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因果,当然无法逃过卓不群的神识的感知和头脑的分析,你说在此情形下,他能对吴梦雪客气了吗?

    吴梦雪被他冷冷地瞪了一眼,当然也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想想自己的师兄居然被自己给害死了,她的心里马上崩溃,几近疯狂地哭喊了起来。(书屋 shu05.com)

    她这捶胸顿足,撕心裂肺的哭喊,让人恨不起她来,反而让大家心里生出一些怜爱。

    秦俊彦,墨可和沙傲云以及毕世明,赶紧围了过去,在她身上连点数穴,封住她的气血,将她给控制了下来。

    “师妹,你冷静些,也不要自责,这进入化龙池本就是十分凶险之事,即便没有你的原因,师弟在他身上的防护霜化掉之后,也很可能会爆体而亡,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唉。”墨可心疼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劝慰道。

    “是啊,吴师妹,墨师兄说的没错,这都是命,怨不得任何人的。”毕世明也说。

    “师妹,没人会相信你是故意害死王师弟的,更不会责怪你,好师妹,你冷静点儿,人死不能复生的。”秦俊彦用一块布,十分轻柔地给她包扎着手,小声说道。

    沙傲云一把将她揽入怀里,轻抚着她的后背,哭着说:“吴师妹,那臭小子太狠心了,就这么抛下我们走了。既然他那么狠心,我们也狠心一点儿好了,我们都不替他伤心流泪,也不想念他了,好吗?”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劝说着吴梦雪,好像真的起作用了,吴梦雪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她轻轻啜泣着说道:“你们都说的很对,我不伤心了,也不自责了,求你们放开我好不好?”

    “真的?那好,师妹,我先替你解开穴道,只是,你千万不要再跟刚才那样疯狂了。”墨可看着她的情绪好像真的稳定了,伸手替她解开了穴道。

    谁知,穴道一解开,吴梦雪对着大家凄然一笑,一把推开众人,就朝化龙池飞跃了过去:“师兄,你别走,我来陪你了。”

    谁也没有想到仅仅交往了这么短的时间,她对王落辰的感情就已达到这种以死相陪的地步,居然会想着不要性命地随他而去。所以,当她推开大家,身子飞起时,他们都没有能够及时出手制止她。

    眼看她的身体就要投入池水,一股冰冷的大力袭来,将她拉扯了回来。

    卓不群出手了,他动用了水之元力。救下了吴梦雪。

    就见吴梦雪对着他倒飞过去,等到了他近前,他伸手轻点了吴梦雪一下,后者就昏睡了过去。

    “这丫头,怎么也是这个性子?倒是真不愧是吴师妹的女儿。唉,即便是那小子因你而死,你也不能如此轻生啊?难道连自己爹娘的仇你也不报了吗?”

    卓不群将她扶住,然后将她递给了沙傲云,摇了摇头,叹息道。

    吴梦雪昏睡过去,暂时不会做傻事儿了,大家也长出了一口气。他们重新围了上来,打算将吴梦雪给带离这里。

    便就在此时,卓不群突然轻“咦”了一声,眼睛紧紧盯住了水池。

    “师叔,怎么了?”沙傲云见卓不群突然这副神情,心里生出一种直觉,不由地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大家别走,好消息,那小子好像还没有死。我感到了他的生命气息。”

    人活着的时候,身上都有一种气息,用科学的话讲,就是一种生命能量或生命波动。对这天地有着深刻认识和感知的大能之辈,可以凭借自己超强的精神力,感知和捕捉到这种气息。

    卓不群战力已达武圣级别,其武魂雄浑威猛,对世界的体察能力已经远远超越普通武者。所以,他能比别人感知到一些更为微弱的波动,包括每个人特有的生命气息。

    刚才,就在大家准备离开之时,他因为心痛自己失去了一个十分看重的弟子,心中不舍,朝那化龙池又看了一眼。

    便是这一眼,让他心中一动,发现了那池中所传出的微弱的生命气息。那是独属于王落辰的气息,他辨识的很清楚。

    他的话无疑是不会有人质疑的,因而,他宣布的这个消息,让大家心里无比的振奋,对王落辰还能够活着出现在大家面前,充满了期待。

    毕竟,化龙池是个神奇的地方嘛。这里,可是产生了很多奇迹呢。今天再于王落辰的身上发生一次奇迹,也没有什么稀奇的。

    这池子,你别看它样子普通,可根据那些浮雕的记载,它可是元化极老祖使用了极为玄奥的方法,开辟出来的一处造福子孙的福地。

    据说,它的底部,有一座元化极布下的聚能阵。它时刻运转,将天地间的能量不停地朝池中引导,汇聚。

    久而久之,那些能量越来越浓厚,就逐渐产生了液化现象,变成了现在大家所看到了这一池子池水。所以,这水不是“水”,而是能量液化成的液体。要不然,它其中哪里能够饱含那么大的能量呢?

    而这种能量,真的是像大家所说的那样,能够改变人体,让人变得与众不同或是在这世间消于无形。

    这里,是危险和机缘并存之地,进入其中的人,可能拥有很多,也可能一无所有,包括生命。

    不过,现在既然王落辰并没有死掉,那么大家可以肯定地说,这家伙或许就是将要拥有很多的那种人。因而,大家自然就对他充满了期待。

    他们都不说话,紧张地盯着水池,希望自己可以成为见证奇迹的那一个。

    然而,他们等了好长时间,也没有等到王落辰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

    池水还在翻滚着,气泡还在迸裂着,根本就看不清池底具体什么情况。他们有些焦急了,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转向了卓不群。

    卓不群也很无奈,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明明感知到了那小子的气息,但就是不见他冒出水面呢?

    他朝大家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大家不要焦急,既然池中依旧有他的生命气息,就说明他暂时没事儿。我们都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我们先退到一边,静静等待吧。”

    他既是长辈,说的话又有道理,大家没有理由不听,就都点点头退到一边,各自盘膝而坐,望着化龙池,怀着无比焦急地心情等待了起来。

    对于他们的焦急等待,已经化为一团碎沫儿的王落辰自然是毫无所知了。

    好像刚刚睡醒一觉的人一样,他现在正处于一种意识非常模糊地状态。

    既感觉不出自己在哪儿,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儿。只知道自己就好像一个正游走在光明与黑暗两个世界交叉地带的人。身边的环境是一会儿一个样儿,忽明忽暗,变幻不定。

    ————————————————————————————————

    不论是谁,如果你读到了我的书,那么我要感谢你,因为你是一个愿意听我讲故事的人,也一个愿意倾听我的心灵之声的人。亲,如果我的书令你得到了一些精神上的愉悦和身体上的放松,请到起点来给写个书评,投个推荐票,给个收藏啥的好不?那样的话,至少让作者觉得,他的书还能得到您的肯定,他也好有更充足的动力写得更好更精彩,好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