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一路说笑,时间自然过得飞快。(书=-屋*0小-}说-+网)不知不觉间,就飞过了化极峰的山脊,到了化极峰东面的一处绝壁前。

    来此之前,王落辰已然知道,化龙池就在这千仞绝壁上的一处山洞里。他和沙傲云现在就正被青云兽驮着,从绝壁的顶端缓缓地降落到那山洞的洞口前。

    才到洞口,王落辰借着洞口高悬着的明亮的灯光,一眼就看见了正在洞口青石平台上往外张望的吴梦雪。

    “梦雪,我来了。”看见吴梦雪,王落辰赶紧招手。

    “哼!你还知道来啊,你知道人家等得多焦急嘛?你倒好,青云为骑,美人相伴,优哉游哉的,好自在啊。”

    听到他的喊声,吴梦雪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喜悦。

    可当她看到王落辰极为亲昵地紧挨着沙傲云坐在青云兽背上,且脸上完全没有忧色后,心里莫名升起一股怨气,忍不住没好气儿地埋怨起他来。

    “我,我,唉,师妹,难不成这你也怪我?我不跟云姐一块儿坐青云兽来,我又该怎么来啊?我自己又不会飞。”王落辰觉得自己被埋怨的好没道理,不禁替自己叫屈。

    “哈哈,吴师妹,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啊?难不成你觉得我和王师弟我们在一起会有什么?”沙傲云也觉得她这话说的好笑。

    “有什么没什么的,我懒得管呢。云姐。”吴梦雪故意阴阳怪气地叫了声云姐,显然,她对王落辰对沙傲云的这个称呼,也是挺有意见的。

    或许是他们在这里斗嘴的话语传到山洞里,将卓不群他们给惊动了。不大会儿,他们就都从洞中陆续走了出来。

    卓不群一马当先,迎着降落在青石平台上的王落辰他们笑着说道:“傲云,落辰,你们来了,快随我进去吧。将近亥时,化龙池里的能量此刻正好不怎么暴烈,正适合浸泡炼体。若是晚些再来,池水变得暴烈起来,恐怕于落辰就更为不利了。”

    他这句话,既是对王落辰的催促,也是对吴梦雪的提醒,告诉她别跟自己的师兄斗嘴了,免得误了进入化龙池的最佳时机。

    吴梦雪自然是听得出来的,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王落辰,不再多说,将他连推带拉地给“请”进了山洞。

    卓不群和墨可他们都知道他们师兄妹见面就会互掐,对她这样,也没人说什么,相视一笑,也随着他们进了山洞。

    唯有沙傲云,脸上似乎露出了一丝不快,但随即想想自己大可不必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也是收起那一点儿不悦的神色,微笑着跟在大家后面走了进去。

    这个山洞很大,如同一间大礼堂一样,宽敞排场。而且大概是因为有化龙池的存在,里面还进行了一些装修。

    四周的岩壁都被修整的极为光滑平坦,还悬挂了一些装饰性的木制浮雕,大体内容就是讲述这化龙池的由来和一些与化龙池有关的事迹。

    关于这些,王落辰现在没空儿也没心情去仔细欣赏,仅仅只匆匆看了一眼,就被吴梦雪给推到了一个圆形小池旁。

    小池不大,也就五米见方,跟普通澡堂子里的浴池差不多。远远地朝池中望去,池水清澈见底,宛如一块透明的碧玉,看上去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但从守在它的周围几名五极门弟子脸上认真凝重的神情来看,任凭是谁也是能看出这池子对于五极门来说,是一处极为重要的重地。

    那么,不用说,这里就是化龙池了。看出这池子的重要性,王落辰心中就有数了。

    卓不群他们一到化龙池近前,那几名弟子中为首那名大约四十多岁,白净的脸上留着几缕浓黑细长的胡须的弟子,马上笑着迎上来,指着王落辰说:“师叔,这就是您说的那名要进化龙池的弟子?”

    “对啊,正是他,他就是我新收的徒弟王落辰,趁着池水柔和,林东,你赶快给你师弟安排一下,让他早点儿进池吧。”卓不群点点头说。

    “是,弟子遵命。”那名叫林东的弟子微微躬身,口中称是,然后笑着朝王落辰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落辰师弟,请跟我来。”

    “谢谢林东师兄,不知待会儿我该怎么做?”王落辰听卓不群说进化龙池,还要让林东安排什么,不禁边跟着林东前行,边问道。

    “哦,师弟,也没什么。你也知道这化龙池不简单,池水中蕴含着天地间一股奇异地造化能量,如果贸然进去,那能量直接透体而入的话,一般人很难受得了这种冲击,很可能就会爆体而亡的。所以,为避免能量向身体透入的太快,在你进池之前,先要给你的身体涂抹上一层咱们门内医药阁特制的防护霜,以便为你增加一层起缓冲作用的壳儿。”

    “而这种防护霜的涂抹,是极为重要的事情。因为要抹的话,就必须要抹遍全身,不能漏掉一丝一毫肌肤的,否则能量会由那漏掉的地方挤进去,到时候会导致防护的失败。而这么重要的涂抹工作,如果仅仅靠师弟你自己完成,恐怕难免会出现纰漏。所以,一般来讲,都是要由我们来帮你的。”

    林东领着王落辰走向池子旁边的一处隔间,笑着跟他解释,所谓的安排,是什么意思。

    什么?要涂抹防护霜,还要涂遍身体每一寸肌肤,而且还是在另外几个男的监督和帮助之下涂抹?

    脑中想象着那副男人的手掌在自己光@溜溜的身体上滑行,揉搓的画面,王落辰不禁打了个冷战。连忙说:“师兄,原来就是这事儿啊。你放心,这种小事儿,师弟我自己就可以办到的,不用劳动师兄们的。”

    “师弟不用客气,这是师门的规矩,同时也是我们的工作责任,我们为你涂抹防护霜,是责无旁贷的事情。否则,万一因为没有涂好防护霜导致你爆体而亡,那师兄们可就要受罚了。”林东本着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一口就拒绝了王落辰的推辞。

    “这,好吧。”王落辰无奈地摇了摇头,走进了隔间,并在几位师兄的注视下,脱了个精@光。

    然后,就是涂抹工作……

    具体怎么涂的,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隔间内,有点儿让王落辰感到非常别扭的涂抹工作,正在进行着。不过,事已至此,别无选择,无论怎么抹,他也只能是忍了。

    那防护霜据说是用五极湖底的湖泥掺入火峰上采集来的火山灰,并配以妖精森林中一种叫孤叶藤的汁液,以及几种甲壳类昆虫的硬壳儿搅拌成的。

    其色黑,其味重,其性粘。

    涂抹在身上,等它凝结了之后,被包裹其中的人,感觉就像穿上了一层厚厚的铁壳子,浑身亿万个毛孔都会觉得被堵塞了一样,身体内会不禁出现一种燥热。

    这涂抹的工作,因为要特别小心仔细,鼓捣了半个多小时才完成。

    完成以后,再看王落辰,从头到脚,全都被这种黑乎乎的防护霜给覆盖了,好像一个被放在烟火上熏烤过的黑陶人。样子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