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的话语太过吸引人的注意,当他的话语在殿中响起时,大家都纷纷将目光投向了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殿门。

    在大殿那巨型吊灯亮如白昼的光明下,一位须发和衣带皆十分飘逸的蓝袍老者,缓步走进了大殿,并在众人的目光中,走近了对他或好奇、或敬畏、或讨厌、或期待的众人。

    在大殿中站定,眼睛扫过众人的脸庞后,那老者瘦削的脸颊上那一对炯炯有神的凤目,在众人的注视下释放出兴奋的光芒。

    他好像很享受这种被大家当做焦点的感觉,一手往身后一背,另一只手捋了捋自己飘逸的胡子,头颅高高昂起,整个人流露出一股孤高自傲的气质。

    “卓师叔,您老人家来了。”

    墨可认得来人正是才气和武功皆号称五极门“不”字辈儿最高的卓不群。

    深知他与自己的师父一向交好,又听他说出对王落辰十分有利的话,赶忙迎了上去,深施一礼。

    然后,他就准备将王落辰的事情再给他讲讲,让他老人家给王落辰再多说些好话,也好让他那位跟自己非常投缘的小师弟留下来。

    可是,还没等墨可开口,卓不群却是将手摆了摆,示意他退到一边儿,不用多说什么。接着,便转向厉不同,冷冷地哼了一声,那样子显得极为蔑视他的这位师弟。

    他刚才的话以及现在这一声轻哼,令厉不同万分尴尬,同时心中也是恼怒不已,立刻对着他大声说道:“卓师兄,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咱们师兄弟之间,有话就不能好好说?何必非要出一口就伤人呢?”

    见他语气里带着几分怒气和不悦,卓不群冷冷一笑,指着他的鼻子慢悠悠地问道:“怎么?你如今出息了,为兄说不得你了?想当初你初入师门,因资质愚笨,一个五极门入门招式‘五极起运’,你练了两百一十六遍都不像个样子,是谁指点你的?还有……”

    他这话刚一起头儿,好像唯恐卓不群当着这么多小辈讲出自己当年的更多糗事,厉不同连忙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中心中的不快,用极其恭敬地语气打断了他的话:“师兄,刚才我语气有些不对,请你原谅。你对师弟有什么教诲就说吧,又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干嘛?”

    众人都不是傻瓜,一见厉不同态度转变如此之快,当即就明白卓不群所揭的他的短儿,是真的。

    而且,还看出即便这厉不同有些气恼,但在卓不群面前却是根本没有半点脾气,换句话说就是,他根本惹不起他。

    对这种情形,现场的人有的无奈,有的解气,有的偷着发笑。

    王落辰他们三个心中则是马上重新燃起了希望。

    卓不群对于别人是什么表情可是完全不管,他只是在意厉不同对自己的态度。

    他见厉不同对自己变得恭敬了,便轻轻点了点头,走到他旁边,一屁股坐到太师椅上说:“厉不同,王落辰这名少年先天体质与众不同,我看中了。你也知道,他虽是薛步尘那小子的徒弟,但那小子现在去了,便没人教授他武艺了。正好,我最近刚把祖师爷留下的‘冰瀑剑法’给练成了,实在没事儿干,闲得慌,就把他送到我那儿去,让我带带他吧。”

    什么?自祖师爷之后再也没人练成的“冰瀑剑法”被他给练成了?这太匪夷所思了吧?

    厉不同这几名老者的脸上露出了震惊和羡慕之色,殿中的其他年轻弟子心中更是惊起一阵波澜,他们对望了一眼,然后身体不由自主地靠在一起,三五一团儿地议论起此事来。大殿里顿时响起了一阵嘈杂的窃窃私语声。

    “咳咳”

    见到大家这种表现,厉不同平复了一下心情,用力咳嗽了两声,将大家的议论声给压制下去。

    他很明白,卓不群这时候宣布这样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其用意无非是增加自己的气势,逼迫他们这几个主持新弟子入门的人答应他的无理要求。

    而众人的震惊之色和他们的议论纷纷,无疑会烘托他这种气势,让他变得更强势。那样的话,他们这几个人在他面前就更不好说话了。因而,他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关于他的这种议论给打压了下去。

    接着,他就装出一副,好像没有听到他说过已练成冰瀑剑法这件事的样子,语气谦恭地对卓不群说:“师兄,您刚才所说的事恐怕不妥吧。您或许还不知道吧?老祖们最近刚改了规矩,废掉以前武帅级弟子自相招收弟子的旧例,改为所有弟子一律测试入门,统一授业。说是走学院化教学的路子。您现在公然将一个没有通过测试的弟子收入门下,这不是跟老祖们对着干吗?师兄,请三思啊。”

    不过,他这种平静也仅仅是装出来的,心里却是对自己的这位师兄比起以前来讲,又增添了几分惧意,说话的时候那语气和用词自然也是又客气了几分。

    只是,惧怕归惧怕,客气归客气,鉴于职责所在,此事又牵涉到新门规的执行,兹事体大,他还是不得不坚守自己的原则。

    甚至,在无可奈何之下,还不得不把五极门老祖都给抬了出来,想要使得卓不群改变自己的想法。

    “什么改变规矩?我最近一直在练习剑法,根本就不知道。就算如此,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老规矩可以改,新规矩也可以改嘛。再说,我作为咱们五极门老祖以下功法、武技第一人,收个儿把徒弟都不行吗?要知道,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求着我收他们的子侄当徒弟呢,这其中就包括咱们的老祖们。”

    “况且,话说回来,他这情况哪里是测试不过啊?分明就是你们眼光有问题。五行缺五行的体质,你们听说过,可你们见过吗?没有吧?你们怎么就断定他这体质一定不行呢?

    “从某方面来讲,他孩子这也算是一位奇人。多少年都没有出现过,其他门派里也没有人遇见过,可现如今这种奇人就出现在咱们五极门了,说不定这就是天大的机缘。反正,至少对于师兄我这样的高人,是机缘。你们想想,如果师兄我,要是将这人人都认为不可能成才的少年教成绝世高手,那师兄是不是就成了这世上最牛@逼的老师?师兄是不是也因此可以载入史册了?”

    “好啦,这事就这么定了。你们赶快叫人把他的名字记入门徒名册,再去魂灯阁将他的本命魂灯点燃,然后给他发放一套入门弟子的东西,让我把他给领走得了。”

    针对厉不同的反对,卓不群噼里啪啦地跟倒豆子似的说了一大通话,那意思里,似乎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王落辰这徒弟他收了。而且,听他那口气,好像这事儿他说了就算了,谁说什么也没用,就连老祖来了也白搭。

    王落辰他们一听,心里自然十分高兴,就要上前感谢他一番。

    可正要上去,发现厉不同和那三位老者听了只是相互对视了几眼,迟迟没有表态,他们又将自己的喜悦给压制了下来,静静站在那里,等他们做出决定。

    一时间,双方陷入了僵持,大殿里的气氛有些沉闷。

    大家都不说话,王落辰也因为紧张,两耳中听到了自己胸口传来的砰砰心跳声,握着的拳头里也全是汗水。

    这样的沉默持续了约莫三分钟,卓不群等得有些烦躁了,他怒视了自己身边的四名老者,突然暴喝一声:“说话啊,行还是不行?封不理,你先说,我记得那年你入门的时候,我柳师叔叫你去……”

    “师兄,别说了,我同意。”坐在厉不同身边的那位高个儿老者封不理听他要提自己当年的糗事,而且是件对他来说一辈子都不愿意提起的糗事,二话不说,赶紧表态。

    “那么齐不克,我记得那年去五极湖……”卓不群又转向了厉不同身边有点矮胖的师弟齐不克。

    虽然不明白自己的师兄为什么记性那么好,几十年前的事情都能记得那么清楚,可齐不克却是明白若是他将自己的糗事说出来,于自己的颜面定是大大的折损,赶紧也说:“师兄,您的决定我没意见。”

    “路美琪,你呢?”对于自己的师妹,卓不群没有直接揭短儿,但他那表情和语气里却是说明,他这位师妹也是有短儿在他手里的。

    有着几分仙女般风采的美妇人路美琪,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她可不想自己的老脸丢在这里,只好叹了口气说道:“师兄,你说你不好好在家里呆着出来干嘛呀?好吧,我也没意见。”

    四人之中只剩下厉不同了,卓不群将目光转回到他身上。

    厉不同倒也识趣,没让自己的师兄再施展他的揭短儿大法,把头一低,本来就有点黑的脸上变得更黑了,接着便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师兄,就按你说的办吧。”

    “好,我就知道你们都是为兄的好师弟,绝不会不给师兄面子的。那既然这样,那个谁,哦,小明,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带着给你王师弟办理入门手续去?”

    小明,当然就是毕世明了。他听自己被人家叫成了小明,心里自然是不痛快的。但不痛快归不痛快,他可是知道卓不群的厉害,不敢当着他的面儿显露半点,赶紧满脸堆笑深施一礼说:“是,师伯。弟子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