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他这段话,金长老陷入了沉思,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

    “金长老,薛师叔说的是真的吗?那些外星妖孽真的是冲我们而来的?那我们,是不是要按薛师叔说的那样,做好准备呢?”

    听了薛步尘带来的情报,沙傲云也是无比的震惊,连说话的语气里都带出了一丝慌乱。

    沙傲云的问话打断了金长老的沉思,他略微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你薛师叔这个人行事极为,怎么说呢,对,极为有分寸。没有把握的话,他是不会说的。因而,我相信他得到的情报是真的。只是,还是那句话,虽然我是五长老中年纪最长的那个,但有些事不是说我相信就行了的。毕竟,就实力来讲,水长老和木长老他们才是最强的。好了,这些事情跟你们说了你们也不懂。还是说说落辰进化龙池的事情吧。”

    “哦,云儿明白了。这种大事不是我们这些小人物能操心的。算啦,就听您的,说说我王师弟的事吧。长老,您说有了我薛师叔这份意念,其他几位长老能够念在他为咱们五极门所做的贡献份儿上,让他的关门弟子王师弟入门吗?”

    沙傲云明白金长老的意思,调皮地撇了撇嘴,将不该她操心的事情给抛到了脑后,把谈话的重心也转移到王落辰的身上来。

    谁知,沙傲云刚把谈话重心给转移过来,作为这“重心”的王落辰,却不说自己的事儿,又将话题扯到了一件听起来似乎跟他无关的事情上:“金长老,我有个请求,能不能在说我的事情之前,先说说我师父跟木长老的事啊?听他那话里的意思,好像他跟木长老之间有些不愉快啊。”

    “你小子,也跟云丫头一样,喜欢瞎操心。长辈们的事儿,你管得着吗?”听他也是瞎操心,金长老不禁也笑着批评了他一句,然后对着沙傲云说,“傲云,你不要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你别看着你薛师叔此次为了刺探情报献出了生命。可你也别忘了,他也是做了两件大大地违反了门规的事,可是把他自己的功劳给抵消了啊。”

    “大大违反门规的事?还是两件?是什么?我怎么看不出他哪里触犯门规了?”沙傲云一脸疑惑地问。

    见她不解,金长老笑了笑,解释道:“你啊,看来也要好好去温习一下门规了。否则,说不定将来你自己违反了还不知道呢。哪两件?你想想,不经师门允许,私自让墨可带你的师弟师妹回圣境算不算一件?做事考虑不周,刺探情报泄露行藏。自己死了,还把你吴师叔和墨师兄经营了那么些年的密站给毁了,甚至还因此导致你墨师兄被人追杀,仓惶之际直接在外人眼前开启了圣境之门,让圣境的存在有暴露的危险,这又算不算一件?”

    “可是,这师父也是没办法啊?他总不能看着我和师妹,秦师兄他们一起流落街头吧?还有密站……”听金长老这样一说,王落辰马上为自己的师父辩护起来。

    见他辩解,金长老直接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你说的理由,我当然清楚。也可以理解,甚至我也可以对薛步尘所犯得错不予追究。但其他人呢?木长老可是掌管着我们五极门的戒律院呢。他的态度会跟我一样吗?这可是个问题呢。因而,我才说薛步尘这道意念,并不能为王落辰入门增添什么筹码啊。”

    “那这么说,我王师弟入门这事儿还是很难办喽?那化龙池他还是得去啊。”沙傲云听完,有些沮丧地说。

    这时,本来以为自己入门的事情或许会变得简单的王落辰,脸上也是露出了失望之色。

    “化龙池肯定是要去的,毕竟这事儿水长老已经当众宣布过了嘛。不过,入门这件事嘛倒是并非没有转机了。你们想啊,水长老在见王落辰时,是不是并没有直接提及薛步尘和吴绮梦违反门规的事情啊?他不提,就代表木长老没有就这件事情追究薛步尘的意思。”

    “所以,似乎薛步尘和吴绮梦的死,还是为王落辰他们带来了一些助力的。照我的猜测,原本要是没有王落辰体质出现问题这事儿,木长老他们即便会因为跟你肖师伯蔡师伯他们怄气,会难为难为这几个孩子,但也不会说一定就不让他们入门的。”金长老见他们俩脸上不好看,转而宽慰他们说。

    听说事情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王落辰不禁长出了口气,玩笑道:“金长老,听您这么一说,我感觉怎么咱们门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好像很复杂啊?唉,想不到在我这个人还牵扯到了这么多人的神经。”

    “傻孩子,你知道我们这圣境为什么叫江湖吗?江湖、江湖,有人,有恩怨情仇的地方,就叫江湖。我们五极门是一个大派,门徒弟子有数万之众。这么多人,你想想,得有多少恩怨情仇啊?如此以来,这门中的哪一件事,又不会牵扯到众多人的神经呢?好啦,这些事情我也不多说了,你只要记住,在江湖里混,在五极门修行,时时都要做到多看多听少说就行了。明白吗?”

    大概是由他的一句玩笑里,看出了他的小孩儿心性,金长老不禁由神色凝重地叮嘱了他一番。

    听出了他的关心,王落辰心头一热,赶紧施礼道谢:“嗯,弟子明白了。弟子多谢您老人家的教诲。”

    见他倒是个服教的孩子,金长老脸上露出一点欣慰。受了他一礼后,挥了挥手说:“好啦,不用这么客套,你只要记住老夫跟你说的话就好了。好啦,今天老夫的话也说得够多的了,至于你能不能从化龙池化成一条神龙,那也只能看你自己的机缘和造化了。云儿,你带你王师弟走吧。”

    “是,云儿明白。不过,我想此次王师弟应该没事儿,师弟他可是已经掌握了云儿那套护体气功了的人哪。”沙傲云站起来,很调皮地冲金长老眨了眨眼。

    竟能由来这里的路上这么短的时间内,掌握一门气功,这种修炼速度在金长老听来,大概也是略感意外。他不禁稍微一愣,点头说道:“嗯,你这丫头,倒是会做好人。哈哈。好啦,话尽于此,你们还是走吧。免得在我这儿久了,别人又生出许多想法来。”

    说笑着,金长老将玉佩还给王落辰,再次挥了挥手,向他们下了最后的逐客令。

    该说的都说了,该交代的都交代了,的确是“话尽于此”了。王落辰和沙傲云双手跟金长老行了礼,由小楼退了出来。

    只是跟他们进来的时候是由窗户飘进来不同的是,他们出去时走了楼梯。

    见他们从楼梯下去,身影从自己视线里消失了,金长老躺倒在轮椅的靠背上,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说:“薛步尘啊薛步尘,我老人家这回可算是还了你的人情了。唉,只是你这小辈儿却是已经不知道喽。”

    “还有这叫落辰的孩子,既然你说他是天命之人,那我就尽量多给他一些帮助吧。免得真被你这小子给说中了,本门错失一份机缘。不过,就是不知道我那‘不堕金身’用在他身上,是否也会像金声震魄一样,起不到应有的作用呢?唉,人老多情,还是真有些为这孩子担心呢。”

    老人,到了一定岁数,自然是很啰嗦的。而且,他们还很喜欢自言自语。

    有人说,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他们经历太多,有太多的经验和教训想要教授给别人。

    也有人说,那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儿孙,总是因为疼爱儿充满了不放心,总有一些事情想要跟他们说道说道。

    还有人说,他们之所以唠叨起来没完,是因为他们太寂寞。

    金长老,这位已经记不清自己活了多少岁的老人,今晚跟王落辰说了这么多,是否也是因为这些原因呢?

    他位高权重,极少有人敢去探究他心里的想法,所以也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