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那金属撞击声并没有因他心中的那朵疑云的产生而停歇下来,反而是加快了响动的节奏。

    “叮叮叮”

    “叮叮叮”

    “叮叮叮……”

    那声音越来越连贯,越来越密集,王落辰丹田中的那个气旋也是随之快了起来,终于是达到了高速旋转的程度。

    随着它速度的提高,那抹金色也是越来越浓重,似乎是想把整团气旋都给浸染一般。

    但就在那金色越来越盛,亮度也越来越高之时。王落辰丹田中的那个气旋深处,却是猛地出现五道光芒。

    这五道光芒一出,那金色顿时就被其给笼罩,渐渐地由单一的金色变成了跟那五色相同的颜色。

    “唉!”

    就在那金色完全被五色所取代的时候,王落辰他们面前的小楼里也是响起一声充满无奈的叹息。接着,那密集如雨的叮叮声也是骤然停了下来。

    “金长老,连您的‘震魄金声’也是毫无作用吗?它可是能提升武者金元力的玄功啊。”沙傲云听见那声叹息,脸上掠过一丝愁容,对着那叹息声传来的方向轻声问道。

    “是没用,不知为什么,我催发的金声打入他的体内,毫无反应。或许震魄金声只对那些能够修炼的人有用,而对他这种体质的人无用吧。”那声音回答,然后略一停顿,就再次响起,“小子,你此前是否曾经受过一次非常重的伤?”

    “对啊,金长老您是怎么知道的?我的确是在一年多以前,受过一次非常重的伤。是被外星的一个叫埃尔的巨人给打伤的,非常严重,以至于弟子成了除了脑子可以动,其他基本什么都不能动的废人,在床上瘫痪了一年多。幸亏遇见了弟子的师父薛步尘,被他给施展了什么古医术,才好起来的。不过,也是刚好,因为从咱们说话这会儿往前推,就在昨夜这个时候,弟子还是个躺在手术台上的病人呢。”

    王落辰如实禀报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并将自己所经历的事情跟他详细说了一遍。

    在说的过程中,因再次提起自己的伤心旧事,还有这二十多个小时中所经历的那些或痛苦或欢乐的事情,以及那些事情带给自己的各种强烈的刺激。王落辰的心中,不禁如打翻了一个五味瓶一般,各种滋味搅和在一起,让他情绪出现一阵剧烈的波动。

    人这一生,如果可以正好活到一百岁,那么换算成天数,便是有三万六千五百多天。在这些我们已经度过或即将度过的日子里,可能大多数都是稀松平常地被我们度过的,但肯定也有那么极少数的日子,却是过得极为精彩的。

    王落辰从被薛神医推进手术室到现在站在这位金长老的小院儿里向他回话,这一个黑夜加一个白天,无疑便是他人生中极为精彩的那几日中的一日。

    回味这一日中发生的种种,皆是常人终其一生也无法遇见之事,他又岂能不感慨万千呢?

    或许感觉到了他内心的不平静,又或者有感于他的经历,那位金长老继续说道:“唉,我说你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体质呢。原来如此啊。唉,可怜的孩子,先进来吧。有什么话,进来再说。”

    话音刚落,就有一道金色的柔和之力由小楼内发出,将王落辰和沙傲云包裹住,轻轻拉进了小楼的第二层上去。

    二楼内的一间小厅内,一位穿着紫金袍服,须发和眉毛都呈现出一片金色的老人,正坐在一张金灿灿的轮椅上,看着他们缓缓地落在自己面前。

    “参见金长老。”两人一起上前拜见。

    “坐,饿了吧,我已经让人给你们做了吃的,你们随便吃点儿,垫垫肚子,咱们再说话吧。”

    老人笑着冲他们点了点头,算是对他们施礼的回礼。然后,用自己宛如镀金的手指,指了指这小厅里一张小桌上的两碗羮。

    “哎呀,金莲子羹。太好了,幸亏我没去水长老那儿吃玉荷粥,不然我就亏大发了。不过,您老人家还真偏心,怎么我平时跟您要了这么久都不给我吃,我王师弟一来,您就让人给他做了这羮呢?”

    兴许是跟在金长老身边时间长了,也玩笑惯了,沙傲云看见桌上那两碗用金粒般的莲子做的羮,一下端起来,边吃边向老祖提起意见来。

    “你这丫头,金莲子收集起来多费劲你又不是不知道,就连我,平时都不舍得吃呢。若不是你王师弟待会儿要进化龙池,你以为我舍得拿出来给他做这道羮啊?不过,既然做了,当然不能让你在一旁干瞪眼看着,吃不到嘴里去,所以才多做了一碗给你,你啊,跟着你王师弟沾了光了。哈哈。”金长老看着沙傲云那馋猫一样的吃相,一脸慈祥地说道。

    “啊,长老,原来这羮这么珍贵啊,那要不我还是别吃了吧,都给沙师姐吃好了,反正我都快进化龙池了。”

    已经端起碗来的王落辰,听了他们两人的对话,才明白自己手中这碗羮是自己沙师姐平时想吃却吃不到的稀罕物。心里不由地对金长老待自己这么好充满了感激。

    随即,他想到自己现在是马上要进入化龙池历险的人,吃不吃这碗羮对自己似乎也没多大意义,还不如送给自己眼前爱吃这种羮的沙师姐呢。就把自己的羮递过去,要她吃。

    谁知,沙傲云却把他的碗推开,头摇得跟货郎鼓似的拒绝道:“我的傻师弟,你说什么傻话啊。入化龙池怎么了?入化龙池就一定是坏事儿吗?说不定师弟那从化龙池出来,就真的会变成一条龙呢。再说了,你当姐姐真有那么厉害吗?连金莲子羮也敢连吃两碗。你还要不要师姐活了?呵呵。”

    沙傲云的话,让王落辰愕然不已,忙说:“啊,这?师姐,这金莲子羮不就是碗羮吗?你多吃一碗少吃一碗会有那么大妨碍?而且,要是师弟知道这金莲子羮会对姐姐造成妨碍,师弟我怎么也不会让给你吃的。”

    正当他洗白自己时,金长老说话了:“傻孩子,你别紧张。你师姐是跟你开玩笑呢。不过,她说的倒是实情。这金莲子是我那株长在虚空中的‘佛座金莲’吸收了天地间的金之力才结出来的,里面蕴含了丰富的金之元力,虽说有壮大一个人体内的金元力的功效,但凡事过犹不及,一下吃太多的话,金之力会形成元力风暴,对人的丹田形成伤害的。”

    “那既然这样,我的身体没有什么根基,会不会……”王落辰的意思是想问,自己没有半点儿武功基础,如果一下子吃下去这么多含有金之力的莲子,会不会像金长老说的那样,被那些金之力给伤害到呢?

    可这话他只说了一半,就想到这样说好像有点儿怀疑人家金长老用心的意思,就没好意思再说下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