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牛的人物,好强大的战力。

    王落辰眼热地看着卓不群,想着自己马上就要成为他的弟子,仿佛一下就看到了自己无比光明的前途。

    他觉得,自己跟着这么厉害的师父学习,也许永不了多久,一指震退掌门的就是自己了,他的眼中岂能不炙热?

    就在他望着自己未来的师父,心中浮想联翩之时,他师父跟那位掌门的战斗还在继续。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被自己的师弟一招击退,自己的脸面何在?

    罗不争岂能因自己败了一招儿就跟卓不群罢休?

    所以,他被卓不群震退后,刚一稳住身形,马上就深吸一口气将体内的寒气逼出,接着便大喝一声,再次攻了上来。

    “啊,是元力!”

    他一出手,立刻引起众人的一声惊呼。

    王落辰也是看出,他这次出手与上次不同,他的拳脚间隐隐透出了黄色的光芒。那光芒并不璀璨,但却隐隐透出一丝凌厉,还有致命的危险气息。

    “怎么,掌门师兄怒了啊?居然连自己的土之力都给催动了。好啊,这样倒是痛快。哈哈。”

    卓不群哈哈一笑,也是深吸一口气,浑身释放出比罗不争那土黄色显得耀眼的蓝色光芒,跟他战到一处。

    众人的惊呼和卓不群的取笑,其实都是因为同一个理由。

    那是因为,一般来讲,五极门同门之间较量,只使用身体肌肉的力量和元气,不使用由元气凝聚出的五行之力。

    这样做的原因,首先是因为同门之间较量不过是切磋技艺,共同进步,没必要全力相拼。

    其次便是五行之力属于元力,属于宇宙本源的力量,破坏力极强,在对战中释放出来,一个不好非常容易伤到对方。

    一旦出现伤亡,这便违背了同门切磋技艺的本意,伤了彼此间的和气。所以,在同门较量中不使用五行之力,是五极门中的一种惯例。

    但现在罗不争被卓不群给激怒了,就顾不得这许多了,拳脚之上全都倾注了土之力,让现场的气氛一下紧张了起来。

    “大家快往后退,千万不要被他们的元力给伤到,否则很危险,也很麻烦。”厉不同见二人使出五行之力,赶紧招呼现场的人躲得远远的。

    大家也不是傻瓜,早已看出罗不争拳脚中的那些黄色光芒,知道他使出了极具杀伤力的元力,离他近了没好处。

    是以厉不同的话一出口,大家都飞快地退向了一边。

    等大家远远地站定再去看时,他们刚才所处的那个位置,桌椅板凳早已变成粉末,就连大殿的玉石地面也是被他们交手时所激发的光芒给销蚀掉了一层。

    这恐怖的场面,让王落辰他们三个没有在现场见过元力之威的人(上次见到吴绮梦自爆离得较远),心中顿时充满了惊骇。

    天哪,这种力量也太威猛了吧,如果打到自己身上,自己还不当场变成碎末?

    “够了,都给我住手,越来越不像话了。”

    就在三人心中惊骇不已,对战的两人打斗不休的时候,一道极为威严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将殿中的人双耳震得嗡嗡作响。

    卓不群和罗不争亦在这声音响起之时迅速分开,朝着殿中一片光影闪动之处深施一礼,齐齐说道:“参见水长老。”

    随着他们两人这一拜,王落辰他们这边所有的人也是连忙跑到那片光影近前,一块儿躬身行礼,参见那从光影中走出的面目清秀的素袍青年。

    这就是老祖?怎么这么年轻?

    王落辰他们三人对视一眼,怎么也不相信眼前这位长老,居然就是大家背后尊称的老祖。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难道老祖们都是长生不老的人物,或逆生长的怪物吗?

    他们心里充满了无穷无尽的疑惑。

    “哼,你们眼里还有我?还有师门吗?真是可笑,一个堂堂五极门的掌门,一个战力绝顶的武者,居然在这里当着众多小辈的面儿大打出手。这像话吗?”

    那身着素色长袍,满头乌发的年轻人大声训斥着头发花白的两位老者,而两位老者却恭恭敬敬地不敢多发一言,这场景怎么看怎么令人觉得怪异。

    “怎么都不说话了?厉不同,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见自己的问话他们二人都不回应,那青年老祖转而向厉不同问道。

    “回水长老,是这样的,事情都因这名叫王落辰的少年而起。”

    厉不同听老祖问到了自己,便指着王落辰,恭恭敬敬地将招考殿里发生的事情给详细讲述了一遍。

    “哦,竟是这样。好,那叫王落辰的孩子,你且过来,让我仔细瞧瞧。”

    听了厉不同的讲述,青年老祖脸上也是露出了惊奇的神色。随即,他便朝王落辰招了招手,让他过去。

    王落辰心里忐忑不安地往前走了两步,躬身行了个礼道:“弟子王落辰参见水长老,不知您叫我有什么吩咐?”

    “哈哈,没有什么吩咐,只是看看能不能送你一场造化。”那青年往前一步,一下抓住王落辰的手腕,笑着说道。

    就在他抓住自己的手腕时,王落辰便感到一股寒流从那人手掌里透出,直接经过他胳膊上的经脉侵入他的丹田之中。

    他心里一阵惊慌,不知他要干什么,是不是会伤害到自己,就赶忙用力抽回自己的手臂,想要摆脱他的控制。

    可是,他却发现自己这样做根本就是徒劳的,那人的手好像跟自己的手长到了一块儿一样,根本就无法分开,也抽不回来。

    “别动,马上就好。”青年老祖紧紧握住他的手腕说道。

    便在他说这话时,王落辰感觉他侵入自己丹田中的那一股寒气在那里旋转了起来,将他的丹田给弄得一阵剧痛。

    汗水,瞬时从他的全身流了出来。

    “唉,果然是块废材。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可以进化龙池试试。”老祖叹了口气,面色凝重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松开了王落辰的手腕。

    他的手一松开,王落辰丹田里的那股寒气就消失了,剧痛也随之止住。

    “你可愿意去化龙池试试?”那老祖负手而立,态度和蔼地问。

    “化龙池?水长老,那可是大凶之地,他这小小年纪又没有任何修为,如果进去会不会不堪忍受化龙之痛,疯掉或死掉啊?不行,不行,那太危险了。”

    王落辰还没明白那老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在一旁的卓不群却是神情紧张地抢先表示了反对之意。谁都听得出来,他这么说是怕王落辰不明就里,胡乱答应老祖啊。

    “哼!修炼一途本就是极凶险之事,他这体质,五行皆有,五行皆缺,本身就是一个死局,一块废材。如果不想办法将他这种死局打破,让他这块废材再勃发出生机,那他怎么能够修习本门气功?不能修习本门气功,他又凭什么加入我五极门?好,既然你不愿意他去化龙池中冒险,那我问你,卓不群,你可有比我这主意更好的办法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