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师伯果然是五极门第一聪慧之人,师侄佩服佩服。”

    就在卓不群话刚出口,一个女子的声音从天空飘落。紧接着,一头肋生双翼的青色豹形怪兽也是带着呼呼风声落在众人面前。

    衣袂飘飘,香风徐徐,双手轻轻一按金鞍座,怪兽背上那名美到极致的女子如天宫仙子一般,降落到了地上。

    她一落地,就马上朝卓不群行礼,并朝墨可他们也是抱了抱拳。

    见她去而复返,已经知道她身份的王落辰他们三个,赶忙回礼。

    卓不群则轻轻捋了一下自己长长的胡须,玩笑道:“云丫头,你也是越学越顽皮了,竟然也来取笑师伯。若论聪慧,别人我不知道,你和世明可是比师伯聪明百倍,在你们这些小辈面前,师伯可不敢厚着脸皮占据第一这个名头。”

    他这句话令毕世明和沙傲云赶紧再次行礼,连说不敢。

    他们可是知道自己面前这人的战力之恐怖,可不是他们能够比的,哪能因为他的一句称赞,就自认不凡呢?因此说过不敢之后,他们也是对这位卓师叔大拍了一通马屁。

    “哈哈,咱们爷儿几个也不用互相吹捧了,云丫头,你不是去见水长老了,怎么又回来了?”

    见了他们那有些惶恐的样子,又听了他们对自己的盛赞,卓不群十分爽朗地哈哈一笑,不再说有关谁第一聪慧的话题,转而问起沙傲云的来意。

    “师伯,水长老我已经见过。也没别的事儿,无非是将金长老的意思也向他说明一下,也省得他责怪师侄在向王师弟传话之前没有先向他禀报。至于为什么又回来了。是师侄想起这这里距离金长老那儿有些远,而这云车的速度有点慢,怕王师弟去得慢了,金长老会等焦急了,所以才特意过来用我这青云兽驮他的。”沙傲云态度恭谨的回答。

    看她这副样子,恐怕任谁也想不到,这眼前的女子就是那战力卓绝,杀人如麻的沙千绝的。

    卓不群闻言点了点头,赞道:“嗯,不错,你这孩子心思倒是细腻。好吧,就让你王师弟随你去吧,我们呢,则直接去化龙池等他。只是,他见过金长老之后,还请你把他给送到那儿去好吗?”

    “师伯客气了,何须用请?同门相助,又是举手之劳,这还不是师侄应该做的?”

    沙傲云自然明白卓不群对自己客气,并非因为自己如今身份尊贵的缘故,而是为了他的徒弟王落辰,否则以他的傲气,是绝不会这样说话的。因此,她自然也是不敢倨傲了,话语间依旧是充满了恭谨。

    “好,你这话,我喜欢。那我也不讲那些客套话了,落辰就交给你了。”卓不群见她对自己态度极好,心中高兴,又称赞了她一句,便对王落辰说:“落辰,既然你沙师姐一片盛情,那你就赶快跟她走吧。”

    王落辰看了一眼吴梦雪他们,又看了看那如一朵青云一般的豹形怪兽,向卓不群行了个礼,就跟着沙傲云上了青云兽。

    “师兄……”

    吴梦雪见王落辰要跟那什么沙师姐一起走,心里有点不放心,就想说些什么来提醒他。可她话还没说出口,那青云兽已经在沙傲云的驾驭之下,快如闪电般冲天而起,飞上云端,离他们远去了。

    它怪兽速度真是太快了,再加上此时又是夜晚,吴梦雪只片刻犹豫,那青云兽就不见了踪影。

    留在这山崖处的,只有王落辰被青云兽的速度所吓出的一声尖叫。

    “妈呀,吓死我了……”

    那声音里透着深深的惊恐。

    看来,头一次坐这么怪又这么快的飞兽,他真是被吓着了。

    “活该!谁叫你这么没义气,说跟她走就跟她走的。”听到王落辰的尖叫,吴梦雪对这他消失的方向,幸灾乐祸的笑着喊了一句。

    随后,她便跟着卓不群他们一块儿上了云车。

    云车挺大的,跟尘世中一辆大巴车差不多,里面除了一名充当驾驶员的弟子,没有别人,显得空荡荡的。

    这种情况下,他们几个人坐进去,自然是毫无拥挤的可能了。

    而且因为座位充足,他们上车后,每人都是屁股底下坐一个,再将腿脚搭到另外两三个座位上,乘坐姿势非常的随意。

    片刻之后,云车上笼罩上一层红芒。他们,就以这种很舒服的姿势乘坐着这云车,离开了神斧峰。

    云车在空中飞行,发出轻微地嗡嗡声。吴梦雪托着香腮,靠在窗户旁边,透过水晶窗,望向如同一条巨龙一样盘亘在远方的化极峰,以及在它与神斧峰之间分布着的那些连绵不绝的低矮山峦和山谷盆地。

    看她那副聚精会神的模样儿,好像是在欣赏风景。不过,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于这静静地凝望中,她的心思,早已不在这云车里,也不在那风景里,而是飞往那名令最爱惹她生气的少年身上了。

    现在,他可是除了她秦师兄和墨师兄之外,最亲近的人了,她可不想他出任何事。甚至,她有一种感觉,如果可能的话,她愿意去替他承担一切风险。

    只是,她也明白,在这江湖圣境中,在这五极门里,她却是那样弱小的一个存在,根本无法为他做到更多。

    因而,在此刻,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爸,妈,你们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师兄逢凶化吉,平安度过此劫啊。”

    或许是感觉到了师妹的担心,王落辰骑在青云兽上面,猛然低下头,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这个喷嚏打得实在有些气势惊人,以至于唾沫星子飞溅,将他前面刚认识的那位师姐的衣衫给弄湿了一片。

    “喂,师弟,你好恶心啊,打喷嚏也不说挡一下。把人家衣服都弄湿了。”

    谁也想不到在这极速飞行的青云兽背上,顶着这么大风,王落辰还能打出这么响亮的喷嚏,而且这喷嚏所喷出的唾沫星子还能逆风喷到前面的人身上,所以不幸中招的沙傲云有些懊恼。

    “师,师姐,这不怪我。这,这,这风太冷了。”

    王落辰在她背后紧紧抓住青云兽上的金鞍座,哆哆嗦嗦地说。

    这青云兽飞得似乎比飞机还快,因而,它背上的风简直就是非人力所能承受。

    若不是有沙傲云的身体在前面替他抵挡,他又知道如果自己一松手就会掉下去摔死,故而死命抓住了青云兽的金鞍座,王落辰觉得,自己早就从青云兽上跳下去了。

    而且,尽管没掉下去,可那风所带来的寒意,却也是让他觉得难以承受了。

    “哎呀,师弟,不好意思,师姐倒是一时糊涂了,忘了你根本就是个‘白板’,也就是个不会任何武功的新人了。对不起啊。我这就为你开启防护罩。如果你还觉得冷,你可以靠近师姐一点的,师姐身上加持了元气,很暖和的。”

    沙傲云平时骑青云兽是从来都不开防护罩的,因为青云兽快速飞行时所带起的气流,正好可以帮助她淬炼身体,那寒风对她没有害处,反而是有益。

    这已经成为她的习惯,因此即使今天青云兽上多载了一个人,她也没想起开防护罩这回事儿来。

    现在被王落辰一提醒,她心中也是立刻觉得很不好意思,马上跟他道歉,并把防护罩打开了。甚至,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她还很大方地表示自己的这位师弟可以靠在自己的身上取暖,免得他真给冻坏了。

    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这句话却是给王落辰造成了困扰。

    或许因为她比王落辰大几岁,又较早地踏入江湖,经历过很多事情,心智比起一般年轻人更为成熟。故而以她的角度看来,满身稚气的王落辰根本就还是个孩子。对于让他靠在自己身体上这事儿,她说的很自然,根本就没有任何男女有别之类的顾虑。

    只是,似她这等落落大方,心无挂碍,王落辰却做不到。

    已经知道男女之事的他,听到自己这位漂亮到让男人哈喇子直流的师姐居然主动让自己靠在她身上取暖,顿时心里一阵小鹿乱撞,气血浮躁。

    说实在的,听到她的话,身体冰冷的他恨不得马上靠上去,取取暖,且亲近一下美女的香泽。

    但就在这想法产生的同时,他转念又想到了这美女的身份,想起她那名头的由来,他的心里又不禁生出一丝胆怯。

    靠上去?

    还是不靠上去?

    受到她邀请的那一瞬间,他的心里充满了矛盾。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