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妹,冷静,冷静。你忘了你那支金钗了?”见她又要干傻事儿,秦俊彦赶紧一把拉住了她,提醒到。

    “对啊,师妹,这里面的池水可不是普通的水,你可千万不要再沾边儿了啊,不然的话,伤心的人就该换成是我喽。哈哈。”王落辰在水中看着吴梦雪被秦俊彦拉住了,胆儿壮了,不由地又嘴贱,取笑了她一句。

    “你,你,好,你给我等着,我就不信你一辈子不出来。”吴梦雪晃着自己的拳头,向池中的王落辰凶巴巴地威胁道。

    她刚才还为他伤心不已,转眼间就被他给气得恨不得要把他给打死,他们俩还真是一对欢喜冤家。

    众人见了他们这副小儿女模样,不禁都被他们给逗乐儿了。纷纷过来劝解。

    卓不群这时也说:“好啦,你们俩还真是够顽皮。在这种时候还有心玩笑嬉闹。好啦,我们先走开,让你王师弟赶快从池中出来吧。这小家伙看上去脸皮挺厚,实际上却怕羞的很,刚刚上来的时候,被我看到,还羞得又退了回去呢。哈哈……”

    卓不群笑着点破王落辰的怕羞,就迈步朝洞外走去。大家经他提醒,也是想起自己的这位小师弟此刻还没穿衣服呢,大家相见,多有不便。也是相视一笑,离开了。

    而沙傲云和吴梦雪离开时,因想到自己此前争相目睹过王落辰的裸@体,不由地心中生出几分羞意,脸上泛起一阵桃红。

    王落辰见他们走了,则迅速地从化龙池中爬了出来,去已经被林东他们几个给重新拼好的隔间儿里找自己的衣服。

    找到衣服,穿上它们倒是件挺简单的事儿。因为化龙池的池水并不是真正的水,王落辰从里面钻出来时,身上并无半点水渍残留的。找到衣服,直接穿上就可以了,连用毛巾擦拭身体这一环节都省了。

    因为省事儿,王落辰仅仅用了两分钟就将自己的衣服穿好了。然后,他就趿拉着自己的麻线凉鞋跑出了山洞,去找自己的师伯他们。

    他刚一出来,就马上被大家给围住了。

    围住了之后,他们就开始对他做了好几件事情。

    首先,是卓不群把住他的手腕,给他检查了一下身体,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闪到一旁闭目沉思去了。王落辰知道,他是在思考有关他的事儿。

    其次,就是墨可把一份点心送到了他面前,让他吃了垫垫肚子。尽管他没有半点儿饥饿感,但为了不辜负墨可的一番好意,还是把一大盘儿点心全给吃进了肚子里。

    等他吃完,坏事儿就来了。因为听卓不群检查完他的身体说他没事儿,吴梦雪为了刚才的事情,放心大胆地连揍了他两拳。当然,位置还是在前胸后背。

    刚挨过揍,沙傲云就心疼地过来替他揉他被打的地方,让他立刻感动到头晕目眩。

    再接着,就是墨可和秦俊彦以及毕世明他们轮流向他提问,问他在化龙池里面到底是什么感觉,他沉入池底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关天一生水这一重大秘密,对于他们的提问,他当然不会缺心眼子地照实回答了。就推说自己当时脑袋里一片空白,光记得爆成碎沫儿沉入池底以前的事儿,至于沉入池底之后的事儿,他是半点儿也不记得了。

    他记不得了,别人也不好再问他什么了。何况,当时的情况他们也看见了,那时他都已经成沫儿了,换做是谁,估计也难说能记得什么啊?甚至,不客气地说,能活着从化龙池出来就不错了,就更不用说还能保存什么记忆了。因此,尽管他们心中都有震惊和疑惑,但也不得不放弃从他这儿寻找答案的打算了。

    从他这位亲历者这里找不到答案,他们自然就将能够解开他们心中疑团的希望寄托到了卓不群这位权威人士的身上。于是,下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就都集中到了卓不群身上。

    卓不群看着他们期待地眼神,摇了摇头,说道:“你们别看我,看我也没用。我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只能说这是化龙池所创造的又一个奇迹。”

    “那师伯,您看王师弟这次在化龙池中大难不死,他的体质到底改变了没用啊?”

    因为王落辰是他受了薛步尘和吴绮梦两位师叔的嘱托带进圣境的,墨可最关心的还是王落辰能不能进入五极门的事。故而,他抢先问了这个问题。

    对他这个问题,卓不群依旧很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嘛,也不好说。因为我刚才用元力在他体内探查了一下,并没有发现跟以前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想要知道他的体质有没有改变,还得去招考殿再测试一下。只是,现在已经过了子时,想来招考殿中众人早已散去,去了也测试不成了。我看还是先去我那儿休息一晚,明日再去吧。”

    “看来,也只能是如此了。”墨可点了点头,同意了他师伯的安排。

    卓不群的居所玄冰阁,就在离化龙池不远的地方。他们去那里,比回半步居近了许多路程,少了不少奔波之苦,他们自然是很乐意了。

    听卓不群做出这样的安排,沙傲云和毕世明当下就向他们告辞了。

    他们是老弟子,身份又非同一般,都有自己单独的居所,自然是不用到卓不群那里去的。

    当下,大家相互抱拳,说了再见,他们就先行离开了。

    卓不群则是对林东叮嘱了几句,要他不要随便向别人透露王落辰在化龙池里发生的事情,然后才带着他们四个离开。

    上了云车,大家落座,卓不群又向王落辰问道:“落辰,现在没有外人了,你跟师伯说实话,你对池底发生的一切,真的记不清了吗?另外,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最清楚,从池子中出来以后,到底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呢?”

    “师伯,说实话,池底发生了什么,我真记不清了。不过,虽然记不清了,但我的身体倒是有些感觉的,只是弟子不知道自己的感觉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对于天一生水的秘密,王落辰自然是不能说的。但身体上的感觉,虽然跟这个秘密有关,但既然刚才他这位师伯根本就没有探查出来什么,说明他没有获知他身上有天一生水这种东西的能力,他讲出来一些倒是没有什么顾虑的。

    “哦,什么感觉,你只管说出来给师伯听听。”听说他有所感觉,卓不群不禁眼睛一亮,立时催促他把自己的感觉说出来。

    “也没什么,就是刚才师妹打我那两下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一点儿痛感。要知道,平常师妹下手还是很重的,打在哪儿的话,都要疼半天的。”王落辰斜着眼睛看了吴梦雪一眼,往远离她的位置挪了挪,说道。

    “你,你说谁下手很重的?我哪有?不说你自己身子骨儿娇贵,还怨我手重呢。真是矫情儿。哼。”

    果然,他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他的话一出口,吴梦雪就冲他瞪起了眼珠子,若不是离得较远,恐怕他师妹的拳头又打过来了。

    “梦雪,不是师伯说你,女孩子家嘛,不要这么凶巴巴的。”卓不群以玩笑地语气说了吴梦雪一句,转而对王落辰说,“你说没半点儿痛感这事儿倒是有点儿意思。来,你再把手伸出来,让师伯再仔细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