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气,王落辰却不气,因为他明白自己师妹这气并非真的气,而是关心,对他的关心。

    故而,面对吴梦雪的大吼大叫,他依旧笑嘻嘻地应对,没有半分不悦。

    “师妹,我明白你对师兄我的心意,可是师妹,常言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老祖都已经说了,我想要入门就必须先要从那化龙池里泡一泡才行,那即便化龙池再危险,我也得去啊?”他拍了拍吴梦雪的脑袋说道。

    被他拍了脑袋,吴梦雪的脸上露出厌恶的神情,用手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干嘛啊?我警告你,少对我动手动脚的。更不要在我面前摆师兄的架子,随便当人家是小孩子,乱拍人家的头。”

    王落辰刚才那个动作,的确是长辈或兄长对自己的子侄和弟妹常做的动作,吴梦雪感觉出这其中的蕴藏的意味,顿时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她可是因生月上比王落辰小几个月,才叫他师兄的,论起学艺先后来,比他要早得多,按说他该叫自己师姐才对。如今因为叫了他几声师兄便要被他当小孩子一样对待,她可是万万不答应的。

    没想到自己因为感动于她对自己的关心,仅仅拍了她的头一下,她就那么大反应,王落辰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搞不清师妹这又是哪根筋不对了。

    于是赶紧说:“师妹,误会啊,我并没有把你当小孩子看待啊?我拍一你头一下,只是表达对你关心我的感谢而已,不过,既然你不能接受这种感谢方式,那算了,以后我不拍了。这下,行了吧?”

    “你这是什么感谢方式啊?真是胡扯。算啦,不跟你计较这些了。咱们说正事儿。”

    吴梦雪才不信王落辰的鬼话呢,只是这时候她的心思还是放在他入化龙池这件事上,根本没心情跟他计较罢了。

    她嗔怪了他一句,接着说道:“师兄,就在你和墨师兄秦师兄在这儿扯闲篇儿的时候,我已经跟毕师兄打听清楚了。据他说,你要进的那化龙池,里面的池水非常诡异,可以让在里面泡过的人产生变异,只是这变异的结果却常常又因人而异,有好也有坏,谁也说不准。”

    “如果是往好的方向变,那人的身体很可能会变成某种灵体,而且还是肉体非常强硬的那种;反之,如果是往坏的方向变,那人的身体也可能变成怪物或直接成为一滩血水死掉。师兄,你看这玩意儿多危险啊。依我看,要不还是算了吧。就按咱们原来说好的,不让入门拉倒,咱们一块儿回去吧,我可不想你出事。”

    “就是,师弟,我同意师妹的想法,我也不想你出事儿。”秦俊彦也在一旁帮腔说。

    “不行,师兄,师妹,化龙池我必须得去。这不光是因为我不想让你们俩这么好的体质因为我而白白浪费掉,还因为我要变强。你们别忘了,我可是还要替师父师母,我爸妈,还有我自己报仇呢。”

    身上担负着这么多的仇恨,王落辰怎么可能因为自己师妹的几句劝说就放弃呢?

    话说到这份儿上,吴梦雪和秦俊彦也是一阵沉默。

    王落辰说的对,他们的确是不能说走就走。

    别说自己父母的仇她必须得报,就是父母的遗命她也不能不去完成。帮助师兄变强,帮助他成为父亲所希望的那个天命之人,是她这个做女儿的必须尽的孝道。

    见大家沉默了,一旁的墨可猜想或许是因为王落辰又提到了师叔的仇,令他们难过了,心里有些不忍,便劝说道:“师妹,师弟,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化龙池虽然凶险,但也是一块福地,曾经造就了不少咱们五极门的强者。另外,刚才沙傲云不是也过来传话了吗?我看,金长老要见落辰,或许就跟这化龙池有关。或者,他会跟水长老的意见不一致也说不定呢。”

    “什么?师兄的意思是说,金长老有可能会不让我王师兄进化龙池,真的吗?要是那样可就太好了。”墨可的推测一讲出来,吴梦雪脸上立刻露出一丝激动,抓住墨可的胳膊晃了起来。

    “师妹,你激动什么啊。师兄只是说可能。是可能,你明白吗?不一定就真的会像他说的那样。”

    王落辰见吴梦雪那激动的样子,怕她现在希望越大,将来失望也越大,不由地先给她泼了盆凉水。

    “砰”

    “你,你这家伙就不会说句吉利话。真是可恶。哼!”吴梦雪正高兴,突然被王落辰给打击了,气得她照他胸口给了他一拳。

    “哎呦,师妹,我看我就算不死在化龙池,早晚也得被你打死。”王落辰握住胸口哀嚎道。

    “切,你总算说了句吉利话。哈哈,被我打死总归没有便宜外人,还能让我出出气,这也算废物利用吧。”还在为他刚才的话生气,吴梦雪又趁机上前在他的后背上拍了一掌,没好气地说道。

    “你,你好狠心啊。”

    前胸后背都受到攻击,王落辰一手捂着前胸,一手背过去揉着后背,望着吴梦雪故作伤心的说道。

    两人在这时候还有心情嬉闹,让墨可和秦俊彦也是无话可说。他们看着自己的师弟师妹,只得摇头苦笑。

    而与他们不同,毕世明将他们两人的嬉闹看在眼里,脸上却露出了一丝不快。只是夜色正浓,众人只顾看吴梦雪和王落辰两个孩子气的家伙拌嘴打闹,却是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脸色。

    就在这时,红点儿越来越近,连它飞速前行时所带起的呜呜风声也已经清晰可闻了。

    因怕他们感到拘束,一直没有跟他们会合的卓不群便在这时从远处走了过来,笑着“咳嗽”了一声,将王落辰他们俩的嬉闹给打断了。

    王落辰和吴梦雪知道他有话要讲,赶紧随着墨可他们一本正经地站到他身边,郑重行礼:“师伯,您来啦。”

    “你们两个孩子还真是可爱,唉,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啊。”卓不群充满怜爱地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为他们的少年心性儿感叹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道:“落辰啊,金长老叫你过去,你不必紧张,只管从容应对。”

    “还有,我刚才在一边暗自揣度了一下,觉得金长老此次叫你去,不大可能是推翻水长老的决定,因为那样于水长老面上可是不好看。不过,即便如此,你也不用担心。他虽然不会推翻水长老的决定,但他老人家很有可能会在你进化龙池前替你做一些防护措施。否则,他应该没有必要叫你亲自去他那儿一趟。”

    一语点醒梦中人,卓不群的话让墨可心中一喜,说道;“对啊,师叔,还是您考虑的周到。我刚才怎么就没想到呢?金长老的‘不堕金身’术可是咱们五极门最强的护体术,如您所说,他该不会是真想恩赐王师弟一场造化吧?”

    “或许吧,金长老作为五位老祖之首,又是咱们这一系的直系师祖,最是关爱小辈,希望他这次真能像我所想的那样,帮落辰一把吧。”卓不群看着天空中已经减速降落的云车,面带希冀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