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傲云对王落辰那种关爱,的确是一种姐姐对弟弟的关爱。

    人与人之间交往都讲究个缘分,从认识王落辰开始,或许因为为了弥补自己从小就失去了一位弟弟遗憾吧,从某一刻起,她的心中便已经将他认定为自己的弟弟一样的存在了。

    因而,她才会收起满身的煞气,对他那般的温柔和关爱。

    此刻,在青云兽的光罩的辉光中,王落辰正盘坐修炼。她看着他那不算俊美但看起来非常顺眼的脸庞上透出的稚气,眼睛里面全是欣赏。

    “这小子倒是极为聪明,这种功法他从来没有接触过,自己一教他便学会了。要知道,就算我当初学这套功法也是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费了不少劲儿呢。看来,如果不是受限于他的体质,他还真是一块修习气功的好材料呢。”

    她轻声的,只有她自己可以听到的话语里,带了一丝惊叹。

    对于她的看法和惊叹,王落辰可是完全不知道。他怎么也想不到,学习一门功法竟会如此艰难。更想不到,自己原来在这方面的确也是有着天赋的。

    他此刻正沉浸在一种奇妙的感觉里。

    经过沙傲云的引导,他这次练功没有出现偏差,丹田中的那股旋涡虽然依旧高速旋转,闪电也是再次密布,但他的小腹却没有再次产生胀热的感觉。

    作为一个初次正式地修炼一种功法的少年,他不知道为什么原来那次会出现那种偏差,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又没事儿了。他只知道,自己的丹田中出现这种状态的气旋,大概就是正常的了。

    那气旋不断地旋转,不断地从他周围抽取着元气,又在他的有意引导下,缓慢地向他的身体表面涌动。

    随着那些元气的涌动,他感觉自己出了一身汗,身上的千万个毛孔跟自己的丹田之间的联系,变得无比的通畅。这令他周身都出现了无比舒坦的感觉,整个人也是感觉轻飘飘的,好像随时都可以飞起来一样。

    可惜,就在他感觉自己就要飞起来的时候,却被沙傲云给叫醒了:“喂,师弟,赶快收功吧,咱们马上到地方了。”

    王落辰听到她的话语,慢慢地将周身的那层白色气膜给收进了体内,顺着经脉引导回丹田中,并使得它们加入到那气旋里去。然后,再有意无意地将那气旋的速度给降低下来,让它沉入自己丹田的深处,并化作一个白色的气团。

    见气团停留在那里不再散去,他便是知道,他的丹田中已经有元气存储了。他现在亦是可以随时可以调用他们在身体表层形成气膜,保护自己的身体不受伤害了。

    “呼”

    吐出一口白气,他睁开了眼睛,看了看自己身下的青云兽已经在一处山坡上降落,便朝着沙傲云笑问:“师姐,到地方了?这是哪儿?”

    “这里是金斗坪,前面不远就是金光阁,是金长老他老人家的居所。你快随师姐下去,一块儿去拜见他吧。”

    沙傲云说着话,便抢先一步跳下了青云兽,紧接着,就向王落辰伸出了一只手,准备将他接下来。

    “师姐,这点儿高度哪还用你接,我自己跳下去就行了。”

    王落辰为了显示自己的男子气概,没有去握沙傲云递过来的纤纤玉手,自己一撇腿,就从青云兽上跳了下来。

    “师弟,小心!”

    见他直接往下跳,沙傲云口中充满怜爱地惊呼了一声,并一把抓住了王落辰的胳膊。

    “哎呦,怎么会这样?”

    王落辰在双脚着地的瞬间感到双腿一阵酸软,头也变得好晕,好像这地面不是青石铺就的硬地,而是棉花堆出来的一样。

    一个控制不住,他就倒了下去。

    幸亏沙傲云早有准备,轻轻一拉他的胳膊,便是将他带入自己的怀里,伸出另一只手将他拦腰抱住。

    这突发的状况让王落辰心中一阵吃惊,暗想:这是怎么回事儿?就算师姐长得很漂亮,一般男人见到她就会腿软,可身为非一般男人的我也不可能腿软到这种程度吧。

    “哈哈,叫你不听话,瞎逞能,吃亏了吧。你啊,人如果刚刚从一种高速飞行中停下来,马上就落到地面行走,是会产生一种不适感的。怎么样?要不是师姐将你扶住,你就摔个屁股墩儿了吧?”

    人家都是英雄救美,自己今天却上演了一出英雄被美人救,王落辰脸上不禁一红,扶住沙傲云的肩膀说:“师姐,人家也是头一次乘坐青云兽不知道嘛,要不怎么会出糗呢?不好意思,又让师姐见笑了。”

    “好啦,师姐不笑你了。走,我扶着你点儿,你走几步适应适应,也好尽快恢复行走能力,咱们也好早些去见金长老。”

    说着,沙傲云收起自己足以迷倒任何铁血青年的笑容,将王落辰的胳膊架在肩膀上,扶着他沿着青石铺就的甬道,朝一座造型独特的金色小楼走去。

    那小楼只有两层,上窄下宽,加上上下都为球形,配上尖顶,远远看上去就像一个金色的亚腰葫芦。

    小楼四周建有一圈低矮的篱笆墙,将这座小楼的周边围出一个小院子。

    篱笆墙上开了两扇极为简易的木门,由通往木门的甬道上一眼望去,透过篱笆墙和木门的缝隙,可以瞧见院子里那些形体各异,颜色斑驳的花花草草。由此可见,这座小院儿的主人,是很喜欢种植的。

    王落辰自己也种过花草,结果因为没有耐心,将很多种花草都给种死了,最后只留下了那棵不需要尽心伺候的仙人掌。

    他觉得,这里的主人能够将这么多花草培植的这么好,这从侧面也反应出,这主人的耐性很不错。想到这一层,无形中,他心中对这里的主人产生了那么一丝好感。

    边走边琢磨着,王落辰和沙傲云就已然来到了小院儿的门前。

    到了这里,王落辰感到身体上的不适已经好了,尽管有些不舍得沙傲云身上的温香,他还是让沙傲云放开手,表示要靠自己的力量走进去见那位把他给叫来的老祖。

    沙傲云明白他这是想要向老祖展现他的坚强,便笑笑松开了手。当先一步,走到门口,轻轻推开了那两扇闭合着的木门。

    “咿呀”

    木门被推开时,发出了悦耳的响声。

    “是云丫头回来了?哦,王家小子也来了。都进来吧。”

    沙傲云推开门,站在门外,正要出声请求金长老让自己进去,一道充满磁性,带着几许沧桑的男性声音便响了起来。

    听那话语的语气和内容,无疑,这声音的主人,就是那位金长老了。

    “是,金长老。”

    “是,弟子正是王落辰,弟子拜见金长老。”

    两人口中赶紧答应着,各自深施一礼,便迈步走进了这座小院儿。

    “叮!”

    “叮!”

    “叮……”

    当他们的脚一踏进小院中正对着门的那条铺满鹅卵石的小路,一种非常空灵的金属撞击声就从那小楼中传出,在这小院中,也在他们两人的心中不断地回响起来。

    不知沙傲云是什么感受,王落辰听到这声音后,丹田中那一团元气团儿,顿时就像受到了什么力量牵引一样,缓缓地而又十分有力地围绕着它自己的中心旋转了起来,并且边旋转还边涌现出了一抹金色丝线一样的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儿?

    当那元气旋涡上金色丝线出现之时,王落辰心中立时就生出一朵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