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

    “百分百确定。”

    “提醒你一下,过程会有那么一点点痛苦。”

    “死都死了一回了,还怕痛苦?别磨叽了,来吧。再大的痛苦我也不怕。”

    “好吧,那么,能量!灌输吧!新生!到来吧——”

    对于天一生水的磨叽,王落辰真是恼火了。能重获新生不好吗?面对这样的好处,谁还会怕什么痛苦?

    要知道,再痛苦也只是一阵子,新生了可就意味着他能再活一辈子啊。傻瓜也知道该作何选择啊。

    见他态度如此坚决,天一生水也是不再啰嗦,它猛地将自己的面孔缩回了圆球,大叫着,调动起巨大的能量,开始为王落辰重塑肉身。

    “人的身体,无非是各种物质的聚合体。我作为量子级超级生物计算机,对于物质的操控能力,已经达到量子级。也就是说,我操控物质的能力,已经可以深入到你身体的基本粒子那种层面。所以,只要有充足的能量,重新排列组合构成你身体的粒子,再造你的基因、细胞、组织等等,简直就像和面团儿做面人儿一样容易。哈哈,下面,忍着痛苦,睁大眼睛,看我神灵之手为你创造的奇迹吧。”

    嗡——

    天一生水真不是吹牛,借助着化龙池中那无穷无尽地能量,它开启了自己“神灵之手”,一种可以重新排列组合人体基本粒子的超级程序。

    这种程序一启动,它的身体,也就是那个球体,就开始蠕动了起来,并开始释放出各种光线。

    那些光线细如游丝,分散到这处空间的各处。它们有的直接穿透包裹在外面的血肉碎沫儿,跟化龙池中的池水相连接;有的则跟血肉碎沫儿中的每一部分相拉扯;还有一部分则是相互交织形成茧,将王落辰的神念给包裹了起来。

    海量的能量伴随着嗡鸣声,不断地从那些伸到化龙池水中的光线上传递进来,并到达天一生水这个球体的内部,然后再经由它的重新分配,通过另一些光线,传递到血肉碎沫儿和包裹王落辰的茧中去。

    “吸收”

    “分化”

    “排列”

    “聚合”

    “重组”

    随着天一生水的一道道命令不断下达,王落辰的神念忍受着巨大的痛苦,透过透明的光茧,看到自己原来那副身体的碎沫儿不停地蠕动着,变幻着,闪着光,冒着热气,逐渐演化成一副人形的躯壳。

    从那躯壳的体貌特征上看,跟他原来的身体并无区别,但他的意识中,却是明明可以感觉到,那副躯壳已经有了不一样的地方。

    不过,别管他变成什么样,王落辰知道,只要自己的神念可以跟它完美地融合在一起,那么它就是他的身体,一副可以让他的生命继续存在下去的身体。因此,王落辰对它并没有半点厌恶和排斥之感。

    相反,此刻他心里充满了欣喜,巴不得自己马上住进那副躯壳里才好。

    “哈哈,基本成形了,很好,那么就让我们完成最后一步,为这躯壳建立一个更为强大的能量中枢吧。”

    天一生水似乎很满意自己的作品,它大笑着,将那些连接躯壳的光线缓缓地聚拢了起来。那聚拢起来的光线所朝向的焦点,正是这副躯壳的脐下三分处,丹田。

    随着明亮的光线不断地汇聚,这副躯壳的丹田那里逐渐形成一个耀眼的光团。

    而且,在光团的周围还有很多长短不齐的光线,那些光线,跟王落辰这副新躯壳的四肢百骸、五脏六腑连接着。很显然,它们是王落辰这副新躯壳里面的新经脉,是丹田汲取和释放能量的通道。

    “好啊,我的手段真的很高明啊,这副躯壳真是堪称完美啊。哈哈,王落辰,你有福了,只要你住进这副躯壳里去,我敢保证,你肯定会成为这个宇宙中最强大的人物的。只不过现在还不行,躯壳本身虽然很完美,但要真正让这副躯壳发挥作用,需要的灌输和消耗的能量也是很恐怖的。哈哈,既然是以后的事情,那就以后慢慢再说吧。现在,还是让我们先共同见证伟大的神迹,你的重生吧。灵与肉,融合。”

    天一生水像卖瓜的老王一样,一边得意地喋喋不休地自夸着,一边猛然释放出强大的意念力,牵引着密密麻麻地光线,将包裹王落辰神念的光茧狠狠地一甩,甩进了那副躯壳的头部。

    然后,它的躯体也是一阵扭动,变成一股细细的透明液体,随着光茧一块儿钻了进去。

    被天一生水甩进自己新躯壳的一瞬间,王落辰感到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剧痛。那种痛,不是可以用语言可以说明的。比起刚才重新凝聚身体的过程中所产生的痛,还要痛上百万倍。

    那种痛,简直就是一种叫人觉得活着还不如死了得好的痛。

    事实上,如果可以,在这种痛的刺激下,受不了的人,说不定真会立马自杀。

    好在薛神医给他疗伤的时候,王落辰已经是尝过一次这种痛的滋味儿,且此次事先又经过了天一生水的提醒,他的新躯壳暂时又不听他指挥,他才没有采取任何自残行动。否则,那种痛袭来时,他还真不定会做出什么来呢。

    不过,是痛它就总会消失的,不可能会一直持续下去。特别是这种超出一个人承受范围的痛,更不可能持续很长时间。

    就在王落辰的神念跟他的新躯壳结成一体,他身体内丹田和经络中的那些光芒尽数消失了的时候,那股灵与肉结合时所产生的剧痛,也随之骤然消失了。

    从那痛的感觉中清醒了过来,望着自己的崭新的身体,王落辰的神念在他的脑袋里兴奋地喊叫了起来:“哈哈,我又活过来了。不过,天一生水呢?它去哪儿了?”

    环顾了一下,发现周围碧绿的池水里没有了住着天一生水的那个球体,他不禁有些疑惑。

    “哈哈,我在这儿呢,我又回到了这里,你的脑袋里。”正当他心生疑惑之际,他头脑中的出现了天一生水的声音。

    “你,又回来了?”王落辰听到那个声音,心中因重获新生而产生的惊喜瞬间就消失了,代之出现的,是对这家伙重新住进自己的脑袋里而产生的担忧。

    这家伙这么厉害,住进我的脑子里会不会对自己不利?会不会鸠占鹊巢,把我自己给赶出这副新身体?

    他的这种担忧刚一产生,就听天一生水说:“你这家伙,疑心病还很重,居然对我还不放心。哈哈,不过,也难怪你会这么想,谁叫我实力这么强呢?”

    “你能知道我心里的想法?”听天一神水说出自己的担忧,王落辰大吃一惊。

    ————————————————————————————

    获得了新书在起点的第一个推荐,请大家多支持啊。众人拾柴火焰高,没有你们的支持,再好的书也是无法取得好成绩的。作者也是无法在起点走得更远的。所以,收藏本书,写书评,投推荐票,打赏作者,请让作者看到大家的热情和支持吧。在得到你们的支持之后,请相信作者也一定会写出更精彩的故事来回馈大家的支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