉截铁地说道。

    见他态度坚定,卓不群脸上也是露出几许赞许,点了点头,高兴地说道:“好,那明日等我们去了招考殿,若你的体质还是无法修炼五行之力,我便将你的肉@体已经发生变异,适合修炼五极元体的事告诉老祖们,希望到时候他们会因为这个原因将你纳入门中。”

    “弟子一切听从师伯安排。”

    听他这样说,王落辰知道自己这次无论测试结果如何,都是入门有望了,心里也是一阵高兴。激动地站起身来,朝卓不群深深地施了一礼。

    见事情朝好的方向发展,墨可他们三个也是十分兴奋,纷纷上前祝贺王落辰,云车的车厢内,一时间充满了大家的欢声笑语。

    气氛欢愉,他们行进的速度也是显得快了许多。

    约莫十几分钟后,云车终于来到了一道黑黝黝地山峰前,这山峰就是玄冰阁的所在地,名曰寒元峰,是一座蕴涵天然阴寒之气的奇峰。

    因为这里乃阴寒之地,云车刚接近这座山峰,王落辰便是感觉一股寒意袭了过来,令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哆嗦。

    “好冷啊,师伯,这就是你那玄冰阁所在的山峰?”王落辰抱着膀子,向卓不群问道。

    “对啊,这便是寒元峰,我那玄冰阁就在峰顶处。有这云车代步,再过两三分钟咱们就可到达了。不过,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那儿可是冷得很的。”卓不群指着山峰顶上一点如豆大的亮点儿,笑着说道。

    “啊?冷得很?有多冷?会不会把人的牙齿给冻掉啊?”王落辰打着哆嗦,牙齿故意很夸张地发出上下撞击的怪声儿,顽皮地问道。

    “怎么?你怕冷啊?我告诉你,这点儿冷你都受不了的话,还是不要修炼锻体术了。因为,修炼锻体术,据我所知,可是要经常去极寒极热之地锤炼身体的。那其中的极寒之地,可是比师伯这里冷上数倍也不止呢。你啊,到时候可不要当逃兵啊。”卓不群笑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啊,要去极寒之地?那好,师伯,从现在起,你要再听见我说半个冷字,那你就把我撵出圣境去。”王落辰听说忍受寒冷也是锻体的方法之一,他立刻就停止了哆嗦,挺直了腰杆儿,说出了一句很有骨气的话。

    “好小子,有志气。师伯就知道没看错你。好,今晚我就将你安排在我平常练功的千年寒冰榻上休息。也好先为你的炼体,预热一下。”卓不群坏坏地笑了一下,表示了对他的欣赏和支持。

    没想到自己刚一表现出一点儿骨气,师伯就为他的炼体给了他这么一份儿“大礼”,王落辰着实被他给吓了一跳,苦着脸说:“师伯,要不要这么狠心?人家刚才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你也当真?”

    “臭小子,就知道你这家里的独苗苗儿骨头没那么硬。好啦,师伯跟你玩笑的。所谓欲速则不达,哪能说你连走路都没学会,就让你撒开脚丫子跑呢?那寒冰榻,还是等到你入了门,掌握了那五极元体的诀窍再让你‘享受’吧。哈哈……”

    见王落辰现了原形,卓不群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也是将墨可他们几个给带笑了。吴梦雪笑得最厉害,她一边笑,还一边捂着肚子朝王落辰说:“真是好笑,听了你前面那句话,还以为你真的变坚强了呢。原来还是跟橡皮泥做的刀枪一样,看着硬挺挺,实则软趴趴啊。”

    面对她的取笑,王落辰头一次没有嬉闹,他非常严肃认真地说:“哼,师妹,你别小瞧人。看着吧,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其实,我也是很硬的。”

    “噗嗤”

    他这句话说的歧义太大,就算是卓不群身为长辈要在他们面前保持威严,也是忍不住转过脸去偷笑了起来。

    而墨可和秦俊彦,以及驾驶云车的那位弟子,更是无非忍耐,爆笑了起来。

    可王落辰和吴梦雪两位相比他们来说纯真了很多很多的少男少女,却是不明白自己哪里说的不对,面面相觑,不知他们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样大笑不止。

    他们不禁同时问道:“你们,笑什么?”

    “哈哈,没笑,没笑什么。哎,玄冰阁到了,咱们下车吧。”卓不群到底是定力要好一些,他强忍着笑,指了指前面一座如水晶般晶莹剔透的楼阁,及时岔开了话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