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在这样的世界里,没有方向,不知疲倦地走着。

    走着,走着,朦胧中感觉自己仿佛是受到某种力量所引导,慢慢来到了一个散发着蓝色光芒的巨大球体旁边。

    那球体表面布满无法计数的细小方格,每个方格里都像是贴着晶莹的亮片,闪闪发光。这些亮光片上的闪光汇聚起来,使得这球体看起来璀璨夺目,十分耀眼。而它的内部,依王落辰看来,似乎是一团液体,因为透过那球体发光的半透明表面,他完全可以确定它们正在球内缓慢地流动。

    好奇怪的圆球,它是个什么东西?

    王落辰心生疑问。于是,就好奇地伸出去一只手掌,想要触碰一下它,以便凭借触觉,对于它是什么做出更进一步的判断。

    但就在他的手指刚刚接触到这圆球时,一张有些模糊地脸庞突然从这圆球上凸了出来,样子十分诡异。

    “请问,你是谁?”

    看着那张仿佛戴了乳胶面具一样的恐怖脸庞,王落辰怯生生地问道。

    “我,是谁?哈哈,这个问题很好笑,我在你体内待了整整一天一夜,你居然会不认得我?”那脸孔挤出了几丝笑容,反问道。

    “你在我体内待了一天一夜?我怎么不知道?你不要跟我开玩笑,快说,你到底是谁?”王落辰以怀疑的口吻说道。

    “这样,你该认识了吧。”

    说着,那脸孔再度朝外凸起了一些,面部轮廓和五官的特征都变得更为清晰了起来。

    看着眼前球体上变得更加清晰的面孔,王落辰觉得,它的模样倒是有些眼熟,但一时间,就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

    “有些眼熟,不过还是不认得,你,到底是谁?”

    “哦,还认不出来?那这样,你总该认出来了吧”

    那面孔见王落辰还是不认得自己,就用力闭上眼睛,猛地一用力,硬生生地由自己眼部的肌肉和皮肤里挤出了一副眼镜儿架在了鼻梁上。然后,他睁开了眼睛,再次让他辨认。

    当那副眼镜儿一出现,王落辰心里马上灵光一闪。

    秃头,厚厚的眼镜片,这不是自己老师薛步尘的特征吗?难道说他是自己的老师?不对啊,他明明已经死了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这里就是阴曹地府?灵魂世界?自己也跟他一样,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王落辰心里有些冰凉。没想到,进化龙池改变体质这事儿还是失败了啊。

    我死了,我竟然真的死了啊。

    猜测着自己的境况,王落辰的心彻底凉了,他长叹一声,向那面孔问道:“唉,老师,你刚才直接出来见我,然后告诉我,我已经死了不就完了?装神弄鬼的干什么?”

    “什么啊,谁是你老师?我可不是你的老师。我借用他这副形象,不过是因为他在设计制造我的时候,留了一道残念在我身体里面罢了。但从本质上来讲,我不是他,他也不是我。你明白吗?”那面孔以戏谑的口吻说到。

    听出这家伙的语气里满满地都是对自己的智商的嘲笑,王落辰有些恼了,生气地说:“可恶,像你这样说话,谁能听得明白?你既然说不是他,那你就直接告诉我你是谁就可以了嘛,拜托,下次你能不能别这么啰嗦?”

    “好啦好啦,别发火嘛,我明白了。想不到你这家伙这么没有幽默感。人家这样,也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哈哈。算啦,既然你不喜欢,那好,我就直接告诉你好了。我其实不是人,而是一台量子级超级生物计算机,也就是你脑袋中的天一生水啦。怎么样?这下听懂了没?是不是很惊喜啊?”

    那面孔得意地看着王落辰,好像特别希望从他脸上看出吃惊。

    果然,王落辰脸上真的露出吃惊的神情,仔细看着它说:“你是天一生水?怎么可能?不过,看你这样子的确是有几分像呢。只是你为什么可以说话?而且,听你说话的语气,还好像一个具有智慧的正常人一样。这不对啊,你不是计算机吗?还有还有,你以前不是待在我脑子里的吗?为什么这会儿你竟跑出来了,还变得这么高大了?”

    可能这天一生水告诉王落辰的信息太惊人了,他不免有些激动,而他一激动,就好像一个提问机器一样,一下子就提出了一大串儿问题。

    听他一下之提出这么多问题,那自称天一生水的家伙,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悦,不耐烦地说道:“唉,你的问题还真多呢。不过这样也好,一次问出来,正好让我把它们给一一解答了,省得麻烦。”

    “首先,是第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能像一个拥有智慧的人一样说话。很简单,我不都跟你说了吗?我是量子级超级生物计算机,而不是一般的普通的计算机,我可是具有超级运算能力,并且具有生物属性,拥有部分灵魂的计算机啊。能像正常人一样说个话,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我不在你脑子里,并且还变大了。傻瓜,不是我不想在你脑子里,而是你的脑子爆掉了,没了,我只好出来了。至于我为什么变大了,告诉你,你可不要激动,事实的真相是,不是我变大了而是你变小了啊。毕竟,你那点儿意识的体量,怎么能跟我这超级计算机的意识的体量相比呢?”

    看王落辰脸上仍旧满是疑惑不解的样子,它进一步解释说:“你真的不记得你进入化龙池之后发生什么了吗?你可是被化龙池的能量给轰碎了啊。你碎成了沫儿,我还怎么在你脑子里待着?就只好出来了啊。并且,你要明白,现在的你,不过就是你的意识或称神识而已,并非完整的你了,知道了吗?”

    “这么说,我真就是死了?”

    王落辰当然记得自己进入化龙池之后所发生的事情,记得自己被池水中的能量给轰碎的事实。

    他先前也有这种猜测的,只是没有被证实而已。如今亲耳听到天一生水告诉自己的一切,他便明白了自己的的确确是已经死了。

    “死了?那要看你怎么看了,如果你把肉体的毁灭看成是一个人的死亡,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你的确是死了。但如果从灵魂不灭人就不算真正死去,这个角度来说呢,那现在的你还真是不能说叫死了。”

    灵魂不灭,人就不算真正死去,这句话让王落辰的心中一亮,连忙说道:“对啊,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现在的情况,似乎就是这么回事儿。那我新问题来了,为什么我的身体都那样儿了,而我的意识还能没事儿,还能站在这儿跟你说话呢?”

    “为什么?因为我啊,傻瓜。因为我把你的意识及时收进了我的身体里面,你的意识才没有消散啊。而且,不仅如此,我还为你保存了原来的身体,尽管他们只是碎沫儿。我们现在就在这碎沫儿的中心位置。并且,如果你想要重生的话,以我的能力,随时都可以让他们重新还原成你的身体的。只是,这副新的身体,可能会跟以前不同了,你得做好被别人当做另类的思想准备才行。”

    天一生水颇为得意地显摆了一下自己保留王落辰神念的功劳,又夸下了恢复王落辰肉体的海口。

    “什么?可以把我身体的碎沫儿重新还原成身体?真的吗?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那就太好了。至于你说的会被别人当成另类,只要能够重生,另类不另类,别人的眼光什么的,又算得了什么呢?来吧,不用准备,你快点儿帮我还原出新身体吧。”

    天一生水的话,就好像一根悬崖边的救命稻草,无边黑夜里的指路明灯,让王落辰一下之看到了生的希望,他岂能放弃?当即就毫不犹豫地催促它赶紧为自己恢复肉体,以让自己重获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