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这种不高兴,何道奎老先生好像因为耳聋眼花完全没注意到。

    他向水长老拱了拱手说:“水长老,我的老祖宗啊,原来你只是出来逛逛,遛遛弯儿啊,我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呢。怎么?卓不群这混小子和罗不争这笨家伙打架了?没事儿,小孩子嘛,就是爱打打闹闹的,您这做长辈的不用跟他们生闲气,也不用管他们。他们的事儿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好了。”

    听他把卓不群和罗不争这两位须发花白的长辈叫做小孩子,王落辰他们这些年轻人都忍不住想笑。但看看现场这阵势,他们又不敢笑,只好低下头,在心里偷着乐。

    那水长老也是被他这糊里糊涂的话给弄得哭笑不得。

    他不明白自己这位徒孙怎么就这么不堪,才一百多岁的人就老成了这样儿不说,脑筋还有些问题。

    若不是看着他在术数方面还有些用处,他们几个老祖早就把他像其他那些老而无用的家伙一样,给关进尊老院的小黑屋里让他颐(自)养(生)天(自)年(灭)去了。

    现在听他在这里跟自己瞎搅和,他拍着何道奎背上的罗锅,没好气儿地说:“行啦,这也没你什么事儿,你别在这儿跟着瞎掺和了,还是回去睡觉吧。你看看你这身体,怎么这么不济事?再不好生调养,就要用头拱着地走路了。”

    “哦,谢谢老祖关心,我这就走。不过啊,我来也不是没什么事儿的。我来是因为我刚刚又算了一卦,得到了上天的重要启示,想要跟您汇报一下。老祖啊,我推算出武星就要降临了,而且此人是解救人类劫难的关键人物。”

    何道奎笑着对水长老表示了关心,并恭恭敬敬地向水长老禀报了他的最新推算结果。

    “什么?武星就要降临了?你说的是真的?你要知道,自从咱们祖师爷元化极仙逝之后,咱们圣境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武星了。若你这推算准确,那在当前咱们面临外星人威胁的形势下,可是咱们圣境的一大幸事。快说,关于武星,你的推断中还有什么重要信息没有?”水长老听了这个结果,非常震惊,连连追问道。

    “有,当然有。从卦上看,是有客远来之象,就是说这人应该是从圣境外面来的人。而且那远来之客笼罩一片星芒之中,很可能是说这人与星辰有关。以我之见,这人的籍贯,居所或名字等相关事物中,必定带有“星”“光”“辰”“宿”之类与星辰相关的字眼儿。”何道奎神情凝重地回答。

    “哎,师父,你这种说法倒是跟王落辰这孩子有些相符了。他来之前,我薛师弟已经为其推算过,也认定这孩子是解决此次人类劫难的天命之人,而且他的名字里正带着一个‘辰’字。师父,你说,他会不会就是你说的那个能成为武星的人呢?”

    卓不群听自己师父说完,心中灵机一动,马上想到师父的说法是可以为自己所利用的东西,顺嘴儿就将他的推算,跟自己相中的徒弟王落辰联系了起来。

    “是啊,师祖,不仅如此,而且王师弟的家就在一个叫武星小区的地方,当时徒孙听到这个名字,就已经感觉王师弟跟武星或许有些关联了。”

    卓不群刚说完,墨可也是不顾身份,跟着说出了为自己师弟加分的话。

    “墨可,你太放肆了,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见墨可也为王落辰添油加醋,罗不争心中不悦,立刻呵斥道。

    “笃笃”

    他话音刚落,何道奎见罗不争耍威风,用自己的拐棍在地面上敲了敲批评道:“不争啊,你小子动不动就摆出副臭架子出来干嘛?对小辈就不能多点儿爱护?墨可跟着你吴师妹在外面经营密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且他又对这王姓小子的情况比咱们了解,说几句话也是合适的嘛。”

    “可,师父……”罗不争还想说点儿什么,却见水长老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住口,只好把嘴巴闭上了。

    然后,就听水长老说:“你们也不用急着把王落辰往武星上面扯。毕竟,就目前情况来看,他这体质,可是半点儿武星的影子也看不到啊。依照我的意见,别管他到底是不是武星,这改变体质都是必须要先做的事情。还是照我原来说的,让他进化龙池吧。”

    “可水长老,如果他要真是武星之才,就这么在化龙池死了的话,那我们岂不是酿成大错了吗?”

    卓不群见弄了半天,说来说去,水长老还是坚持让王落辰进化龙池,有些急了。

    “卓不群,有你这么跟门中长老说话的吗?你这种言辞,我完全可以治你大不敬之罪。”

    卓不群一着急,说话的语气当然就带上了几分火气,很像是训斥水长老,罗不争马上抓住这一点给他上纲上线。

    “行啦,小罗,你跟你师弟有仇啊?怎么动不动就想治你师弟的罪?我跟你说,小孩子之间一定要和睦相处,不要成天喊打喊杀的,也不要动不动就门规律法的,你们俩之间是亲兄弟一样的关系,可不能不顾及兄弟情义,否则师父我可是会不高兴的哟。我一不高兴,可是会像你小时候一样,打你屁屁的,知道不?”

    罗不争刚给自己师弟扣了顶大帽子,他师父何道奎就不乐意了,他用自己的拐棍在罗不争的屁股上快速地打了两下,笑着教训了他几句。

    “哎呦,师父,你,你怎么当着这么多人打我。真是,你老糊涂啦?”

    他的拐棍儿打在屁股上并不疼,但罗不争脸面上却挂不住了,气得跟什么似的朝何道奎吼了两声。

    “我老糊涂了,可也知道你和你师弟们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知道你就是再大我也打得。怎么,你个小兔崽子,叫得这么大声,是师父打疼你了,还是说你现在做了掌门,师父打不得你了啊?”

    说着,何道奎举起拐棍又要打他,却被水长老给喝止了:“好啦,道奎,该说的话你也讲完了,要没什么事儿,你别在这儿瞎闹腾了,回去歇着去吧。至于武星究竟是谁,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确定下来的。罗不争,你也别在这儿呆着了,快些扶你师父回去。”

    罗不争见水长老这么说,便收起怒容,乖乖地走到何道奎旁边,扶起他的胳膊,准备将他送回尊老院去。

    何道奎看了看他,笑呵呵地说:“你这小子,倒也知道孝顺。好,咱们走吧。唉,老了,老了,走路都要人扶了还不死,活得真是累啊。”

    说完,朝水长老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就和罗不争一块儿离开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