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长老倒是没有对他的话做过多的猜想,他继续笑着对他说:“那倒不会,因为你的体质不是五行俱全,五行俱缺吗?我想,金莲子里的金之力你应该无法吸收的。你可能会奇怪,既然你无法吸收,那我又干嘛要给你吃这金莲子呢,那岂不是浪费了吗?”

    “哈哈,其实那也未必,如果是平时的话,的确是浪费了,可是你现在不是要去化龙池了嘛,化龙池里的池水具有侵蚀人体中五行之力的特异能力。你想,如果在那池水将你体内的原本平衡的五行之力完全侵蚀掉,那你体内是不是就形成了五行之力的空白期?”

    “而值此空白期,金莲子的中所蕴含的金之力恰好填补进去的话,那你的体质是不是就有可能变成金体质呢?那样的话,你就完全可以修习凝聚金元力的功法了啊。那你不就可以入门了吗?”

    听了金长老的解释,王落辰算是明白了,原来这碗羮里还包含着金长老对自己的良苦用心啊,他赶紧再次对他感谢。

    沙傲云这时也从旁说道:“哦,我明白了。原来,刚才您使用震魄金声没有起作用,还没有死心啊。竟然还备了这样的后手。哈哈。不愧是咱们五极门最厉害的老祖,您老人家点子还真多,云儿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你这丫头,又来拍我老人家的马屁。哈哈。”金长老笑着用手指点了点沙傲云,哈哈大笑,然后等笑过之后又对王落辰说,“好啦,话都讲明白了。这碗金莲子羮你就赶紧吃了吧。”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王落辰也不好推辞了,就把那碗金莲子羮给吃了下去。

    还别说,这东西味道很不错,甜甜的,香气扑鼻,而且那香气中还带着一丝金锐之气,令唇舌以及鼻腔之间都有一种很特别的味道。

    “感觉怎么样?”等他把一碗金莲子羮都吃进肚子,金长老问道。

    “莲子很有嚼劲儿,也很香甜,吃到肚子里还挺管事儿的,立马就不饿了。”王落辰放下碗,咂摸咂摸嘴巴,又拍了拍肚子说。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有没有热、痛、胀或某种力量在体内穿梭的感觉?”对他这种典型的吃货式回答,金长老摇着头笑了笑,继续问。

    “你笨啊师弟,长老是问你有没有感觉到金莲子上的金之力,你光知道吃啊你。哈哈。”沙傲云被自己这气功修炼上的白板师弟给逗乐了。

    “哦,原来是问这个啊?长老,师姐,说实话,我真没感觉到。”王落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儿,很认真地说。

    他这个回答,让金长老眼中闪过一丝失望,而沙傲云则直接朝金长老耸了耸肩,摊了摊手说:“看吧,您老人家的金莲子白瞎了。”

    她这话让王落辰心里好生惭愧,不禁脸一红,把头给低下,不好意思看金长老的脸了。

    金长老朝沙傲云瞪了一眼,笑着说:“也不一定,或许是时候不到,金莲子的效用还没发挥出来呢?唉,云儿,你要知道,当初落辰这孩子被那外星巨人给毁了全身经脉,损伤了三魂七魄,你薛师叔动用了五行磁仪为他疗伤,虽然使得他重获新生,但也造成了他体内这种五行之力平衡的死格局,令他无法凝聚和运用五行元力。”

    “现在想来,薛步尘那小子也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他才执意要让落辰到圣境里来。他的意思,大概是想要师门来替他解决这个问题吧。哦,对了,落辰,不知你师父临终前还有没有给你别的东西?”

    别的东西?

    金长老这样一问,王落辰首先就想到了自己脑袋里的那被薛步尘称作天一生水的东西。

    但经过几次体验,他也是知道这天一生水似乎不是简单的东西,想到师父当时对自己的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不要告诉任何人他拥有这种东西,他就自动把这东西给略过了。

    其后,他又想到了那块他师父对他说非常重要的玉佩,他就把他从自己怀里掏了出来,递到金长老面前说:“长老,我师父还给了我一块玉佩。您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异之处?”

    “哦,念神玉,这是念神玉。也就是所谓的记忆玉佩或意念玉佩,是本门少数精通精神力修行之道的弟子才会使用的玉佩,这种玉含有一种特殊的能量,可以在里面可以存储一些使用之人的意念。好,就让我来看看你师父在里面留了什么。”

    这块玉佩一出现,金长老顿时眼睛一亮,有些兴奋地将这玉佩给接了过去。

    将玉佩捏在左手食指和拇指之间,金长老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对着这玉佩输入了一丝金色元力,顿时,那玉佩发出一声非常欢快的长鸣。接着,就有一道光影从那玉佩上怪兽的眼睛里腾起。

    那光影在三人的面前,迅速地凝聚成一道小小的碧玉色的人像。

    王落辰认得,这秃头,厚眼镜片和肥胖三大特征兼备的小人儿,正是自己的师父薛步尘。

    “落辰,你见到这道光影,师父此刻肯定就是已经死了。不要难过。师父为了你,为了天下苍生万民而死,死得其所,无怨无悔。”那小人儿一出现,就立刻正义凛然地说道。

    他的话让王落辰真的好感动,眼睛不禁有些湿润了。

    “下面,师父交代给你几件事,你要记住。第一件,是关于我的。我死以后,你一定要好好劝劝你师母,要她千万不要轻生。我知道她对我情深义重,但我不值得她为我死,也不希望她因我而死,我希望她平安健康地活下去。”

    听他提到师母,并要求自己劝师母不要轻生,王落辰又想起了那梦都庄园上空耀眼的光团。

    想起自己的师母已然是香消玉殒,他没办法完成师父的遗命,他的心里不禁一阵难受,眼睛红红的,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几转,便是要落下来。

    但还没等他眼泪流出,他师父后面的话却是传到了耳朵里,令他的心里一阵气愤,把刚才那些悲伤给冲淡了,甚至,就连眼泪也气得退回泪腺里去了。

    “还有梦雪,你要好好照顾她。但是,小子我告诫你,虽然我女儿很漂亮,可你却千万不能打她的主意。绝对不能跟她有任何男女之情,更不准你娶她。这一点你一定要记住,否则我做鬼也不会原谅你的。”

    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师父要给我留这样的遗嘱?

    我和师妹都是年轻人,你怎么可以这样随随便便就决定了我们的未来呢?

    哼,我这么帅,万一师妹非要喜欢我,爱上我,嫁给我,难道说我忍心把她给拒绝吗?

    切,师父啊,你真是老糊涂了。对,你一定是老糊涂了,或者留这段话的时候神志不清了。

    告诉你,其他什么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件事情我得保留我反对的权利。

    毕竟,师妹可是个大美女啊,她要非跟我好,我舍得把她让给别人才怪呢。

    早熟的王落辰在听到他师父这条遗嘱时,一瞬间就产生了各种想法。并且,因为已经对自己的师妹产生了那么一点好感,出于私心,他在心里非常坚决地就把薛神医这一条遗嘱,默默地动用否决权给他否了。

    “我的人生我做主,我的师妹当然不能让给别人。这是原则问题。师父,您还是说下一条吧。”

    在心里默默否决了之后,他还不放心。就默默向天祷告了一番,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了他师父的在天之灵,以求得他的同意,也好让自己在和师妹擦出小火花时能够心安理得。

    过了很久,在他确定自己完全没有听到师父有任何反对的表示后,就于内心深处,自动当他师父已经将他的想法给默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