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弟,从现在开始,你就不要有任何动作了,最好是连表情也不要做。要不然,万一这层防护层出现了裂纹,你会有危险的。”林东在将他给涂抹完了之后,就在一旁叮嘱了他一句。

    然后,他对自己身边的其他人说:“好了,师弟们,下面咱们一同发力,将落辰师弟送进化龙池中吧。”

    那几人听他吩咐,就马上动手,将这间隔间四壁快速地拆除了。接着,他们又非常自觉地走到离隔间大约五步的地方站定,面对着王落辰,指掌连翻,飞快地打出一道道柔和的力量,将他给慢慢托举了起来。

    身子飞在空中,此刻,王落辰的内心是十分复杂的。

    为什么?这不光是因为他即将要进入一个危险的水池,面临生死未卜的命运,紧张情绪不免在心里蔓延。还因为在隔间四壁拆掉的那一刻,他赤裸裸的身体成为了大家共同注目的对象,他的心里涌出了无尽的羞涩。

    “还好,毕竟是抹了很多黑乎乎的防护霜的,不然,自己这下糗大了。”

    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某部位,发现在黑色的防护霜的遮盖下,它们并没有多么的显山露水,王落辰心里暗暗地庆幸。

    “师兄,加油。别紧张,我相信你一定会挺过去的。”

    谁知,就在他心里暗自瞎琢磨,本就有些心虚之际。吴梦雪突然间的一声高喊,令他心中的尴尬一下之达到了有些难以承受的程度。他的脸上,顿时感到一阵火热。

    “对,小师弟,云姐也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化龙的。”紧随其后,沙傲云也朝他喊了一嗓子,更是令他产生了好大的不自在,恨不得身边突然奇迹般地出现一个地缝,让自己进去躲躲才好。

    这种时候,她们不吱声儿的话,王落辰还没有那么难受。她们一出声儿,王落辰所有用掩耳盗铃的方法所构筑的心理防线就都崩溃了。

    唉,赤裸裸的暴露在大家面前,这种滋味儿真不好受啊。

    因而一听到她俩的喊声,他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师妹,师姐,你们不先回避一下,最起码也不要对人家讲话,知道你们在看着人家嘛,人家真的很害羞的。”

    不过,尽管有着这些想法,但因为林东师兄已经告诫过他了,不能讲话,所以他也只能是把这些话给藏在心里,不敢说出来的。

    只是,像他心里所说的那样,他自己是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了,这一刻,他真的是害羞了,整个脸颊都烫得厉害。

    如果可以,在这种情况下,他真希望自己可以不管不顾地扭头跑掉。可此时,他被那几名弟子用某种力量给托在空中,他是身不由己的啊,只好忍着春光乍泄羞涩,被大家给注视着,继续默默前行了。

    还好,这种仰视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随着他的身体慢慢地没入水池,便结束了。

    借助入水时水花的遮掩,他的身体不再那么清晰地向大家展示了,他的心里也不由地长出了一口气,轻松了许多。

    不过,他这种轻松同样也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因为刚进入水池,他的小师妹和沙师姐就随着众人向他围了过来。

    瞧着他们走过来,王落辰内心再次感叹道:“大家这是要围观自己洗澡的节奏啊。好悲催啊。”

    这想法一产生,他也不禁再次感到了脸皮发烫。

    唉!刚才那种羞涩的感觉又回到了身体里面来了。

    可是,吴梦雪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自然之处(可能防护霜抹的真的太厚了),她在池边俯下身子盯着他问:“怎么样?师兄,你有什么感觉?”

    她刚一开口,沙傲云就制止道:“吴师妹,都这时候了,你快别跟他说话了。万一他被你一问,一张口,牵动了脸上的肌肉,把防护霜给弄掉一些的话,水池中的能量会马上伤害到他的。”

    “切,有那么严重吗?他都进到水池中去了,也没看到池中有什么变化啊。八成儿这池子有多么多么厉害,都是大家瞎传的吧?要不然,让我来给你们试试看。”

    说着话,令众人想不到的是,她居然快速地从自己头上拔了一只金钗在水里划了一道。

    “砰”

    金钗刚一入水,马上就跟池水发生了剧烈反应,一股暴戾的能量涌入,直接将金钗入水的部分给生生撑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我的妈呀,吓死我了。哎呦,我的手。”

    被手疾眼快的卓不群一把拉回来的吴梦雪,望着自己手中那半只金钗还有自己迸裂的手掌,惨嚎了一声。

    “胡闹。你不要命了?”卓不群有些恼火地训斥道。

    “是啊,师妹啊,你怎么可以这么鲁莽?来,快把手给我,让我给你包扎一下。”秦俊彦看着她的手,心疼无比地说。

    “师妹,你可把我给害惨了。”

    就在吴梦雪把手乖乖地伸向自己的秦师兄时,大家听到王落辰的声音骤然响起,然后,就看到他的身体的四周浮上来了一层红色血沫儿。

    血沫儿才刚刚一出现,他的身体就像那只金钗,爆裂开来,化成了一团红色血肉碎沫儿,沉入了化龙池底。

    池水就在此时翻滚了起来,整个水池就像一个沸腾了的大锅。

    “咕噜噜”

    “咕噜噜……”

    气泡不断地从池底产生,并在水面上炸开,发出令人恐怖的声音。

    “师叔,怎么会这样,我师兄呢?”

    见到这一幕,吴梦雪也顾不得自己的手疼了,一把拉住卓不群惊慌失措地问道。

    卓不群气呼呼地瞪了她一眼,看着翻腾地池水,反问道:“你说呢?”

    “不,不,师兄,不是我,不是我要害你啊。我只是好奇。”吴梦雪被卓不群一瞪,就知道自己闯祸了。

    唉,好奇心害死猫不要紧,可害死自己的师兄就不好了。

    让我们还原一下事情的真相,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就在吴梦雪将金钗插进池水里,金钗因为那狂暴的能量而爆成碎沫儿之时,王落辰由于受到惊吓,身体猛烈地抽搐了一下。

    就这一下,他身体表层的防护霜所结成的壳儿,马上就出现了一些细小的裂纹。

    细小的裂缝一出现,水池中狂暴的能量立刻就毫不留情地从那些小裂纹里钻了进去,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

    然后,下一刻,他刚感到这种异变,说了一句“师妹我被你害惨了”,连痛的感觉都还没来得及产生,他就被那些能量给轰成了碎末儿。

    但,也就是在这同时,绝对没有半点儿时间差的同时,他的脑海中那片海形成一个巨大到可以将那片海和那片天空宇宙都能够装进去的旋涡。

    那旋涡在百万分之一秒都不到的时间里产生,又在百万分之一秒都不到的时间里即刻高速旋转,产生出一股强如黑洞般的吸力,将他身体所产生的所有碎沫儿都给拉扯到了自己周围,并有向它中心那个孔洞牵引的趋势。

    由此,就产生了一种现象,那就是王落辰的身体虽然爆开了,但他身体的碎末并没有分散到空气里或这池水里,而是围绕这个旋涡形成了一个身体碎沫儿的圆球。快速地沉入到水池底部。

    它一边往下沉,一边同池中的水进行着剧烈的反应。大量的热能和动能都释放了出来,造成了池水的沸腾。

    还原到这里,大家该明白了吧,王落辰会爆开,的确是如王落辰所说的,是吴梦雪的鲁莽行为所产生的后果。

    他,果然就是被她给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