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第二件事……”,那小人儿的讲话还在继续。(书^屋*小}说+网)

    由于师妹的事情他没有听师父的,听到薛步尘的声音,王落辰的眼睛再望向那道身影时,心里有点儿发虚。

    不过,注意到他根本就没有因为自己的反对而生气(废话,一个死人遗留的影像,会生气才怪),他心里顿时不禁一阵暗喜,刚才的不安也是彻底地消失不见了。

    就听那影子继续说,“第二件事是关于你的身体。”

    事关自己的身体,王落辰心里一动,立刻收起旁骛的思绪,专注地听了下去。

    “你的身体因为之前被那巨人摧毁的太严重了,为师尽了最大努力,也只能是勉强恢复你的活动能力。至于你想要更进一步,修炼本门的气功,提高战力,却是有些困难。这困难嘛,就是由于我在给你治疗时用到了五极磁仪,又使用了原子震荡,使得你的体内形成了一种五行俱全但又五行俱缺的死格局。唉,徒弟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师父也不是神仙,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啊。”

    “唉!”

    果然是师父医术不到家给自己留下的后遗症,王落辰心里不禁生出一丝无奈,深深叹了一口气。

    “果然如此。”

    就在他叹气的同时,因为薛步尘的话证实了自己心中所想,那金长老也是点了点头。

    随后,他的脸上涌上一丝期待的神情。

    因为在他看来,既然薛神医自己也知道王落辰身体的状况,那么作为始作俑者,他似乎也应该有什么解决的办法留下吧。

    于是,他也是在看了王落辰一眼后,继续听了下去。

    “不过,你身上存在的这个问题,也不是不能解决。我相信,只要你能够进入圣境,加入我的师门五极门,师门的祖师和高人们就一定能想出办法把你的身体给治好的。因为你毕竟是天命之人嘛,对师门未来的存亡以及此次尘世中人类的劫难,你都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师门是不会对你不管不顾的。”

    听了薛步尘这段话,金长老暂时中断了金色元力的输入,让虚影的叙述停了下来,苦笑了一声,说道:“好啊,这臭小子倒是会安排。可是他哪里知道,他留下的这个难题可是难为到我们了。不过,他说因为你是天命之人,我们就一定会帮你,倒是有些意思。”

    “只不过,也仅仅是有些意思罢了。想必你也听说了吧,就天命之人来说,你师父的师父,也就是你的师祖何道奎一下子就给咱们师门算出来了两百多位。弄得你师父给你留下的这个所谓天命之人的名头,一下就不怎么管用了呀。所以,就算我相信你是你师父所说的那个人,可要说服其他四位长老也相信,却是有些困难呢。说服不了他们,仅靠我一个人的推动,动用五极门所有的资源为你解决身体的难题这种设想,可是很不现实的呢。”

    王落辰是聪明人,从金长老的话里,他听出来这位老祖对自己是持支持和帮助的态度的,但他也有很多无奈和被人掣肘的地方,并不能对自己做到想怎么帮就怎么帮。

    因而,他连忙说道:“呵呵,金长老您不会是真信了我师父的话了吧?什么天命之人?您看我这副样子,无用到极点了,自己都救不了,哪里有能力去救别人?我有时候真怀疑,这天命之人的说法,或许根本就是师父搞出来安慰我,或者用来给我赚取帮助的吧。根本就是不可当真的。”

    “话也不是这么说,你年龄小,跟你师父接触时间又很短,自然不知道你师父于术数方面的天赋有多高,也不知道你师父他的推断有多神奇,所以你才这样认为的。要知道,想当年你师父跟着他父亲第一次从密站来到圣境的时候,可就是一下做出了许多惊人的预测的呢。他推断你是天命之人的话,恐怕并不是妄言啊。当然,这是题外话,今天先不说了,还是先听听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吧。”

    说着,金长老又朝那玉佩里输入了一丝金色元力,那虚影就再次说起话来:“你身体这事儿吧,实在是超出为师的能力,为师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一切就只能是看师门的了。至于第三件,就是我要对师门长辈说的了。你可以不听,当然你也可以听,毕竟听听也没坏处。”

    说到这里,薛步尘停顿了一下,脸上换了副非常郑重的表情说:“各位师祖,师父还有师兄,下面我说的这件事情极为重要。关系到咱们五极门以及圣境的安危。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因为我下面所说的都是我拿命换来的情报。”

    他这么郑重,自然让在场的三个人精神力也是专注了许多,都望着他,仔细听着,看他能说出什么重要的情报来。

    “关于这事情,还得从外星人入侵地球,王落辰被外星巨人给变成残废说起。那一天,其实我也在体育场,当时看着天空中那巨人手指所发出的紫光和黑光,我隐约有一种感觉,就是那些光并非什么高科技武器,反倒很像咱们利用气功所凝聚出的元力。”

    “于是,到了后来,我就怀揣着这种想法,不断地去刺探外星人的情况,甚至有两次我还跟他们交了手。从我跟他们交手的经验来看,他们所发出的那些光束的确是一种元力。虽然可能因为他们的体质和修炼方法,导致那些元力跟咱们所运用的略有不同,但本质应该一样。”

    “如果他们所施展的真是一种元力,我想大家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咱们跟他们交手时,将会变得没有任何优势。”

    “然而,这还不是让我最紧张的。我最紧张地是,经过我的刺探和吴师妹在庄园里的搜集,然后结合那些外星人在地球上的表现,我心中有一种怀疑,好像他们此次来地球并非完全是冲着地球上的资源而来的,他们之所以来,好像是为了找寻某种东西或某种力量。”

    “大家说,他们会不会是来找我们呢?也就是说,他们是不是为了圣境而来呢?假如他们真是冲着我们来的,那凭借他们的手段,有没有可能早晚都会发现咱们圣境的存在?到那时候,假如他们要进攻圣境,且假如我们也毫无防备,是不是就会陷入被动呢?”

    “为了避免限于被动,我觉得我们应该早做打算,积极准备,积蓄力量。最好是将咱们圣境里的少年全部吸纳到五极门来,并联合炽日教和冷月宫两大势力,共同应对可能到来的战争。”

    “各位长老,师长,还有师兄弟们,地球沦陷,世界已经发生了改变,我们且不可再秉持闭关锁国的政策,继续故步自封,置身事外,咱们必须顺应时代潮流,根据外界变化,将咱们的力量积极发挥出来。否则,真到外星人大举进攻我们那一天,就一切都晚了。”

    “师门各位长辈,兄弟,这是我薛步尘用命换来的情报,请你们一定要重视啊。好了,就说这么多了。外星巨人已经快要打进来了,以他的相当于武帝级的战力,我恐怕无法跟其对抗,甚至连全身而退都无法做到。所以,我只好做此遗言,以报师门栽培之恩。”

    “最后再说一句,请大家看在我为了师门拼命的份儿上,照顾好我的家人和徒弟王落辰。永别了。”

    “哦,还有一句,送给木长老,那就是,无论您做过什么,作为您的后辈,五极门的一名弟子,我永远都不会恨您的。真的。”

    因为有关狂霸星人情报这件事最为重要,所以薛步尘说的也最多。当他讲完最后一句话,那道光影小人儿终于是消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