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俊彦听了,也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本以为自己会受责罚的,没想到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毕世明平息事端所耍的手段,他们根本就没事儿。不由高兴地说道:“唉,吓我一跳。原来这位师兄刚才只是在演戏啊。呵呵,这下好了,我们都不用担心受罚了。只是,我有些好奇,他为什么要这么帮咱们呢?”

    “哼,为什么?师兄,这你还不明白吗?他这家伙无事献殷勤,必定非奸即盗。而且,身为储备掌门,居然视门规法纪如同儿戏,欺上瞒下,还在众人面前耍奸使诈,看来此人品行也不怎么样呢。”

    听说自己因为毕世明的帮助而不用受罚了,王落辰好像并不怎么高兴,反而对他各种批评。

    “切,王落辰,你是不是脑袋被驴给踢了?人家这样帮你,你居然在背后说人家坏话。真是的,真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啊。哼。”

    吴梦雪没想到王落辰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当时就有些不高兴了,免不了又数落了他一顿。

    “我,师妹,我这只是依照人之常情进行分析吗?你想想,咱们跟他毕世明刚刚认识,非亲非故的,他为什么这么帮咱们?难道你不觉得这很不符合人性和常理吗?我的意思是,咱们凡事还是多留点儿心眼儿的好,免得落入别人的圈套什么的。”王落辰瞅了一眼正在前面迈进殿门的毕世明,确认他听不到自己的话,小声儿为自己辩解道。

    “切,你这是什么歪理我弄不明白,也不想弄明白。我只知道人家帮助了咱们,人家就是就是好人。好啦好啦,你要觉得受罚好,你进殿之后就主动去跟什么厉师叔讨惩罚好了。不过,千万不要牵连到我们,否则,我这次一定会把你给修理到脑筋变正常才罢休的。”

    吴梦雪气呼呼地说了他一顿,使劲儿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快走几步,跟他拉开距离,再也不理他了。

    “秦师兄,你看呢?”见她不理自己,王落辰揉着被她给拧疼了的胳膊,又向秦俊彦问道。

    “这事儿是有些奇怪,不过一时之间我也想不出哪里不对,还是看看再说吧。”

    三人之中,秦俊彦年龄最大,平时也最为理智,此时也是觉得这事儿透着蹊跷,赞同了王落辰的观点。

    只是赞同归赞同,他从小跟吴梦雪一块儿长大,知道她的个性,所以他可不会去试着劝说吴梦雪也认同这个观点,免得他也被她给拧上几把。

    两人一路嘀咕,脚下却是已经来到了大殿的正当中。前面几张太师椅之上端坐着的老者,面目已经是清晰可见,他们的谈笑声亦是声声入耳。他们赶紧停止了交流,挺直了腰杆儿,规规矩矩走起路来。

    “世明,这三个少年是怎么回事儿?”

    他们正装模作样地走着,其中一个肤色有些黑,面目带着几许厉色的老者,向走在他们前面的毕世明问道。

    听他询问,毕世明停住脚步,躬身行礼,十分恭敬地答道:“启禀厉师叔,他们三人就是我墨师兄带回来参加测试之人。哦,也就是我吴师叔和薛师叔的女儿及徒弟。我在外面巡视,因得知他们是今天才到的,念他们一路劳顿,便私自把他们带了进来,想恳请师叔让他们先行测试,也好让他们早点儿回去休息。”

    “哦,原来是这样?墨可刚才倒是把这三人的情况说了。唉,想不到吴师妹在我们这一众师兄弟中年龄最小,反而是第一个去了。说起来,这三个孩子也是怪可怜的。世明,你做得很好,这样的方便我们应该给予他们。这也算是对吴师妹和薛师弟表示的一点心意嘛。封师弟,路师妹还有齐师弟,你们说呢?”

    厉姓老者的眼睛在王落辰他们三个身上扫了一眼,为自己的师弟师妹哀叹了一声,又点头称赞了毕世明一句,同意了他的恳请,便转头向在座的几位老者征求意见。

    那几人之中以他为首,见他同意了毕世明的恳请,王落辰他们三人又跟吴绮梦薛步夫妇二人尘关系亲近,哪里有不赞同的道理?

    他们都纷纷点头说让厉姓老者做主。

    “好,既然你们没什么意见,那你们三人快快上祖师神像前磕上三个响头,然后进入测试法阵去测试吧。”厉姓老者见自己师弟师妹没什么意见,便冲他们三人说道。

    墨可听了,赶紧从一旁说道:“你们三个还不赶快谢谢各位师叔?”

    他们三个当然明白礼貌的重要性,赶紧一起上去,口中称谢着朝三位老者和一名老妇人行了个礼。

    他们行过礼,毕世明便将他们带到了大殿深处,在那一尊高逾二十余米的,一副书生打扮的神像前焚香跪拜。

    之后,便带着他们去了大殿左边的一处空地上,指着地上一处用各种珍稀材料布置的法阵说道:“这是本门的五行八卦阵,专门用来测试弟子身体的。现在,你们中一人可以走到这法阵中间,将两脚分开,各自踏入那两只鱼眼,然后借助冥想入定,法阵自会测出你的体质是否适合成为本门弟子。吴师妹,你看你们谁先来?”

    吴梦雪和王落辰同时看了一眼秦俊彦,还没等他们说话,秦俊彦就站出来说:“还是我先来吧。”

    他在他们三人之中既是兄长又是武功最强的一个,有什么事儿当然是他冲锋在前的,这已经成为惯例,这次也不例外。

    他说他先来,他们两个当然没有意见,便点点头,看着他慢慢走进了那五行八卦阵的中间。

    这五行八卦阵,顾名思义就是将八卦跟五行配合布置而出的法阵。

    其中震巽为木,离卦为火,坤艮为土,兑乾为金,坎卦为水,木火土金水,相生相克,生生不息。

    其实这种法阵,稍微对八卦和五行了解的人都会布置,但因布阵之人各自的修为和使用的材料不同,同样的法阵产生出的效果却是大不相同的。

    就比如五极门这个法阵,因为特别加入了激发人体五行的材料,便具有了测试人体五行属性的功能。

    就见那大殿之中,秦俊彦一踏入这法阵当中,就依照毕世明的吩咐,双足分别踏入阴阳双眼冥想入定。片刻之后,就在秦俊彦身心进入玄妙之境的时候,法阵陡然发出一声轰鸣,从五行方位上瞬时发出青、赤、黄、白、黑五色光华罩住了他全身上下。

    五色在他身上不停流转,半分钟后,光芒闪了一闪,五色就全部钻进他的体内,消失不见。

    接着,就在王落辰和吴梦雪担忧在他身上出现这种现象,是福是祸的时候,蓦地,一道极耀眼地青色光芒在他的丹田之处亮起,顺着他的双足飞快流入法阵。

    法阵再次轰鸣,其震位便陡然冲起一道明亮的青色光柱直指大殿屋顶。

    光柱持续闪耀,一会儿的功夫,光柱中的青光迅速朝中心凝聚,形成一个大大的篆体“九”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