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长老的金光阁在化极峰的西面,正对着神斧峰,而化龙池则位于化极峰的东面,跟妖精森林遥遥相望。所以,从金光阁到化龙池,其实是要翻过化极峰的宽广山体的,路程很是不近。

    据沙傲云讲,这么远的路程,即便是骑乘青云兽,他们两人也要半个多小时才能够到达。因而离了金长老的住处,两个人半刻也没有耽搁,立即就跨上青云兽,马不停蹄地朝那里赶去。

    此次上路,沙傲云没有忘记开启防护罩,王落辰当然也就感觉不到冷了。感觉不到冷的话,他可是没有理由再获得来时路上师姐对他的那种优待了。

    不过,这样也好,免得心里乱糟糟的难以宁静,他正好可以借此机会,仔细看一看这化极峰的夜景。

    化极峰与其说是峰,不如说是山脉更为合适。

    它的主体,从南到北绵延数百公里,大小山峰一共一百零八座,正合天罡地煞之术。

    最高的一座山峰,高度可达五千多米。远远望去,犹如一柄利剑直插云霄,极具气势,成为圣境山峰之极。再加上五极门老祖元化极在此峰开辟山门,建宗立派,故而圣境中人将此峰称为化极峰。

    后来,更是因这座高峰名头太响亮了,以致后来整条山脉原来的名字被人们所淡忘,以此峰之名指代,化极不仅成为山峰之名,也成为了山脉之名。

    整座山脉之上,除这化极峰外,其余诸峰,也是挺拔俊秀,各具形态,散布在山脉各处,自成一番气象。

    王落辰此番飞越这化极山脉,因是夜晚,自然是看不清那些山体的挺拔俊秀之态的。不过,他也不亏,因为是晚上,他却是可以看到另一幅化极峰奇景,那就是山上的片片灯海。

    化极门是个大派,门徒达数万之众。这么多人聚居在一起,自然是要有各种场所供他们使用。

    于是,住宿的寓所,办公的大殿,吃饭的饭堂,学习的教室,藏书的楼阁,演武的广场等等建筑就需要一一齐备。

    这些建筑,随便一个,铺开就是一摊子,会占据很宽广的山体。

    如此以来,就使得整座化极峰上,五步一楼,十步一阁,挨挨挤挤,颇具气象,俨然成了一个极具规模的山巅之城。

    这城市,到了晚上,自然也是要挂上蜡烛、油灯或晶石明灯照明的,这样的话,各种灯光争相斗艳之际,便形成了片片灯海。

    望着自己脚底下这灿若繁星的灯海,王落辰心中生出一种壮美的感觉,同时也让他对留在五极门的心意更坚决了。

    “师弟,你在想什么?”或许觉得两人之间太安静了,沙傲云主动挑起话头。

    “云姐,我没有想什么啊,只是在看夜景。你看,从咱们这个角度看下去,这大片的灯火好壮观啊。真美。”王落辰感叹道。

    “美吗?我怎么不觉得?呵呵。”沙傲云扭过头看了一眼王落辰,故意说道。

    “就是很美嘛。师姐不觉得,大概是你常常看,习以为常,感觉不出它的美了吧。”王落辰将视线收回来,望着沙傲云说。

    “哈哈,那倒不是,而是我觉得,弄这些灯干什么?还得费钱。师弟,你是不知道,光这一晚上的灯火钱,就老费了。照我说,还不如少点点儿灯,把这些钱捐给山下那些穷苦人家度日呢。”沙傲云笑了笑,说出了一个不以这种美为美的理由。

    这个理由令王落辰大感意外,笑着打趣道:“哦,没想到师姐你还是这么会过日子人。哈哈,想来如果将来谁娶了你,肯定是有福了。”

    “谁娶了我就肯定有福了?坏小子,你人小鬼大的,明明是小孩儿,偏说大人的话。姐姐警告你,以后少跟我开这种玩笑,否则……”说到这儿,她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否则怎样?”王落辰追问。

    “否则,我就把你给丢下去,哈哈……”

    随着沙傲云一串儿长笑,她飞快地拉了一下手里的一根细绳儿,向脚下的青云兽传递了一条指令。

    训练有素的青云兽,在得到了她的指令之后,立刻迅速地猛地将身体翻转了过来。

    “啊,救命啊!”

    对于沙傲云的捉弄,王落辰完全没有防备,当身体随着青云兽翻转的那一刻,他发出了一声嚎叫。

    好在,青云兽的翻转只是一瞬间,下一刻,还没等王落辰从它的金鞍座上掉下去,它就已经带着他翻转了过来。

    “怎么样?害怕了吧?看你以后还敢开云姐的玩笑。”沙傲云得意地笑着说。

    “吓死我了,云姐,你够狠,我服了你了。不行,不行,我晕了,我得靠一下。”王落辰一边服软儿,一边借口头晕,一把抱住了沙傲云的柳腰,靠在了她的背上。

    沙傲云对他的这种行为,并没有制止,反而拍了拍他的手说:“臭小子,这么没出息,不过就吓你一下,也会头晕?好吧,好吧,姐姐就让你靠一下。而且,只要你愿意,一辈子都这样靠着云姐都没问题。只不过你得答应云姐,以后无论你成就如何,都不要跟我作对,好吗?”

    “好啊,我答应你。靠在你身上这么舒服,你又这么厉害,傻瓜才跟你作对呢。”王落辰的胳膊在沙傲云的腰间交叉起来,又将她抱紧了一些,同时,脸颊也在她的后背上拱了拱,笑嘻嘻地说。

    “你这坏小子,姐姐可是跟你说真的。这五极门势力这么复杂,每种势力都想拉拢年轻弟子中的佼佼者,你这么优秀,必定会成为那些家伙们拉拢的对象。我可不想你哪天会走向姐姐的的对立面。”跟他的嘻嘻哈哈不同,沙傲云的语气里却带着一丝担忧。

    “势力复杂?都有哪些势力啊?再说,云姐,这跟我有啥关系?你看看我,简直就是废材一个,又不是真像你说的那么优秀,哪里会有人拉拢我?”王落辰觉得她的担心好像很多余,继续嬉笑着说。

    “这可不一定的。我有种感觉,师弟你将来必定能够成为咱们五极门的强者,也必定可以搅动这一方风云。到时候,无论是五大长老,尊老院的势力还有五极门的中坚力量也就是咱们的师叔伯们,恐怕都会竭力争取你加入的。师弟,记住姐姐的话,等将来你真的成了各种势力眼中的香饽饽儿,可不要跟师姐为敌啊。”

    王落辰真不知道自己的这位沙师姐到底是哪里来的信心,居然真的以为自己会成为五极门中的显赫人物。

    他不由地觉得好笑,直起身子,抽回一只手,拍了拍沙傲云的肩膀说:“知道啦,云姐。你真是太看得起师弟了。还成为香饽饽呢,呵呵,我可是连进入五极门都成为问题的人哟。也就是你,会把弟弟我看成个有出息的家伙。不过,云姐,你这种鼓励方法倒是挺管用的。我突然间就对自己有信心了,哈哈,云姐,我答应你,我一定会成为你说的个香饽饽,免得你失望。”

    “行,一言为定。加油啊,师弟,我真的看好你。”说着,沙傲云竟然转过身来,飞快地在王落辰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这是奖励。也是咱们一言为定的印记。”

    “这……”当沙傲云柔软的香唇印在他的额头上,王落辰突然感到,幸福真是来的太突然了,不禁有些气血上涌,头晕目眩,赶紧重新趴回了沙傲云的背上。

    这回,他是真的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