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兽金鞍上的防护罩已经被沙傲云打开,一层透明的能量光罩将寒风全部隔绝在外面,王落辰已然不再被那寒风侵袭。

    原本在这种情况下,他只需要活动活动手脚,身体就会慢慢暖和起来,完全没必要再借助别人的身体取暖的。

    可前面那具美丽躯体上的香气阵阵袭来,对王落辰产生了致命的诱惑。他又想着自己反正已经得到了沙傲云的邀请,便放下了心中的恐惧,不计后果地伸出手臂揽住了沙傲云的细腰,将前胸贴上了她的后背。

    一贴上去,王落辰便是感到,她的身上果然既温暖又柔软,一点儿也不像自己,被寒风吹得冰冷僵硬。

    这温暖和香气立刻让情窦初开的他深深陶醉。完全忘记了他所依偎的这个漂亮师姐,其战力多么恐怕,其手段又是多么的狠辣,如果惹得她不高兴了,后果又会有多么的惨烈。

    不过,那样的后果应该是不会来的。因为当他抱住她的柳腰,贴上她的后背之际,沙傲云完全没有一点儿不悦的意思,甚至还用手拉了拉两条胳膊,让他贴自己更近一些。

    这亲昵的行为,令这懵懂少年神智有些迷乱,不禁浑身酥麻,口中喃喃问道:“师姐,你身上真的好暖和啊。可为什么会这么暖和呢?难道你都不怕那些寒风吗?”

    “哈哈,傻小子,师姐不是跟你说了吗?师姐身上加持了元气,它们在我的身体表面形成一层气膜儿,那些寒风根本就透不进来的。所以,我身上才这么暖和啊。怎么样?你现在不冷了吧?”

    经她这么一说,王落辰变得清醒了一些,仔细去感受了一下她的身体。果然觉出到在自己和她的肌肤之间,似乎有一层薄薄的隔膜,使得自己虽然无限贴近,却并没有真正触碰到她的身体。

    这还真是有意思,他立刻对这门功夫大感神奇,来了兴趣,笑嘻嘻地说道:“师姐,别你身上的热气一暖,我就不冷了。没想到世上竟还有这样的功夫,真的好神奇啊。师姐,你能教教我吗?”

    “好啊,这功夫是很简单的入门功夫,就是所谓的散气布体。咱们五极门可以说人人都会,教给你也没什么的。”对于他的请求,沙傲云答应的很痛快,不过答应了之后,她接着又说道“只是师弟啊,你的气海中现在全无半点元气存量,你又用什么遍布全身,形成气膜呢?所以,这门功夫即便你学了也没用的。”

    “师姐,现在没用,将来可以用啊。你不会也觉得我这身体真的就无药可救了吧?好师姐,求求你,就教给我吧。”

    王落辰明知道她把自己当小孩子看待,此时为学到这种非常实用的功夫,便也是玩儿心顿起,耍起了小孩子的手段,装可怜,求告。

    这些手段他并不陌生,在家跟着父母生活了十几年,身为独子的他,可是最会从大人那里要好处的。

    果然,他以小孩子的口吻一求她,沙傲云心里立刻泛起一种母性的力量,让她觉得自己这位小师弟非常值得她疼爱,她不能那么狠心,拒绝他的请求。就笑着说:“好好好,你这小鬼头,还真是会磨人,那姐姐我今天就把这功夫教给你吧。只是,若以后你真跟着卓师叔修习,你可别说是我教的啊。要知道,即便是一种粗浅的功夫,我这样越俎代庖,也是会忍你的师父不高兴的。这是规矩,知道了吧。”

    王落辰这才知道,原来,她刚才不肯教他,还有这一层原因在里面。

    他马上十分机灵地说道:“师姐,这里就只有咱们两个,你尽管教我就是。放心,既然江湖里有这种规矩,师弟我才不会傻到跟别人说这功夫是你教我的呢。”

    “这倒也是,是师姐我多虑了。那好,师姐这就把这门功夫教给你。你听着啊。”自嘲了一下,沙傲云便将这门功夫的要诀跟王落辰说了一遍,并指点了他许多运气时所需的经验和法门。

    王落辰正值少年,正是人生中记忆力最好的时候,她只说了一遍,他便记住了。喜欢的沙傲云直夸他聪明。

    对此,王落辰自然是毫不谦虚地又自吹自擂了一番,将他从幼儿园到初中所取得的所有成绩都跟沙傲云夸张地讲了一通,便在她的指导下开始尝试着修习这门功夫。

    “一气入体欲生根,铸意为犁勤开垦。先从经络通一径,再将精元做根本……”

    口诀在心中念起,王落辰便开始凝神静气,以意为引,将天地间一股先天元气导入自己的丹田让其在其中慢慢沉淀,缓缓积聚,以为自己在身体表层形成气膜做准备。

    随着被引入丹田的元气越来越多,那些积聚起来的元气达到了一定浓度,渐渐变得浓稠起来,变成有点儿类似于液体样儿的东西。王落辰知道,根据功法的要求,只要这些液体样儿的元气再多一些,他就可以将它们引导进自己的经脉,朝体表散布了。

    但就在此时,王落辰突然觉得,自己脑袋中的那片海又是有了动静。

    有风悄然自海面上出现,只刹那间,也不知为何,柔和的清风即变成狂暴的飓风,飓风中心因旋转产生无穷的引力,将海水大量的席卷而起,形成一条通体透明的水龙。

    跟原来一样,水龙一出现,就向着大海之上的高空腾飞,越来越高,最终来到虚空,化成无数雨点投入虚空中那亿万个孔洞。

    水龙消失的瞬间,王落辰的丹田里的那些元气中就产生一个旋涡,将他丹田中的元气尽数搅动。

    由脑袋里那片海洋上面有风产生,到王落辰丹田中形成气旋,说起来好像是有一大段漫长的时间过去了似的。其实却不然,这一过程实际上非常的短暂,短暂到连半秒钟都没有。

    若非是王落辰自己,别人根本就无法察觉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的体内已经发生了这么多变化。

    而且,王落辰还能够清晰地觉出,这一过程虽然是由沙傲云所传授给他的口诀引起的,但却并非是受这口诀的控制才产生的,而是纯粹由他自身脑海中的某种机制所导致和操纵的。

    换句话说,也就是他身体中的这种变化并非沙傲云所授功法中应有的内容,而只是基于在这门功法而另外产生的东西。

    不知道这样子会不会让自己修炼的这种功夫出现偏差啊?

    感觉出自己身体中所出现的变化跟沙傲云跟自己讲述的练功经验有所不同,王落辰有些担心。

    但此时担心已经是晚了,因为他发现,丹田中的那股旋涡一产生,便是不再受他的控制,自己在那儿旋转了起来。

    而且,随着它的旋转速度越来越快,经由他的肺部和经脉进入丹田中的元气,速度越来越快,体量越来越多,那元气地进入渐渐的竟有了一丝疯狂之意。

    那些元气疯狂涌入丹田的结果,便是他丹田中的那个旋涡变得越是庞大。

    并且,不知怎么的,在它的转动间,隐隐地还夹杂了一丝雷声。那雷声响了一会儿,一条闪电从旋涡中钻出,将他的丹田里的空间刹那间照亮。

    随着这条闪电的出现,接着便是第二条,第三条……

    无数条闪电在那气旋中产生,爆开,令王落辰心里感到一丝恐惧,也令他的小腹觉得无比的滚烫和鼓胀。

    他有些慌了,便睁开眼睛,向沙傲云求助。

    “师姐,你快看看,我是不是练功练出毛病了,怎么我的肚子会这么热,这么胀?”

    他的话立刻引起沙傲云的回应,她马上在青云兽上将身体转了过来,和王落辰面对面而坐。

    衣袂飘动,香风轻拂,一只玉手在王落辰神情恍惚间,便已经按在了他的小腹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