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伯让伸手,王落辰当然不能不伸,他乖乖的就把手给伸了出去。

    卓不群抓住他的手掌,一下把他的袖子给撸了上去,露出他的手臂。

    师伯这是要干嘛?卓不群的动作,让王落辰心中立刻产生了疑问。

    然而,就在他心中这点疑问刚产生的时候,卓不群却是做了一个更令他疑惑不解的动作。

    只见他伸手一招,就用元力从吴梦雪的头上招来一只金钗,一把握住,顺手就毫不犹豫地朝王落辰的胳膊上扎下。

    “啊——”

    “师伯,你?哎,奇怪,怎么一点儿都不疼呢?”

    王落辰见卓不群用那只金钗的尖角儿快速地刺向自己的胳膊,以为这一下肯定会将自己的胳膊刺破。胳膊一破,肯定会很痛,就习惯性地叫了一声。可谁知,叫过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胳膊被狠狠刺了一下,却全然没有一点伤痕,更别说破裂出血了。

    “师伯,这是怎么回事儿?我的胳膊怎么没事儿啊?”王落辰看着被金钗刺过的地方,愣愣地问。

    “这样都没事儿?我看看,我看看。”听到有大新闻发生的吴梦雪,一下由自己的座位上跳起,蹿了过来,一把抓住王落辰的胳膊,把量了起来。

    墨可和秦俊彦也是盯着他们的师伯,一脸的疑惑。

    “哈哈……”卓不群看着王落辰,大笑了起来,看那样子,好像王落辰胳膊上出现的这奇怪现象,不是件坏事情。

    “师伯,您别光顾着笑啊,我师兄这胳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为什么这么用力扎下去,就只留了个白印儿却不见血呢?难道说,他的皮,真的厚到了这种程度?”

    吴梦雪问问题还不忘取笑王落辰,王落辰气得一下子把自己的胳膊从她的小手儿里抽了回来,瞪了她一眼。正要反击她两句儿,卓不群开口了:“我就说嘛,你刚才进了化龙池,弄出了那么大动静儿,死而复生,不可能身体上一点儿变化也没有的。落辰,你看,这不就是变化吗?你的肌肤变坚韧了。”

    “贱人?师伯,你说师兄变贱人了?哈哈……”吴梦雪利用卓不群语句中的谐音字,又取笑了王落辰一把。

    “师妹,你听错了,师伯不是这个意思。”秦俊彦很实诚地指出了师妹理解上的错误。

    “听错了?我知道啊。师伯不就是说他肌肤变得皮实了吗?金钗都扎不透。只是,师伯啊,就算他得贱人了,不,皮实了,又有什么用呢?如果他不能修炼五行之力,不是照样儿还是不能入门吗?”吴梦雪忍住笑,向卓不群问道。

    “傻丫头,怎么没用?看问题不能只看表面,你如果简单地只看表面,那么就会认为金钗扎不透他的皮肤,只是由于他的皮肤变得皮实造成的。可如果你仔细想想,如果仅仅只是他的皮肤变皮实了,就能让他连痛感也感觉不到吗?要知道,就算金钗被他的皮肤挡住,金钗上所携带的力量照样还是透过皮肤,对他的肉体造成冲击啊,怎么会没有痛感呢?”

    卓不群眼睛里闪着智慧的光芒,兴奋地为大家分析着王落辰身上的奇异之处。

    “对啊,师伯。还是您高明。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呢?”吴梦雪听了他的分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

    “要不怎么说你就是个傻丫头呢?嘻嘻。”王落辰趁机回敬了她一句。

    “你……”吴梦雪吃了点儿小亏,正想找补回来,想想师伯正讲话呢,此时不宜嬉闹,就只瞪了王落辰一眼,把嘴巴给闭上了。

    见她不打岔儿了,卓不群接着说:“哈哈,这下你们明白了吧?落辰这小子这回真是因祸得福了。我跟你们说,就算他现在再被测试出还是原来那种不能凝聚元力的体质,也没有关系了。因为,咱们师门里除了有修行五行元力的气功之外,还有一种修行肉@体的炼体术。这种炼体术练到极致,可以极大地提高人体的坚韧程度,完全不惧任何形式的攻击,包括元力的。”

    “你们想象一下,如果你打一个人,那人完全不会受到你的伤害,那你的武技啦气功啦之类的,在他面前是不是全白费?而反过来,当你的攻击对人家完全无效,人家是不是就可以反过来打击你呢?”

    听了卓不群的话,墨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他拉住王落辰的胳膊惊呼:“哦,不堕金身,是不堕金身。师伯说的这种情形,好像正是金长老的不堕金身。哎,对了,王师弟,你到这儿的时候,匆忙间忘了问你了,金长老让你过去,到底有没有传授给你不堕金身啊?”

    “什么不堕金身?没有啊,师兄。金长老根本就没有传授我什么不堕金身啊。要说我此次去他那里学到了什么的话,也就是去的在路上是跟云姐学了一套散气布体的功法。只是,这功法不是五极门人人都会的功法吗?没什么特别的吧。”王落辰倒是没有他那么兴奋,语气平和的说出了自己去到金长老那里的收获。

    没曾想,墨可听了他的话,却是一愣,问道:“散气布体?这是什么功法?我们五极门哪里有这套功法?快,落辰,你将你学来的那套功法说给师兄听听。”

    听墨可这样说,王落辰就欲把那套功法要诀给说出来,谁知刚要开口,却被卓不群给制止了。

    “墨可,你糊涂啊。此事有蹊跷。沙傲云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教给落辰一套我们从没有听过的功法。这其中,必定有金长老的授意。说不定,这所谓的散气布体正是金长老的不堕金身术。这种武学,非经金长老允许,岂可随便说出功法秘诀?所以,落辰你不能说。”

    卓不群比他们几人岁数大,经历多,心思更为缜密,考虑事情也更为周到,他可不认为在这五极门内,牵扯到五位老祖的事情会是无缘无故发生的。他当即就点出了沙傲云向王落辰传授气功这件事情中的玄奥。

    “师伯说的是,是弟子莽撞了。只是,如果师弟不说出来,咱们又怎么能断定他学得功法就是不堕金身呢?不能判定的话,咱们又怎么能找出他身体发生改变的具体原因呢?”墨可同意了师伯的说法,但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其实,要验证那功法是不是不堕金身,也不是没有办法。只需落辰当着我的面儿运行一遍,我借机窥探一下他的内息即可。但是,其实这样做也没什么意义,因为即便我们确定了他所修炼的那套功法就是不堕金身,也并不能解释他身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改变。因为,墨可啊,或许你忘记了一点,不堕金身所以能护体,靠的是调动元气和元力在身体表层形成防护,并非是人体本身肉体的坚韧啊。”

    经过卓不群这么一提醒,墨可心中又是糊涂了:“这,这弟子倒是给疏忽了啊。那师伯,我王师弟他这身体变成这样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