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世明所表现出的年轻弟子应有的谦恭态度,让卓不群很满意。(书屋 shu05.com)冲他点头笑了笑,他的眼睛又望向了王落辰他们三个。

    见他眼神扫来,王落辰他们及墨可赶紧过来向他道谢:“谢谢卓师伯。”

    “咦,你这孩子,他们叫师伯可以,你怎么还叫师伯,你该叫我师父啊。”卓不群笑着站起来,用手轻轻拍了一下王落辰的脑袋佯嗔道。

    “叫师父?可是,我已经拜了梦雪师妹的爸爸当老师,哦,也就是圣境里所说的师父了,再叫您师父合适吗?”

    王落辰不是不想叫卓不群师父,而是他对薛步尘怀有歉疚之心,让他不能那么做。

    他觉得薛步尘因他而死,他不能报答他什么,最起码应该为他保留自己这个薛步尘弟子的身份吧。

    “嗯,也对。人虽走,茶却不能凉。你这孩子倒是好品性。好吧,落辰,为师并不在乎称呼名分什么的,只要你肯跟着我学习,叫师伯就叫师伯吧。现在,为师为你做主,你就先和他们两个跟着你毕师兄去办理入门的事宜去吧。随后再到我的玄冰阁去找我,我给你们安排住处。”

    卓不群态度和蔼地称赞了王落辰一句,便对他的事情做出了安排。

    “是,师伯。”王落辰非常感激地再次向他行礼,然后就准备跟着毕世明离去。

    但就在他们五人刚刚举步离开时,一个人影却是无声无息地挡在了他们身前,蛮横地说道:“全都不准走。哼!卓不群,你真是胡闹,老祖们定下的规矩岂是你可以随意改的?毕世明,你先带这几人退下,我跟你师叔师伯们有话说。”

    “掌门师伯,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王师弟这点小事儿也值得您老人家来过问吗?”

    墨可满心欢喜地随着王落辰他们三个出去,以为自己的小师弟入门这事儿不会再有任何问题了。

    却不想半路上又杀出个程咬金,而且还是个很难缠的程咬金——他的师伯罗不争,五极门的现任掌门。

    因而,他不禁心中一阵焦急,向前迈出一步,很不客气地问了一句。

    “哼,墨可,我过不过问此事还轮不到你来操心吧?真是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我看在外面呆了这些年,你师父疏于管教之下,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是不是我……”

    他本来想说是不是我该出手教教你,却不想话刚说一半,就被卓不群给打断了。

    就听卓不群说:“罗师兄,你不在你的掌门大殿享福,跑这里来瞎溜达什么?莫不是最近又学了什么新武技,要和师弟我切磋切磋?不过,我现在要给我的好徒儿办理入门的事儿,没时间让你出糗,你还是先回去吧。”

    本来一听这位突然蹦出来拦住自己的老头儿是掌门,王落辰心里还咯噔了一下,以为自己入门这事儿又出问题了。

    谁知,听自己师伯卓不群那话里的意思,似乎这个掌门在五极门并没有多高的威望,他根本就不甩此人。王落辰的心里不由地又轻松了起来。

    “卓不群,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好歹也是你的掌门师兄吧。难道我说句话还没有你管用吗?”

    卓不群如此不给自己面子,还用那么不客气的语气跟自己说话,这位红光满面一脸富贵相的掌门生气了。

    “掌门?哼!没有我肖师兄和蔡师兄当年相让,你这个五极门的大师兄能当上掌门?再说了,咱们五极门的人谁不知,你这个掌门就是个摆设,相当于被皇太后垂帘听政的儿皇帝,真正当家的还是咱们五位老祖。行啦,师兄,你就是当傀儡的命,好好的回去做戏子吧,又何必非要来这儿摆出自己很有权威的样子给人看呢?况且你摆了也没什么用,又没有人服你,费那劲干嘛呀?”

    卓不群当真是什么话都敢说,这种本该藏着心里或上不得台面的话,他也不怕得罪人,直接就当着众人的面给说了出来。

    其实,这事儿也怪不得他。

    本来他就不服这本事不怎么样,架子却很大的罗不争,想找机会刺激一下他,偏偏他又来惹他,还摆出掌门的架子来干涉他收徒的事儿,他怎么能对他客气得了呢?

    “你,你,你,气死我了。卓不群,你眼里还有师门,还有门规,还有老祖,还有师尊吗?”罗不争气得吹胡子瞪眼地向卓不群质问。

    “有啊,这些人我心里都有。不过,就是唯独没有你。想让我眼睛里有你,打败了我再说。哈哈……”卓不群仰头狂笑,接着就摆出一个架势,向罗不争发起了挑战。

    罗不争当然知道在这圣境里,如果一个人对着另一个摆出架势,静静等待就是向那人发起挑战的意思。而被挑战者必须应战或者干脆告诉人家自己认输,否则那人就会被别人看不起。

    他可不想当着这么多师兄弟和小辈儿的面被人看不起,他气得跺了一下脚,咬着牙说道:“好好好,卓不群你今天真是反了天了,居然敢挑战掌门。那好,我就出手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礼数的混账东西。”

    “呼!”

    嘴里怒吼着,罗不争就朝着卓不群迅猛地打出了一片拳影。

    拳风起处,呼呼作响,大家立刻觉出,这大殿里的空气都有一种被他给打爆的迹象。

    然而,面对这种极强的攻势,一个饱含不屑的声音却是逆风响起,传进每个人的耳朵:“呵呵,轰天拳,倒是有几分威力。可惜,刚猛有余而变化不足,破绽百出。看我破之。”

    “寒冰成刃,戳烂你的拳头。”

    卓不群一边像指教小辈一样点评这罗不争的拳法,一边以指为剑,一招“寒冰成刃”向着罗不争的拳头戳去。

    罗不争见他剑指戳来,不禁指力威猛,那力道里还带着森森寒意,将自己的拳风都给凝滞,心里不免起了惧意,就想收拳变招儿,稍稍躲避。

    哪只他的拳头刚一出现回撤的意思,卓不群的那道剑指就如一条毒蛇一样缠了上来,让他无可摆脱,只得打消了变招儿的念头,将自己的拳头朝他的手指怼了上去。

    “嘭”

    拳指还没碰到一起,拳劲和指力就激烈地碰撞到了一起,发出如炸弹爆炸般的声响。

    “师兄,怎么样,我说你的轰天拳使得是威力有余而变化不足吧,你看,你想变招儿根本就没机会。”

    按说,双方交手,拳指撞击之际,正是需要双方全神贯注,倾尽全力之时,两人根本都不应该在这时候分神说话,免得造成自己的气力松懈,给对方以机会。

    可卓不群却似乎根本就无视这样的禁忌,手指极为随意地抵住罗不争的拳头,嘴里嘻嘻哈哈地说出几句令他气愤不已的冷嘲热讽来。

    “你……”

    “噗嗤”

    “噔噔噔……”

    罗不争被他的几句话给气得不轻,就想反击他几句。哪成想刚一张嘴,他就立刻感到了不妙。

    拳指相接处,一股冰寒之气如洪水猛兽一般闯入他的身体里,嘴吧一张,“噗嗤”一声,他便吐出一口寒气。

    泄了这一口气,他的身体立刻被对方手指上的大力给震动了一下。随之,在那股劲力的作用下,他就再也无法站稳脚跟,一连后退了十几步。

    只一招,卓不群仅仅只用一招就震退了掌门罗不争,他实力的强悍深深震撼了现场每个人。

    尤其是王落辰,他望向这位即将成为他授业恩师之人的眼神,立即变得无比炙热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