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弟,师妹,我在这儿。(书^屋*小}说+网)”

    王落辰和吴梦雪刚扶起摔在地上的那人,正要查看伤势,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由身后传来。

    秦师兄?他在后面?那这是……

    哎,曲无涯,抱他干嘛,快把他丢掉。

    “咕咚”

    正抱着曲无涯的师兄妹意识到自己关心错了对象,立刻同时松手,将曲无涯给放开。

    可怜他刚被扶起的身体再次倒了下去。且因为受了伤无力支撑,身体倒地的同时脑袋便重重地撞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脆响。

    二次受伤,他的嘴里再次吐出一口鲜血,指着他们三人骂道:“你们,混蛋。”

    “我们混蛋?不敢不敢,我们都是做师弟妹的,哪有你混蛋?你不光混蛋,而且还笨蛋。居然连秦师兄一招都接不下。啧啧,我真是服了你了,你说你也这把年纪了,这么些年你的饭都吃到谁肚子里去了?哈哈……”

    王落辰打人的功夫不行,损人的功夫却是一流,见曲无涯这么不济事,被自己的师兄秦俊彦仅仅用一招就打得吐血,心中万分得意,不免要损他一损。

    “你……”

    “噗”

    曲无涯被他给损的脸面无光,急火攻心,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昏了过去。

    “师弟,还不闭嘴?快快给我退下。”

    墨可似乎早就料到会是这种结果,早已从怀里掏出一瓶疗伤药给曲无涯备着。见他倒地,便跑过来将他嘴巴掰开,倒了半瓶进去。一边倒,一边还呵斥了王落辰一句,免得他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弄得今天这事儿不好收场。

    王落辰被墨可给训斥了,非常识趣地闭上嘴巴,退到一旁。

    “秦师弟的功夫不错啊。”王落辰刚闪人,一个白色身影便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场中,对着秦俊彦冷冷地赞了一声。

    王落辰一看来人,立刻知道大事不妙。

    怎么毕世明这家伙也来了?这会事情真是闹大发了。

    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句,他的身子下意识地又往人群里躲了躲。这家伙是储备掌门,手握大权,功夫又好,他可惹不起,只能避开,免得触了霉头。

    “好啦,王师弟,你也不用躲了。我已经知道此间的事情全都是由你而起的。而且,不光我知道了,连厉师叔他们也知道了。事已至此,你们也不用多说什么了,有什么话都到厉师叔面前去说吧。”

    哪里知道,毕世明什么样的人啊,王落辰的小动作又岂能逃得过他的眼睛?他刚一想闪人,就马上被毕世明给叫住了。

    接着,他又转头对那几名弟子说:“据我看来,曲师兄也没什么大碍,只是被秦师弟的拳劲给震得气血逆转了而已。吃些药,休息一下就好。几位师兄,请把他抬下去吧。”

    围在曲无涯身边的那几名弟子,虽然年龄比他大,入门比他早,是他的师兄,但却明白在师门里实力为尊的道理,听他发话,便口中说声好,抬起曲无涯向殿前广场边上的一处偏殿走去。

    见曲无涯被抬走了,毕世明又指着王落辰他们,对着排队的人说:“这三个人要因为寻衅滋事,要被我带进去请师长发落。你们都记住,且不可学他们的样子再惹事端了,明白吗?下面,大家尽管好好排队,测试法阵已经调试完毕,很快便将安排你们进去。而且,这种测试非常神速,不会耗费大家多少时间,所以你们不必心焦,只管耐心等候就好。明白吗?哦,对了,测试完毕后,马上就会公布结果。录与不录,皆有饮食招待,先测试完的不必急着离去。”

    他这些话并不怎么响亮,但却不管离他远近的人,都能很清晰地听清他说的是什么内容,好像他专门在每个人耳边说话一般,令全场的人啧啧称奇的同时也是明白了他是位厉害人物。

    因此,大家因刚才的打斗所引起的骚动和嘈杂就马上消失了,他们全都各自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继续排队,等待进殿测试。

    毕世明则是在说完这番话后,转身对着墨可一抱拳说:“师兄,厉师叔说请你带着他们三位一块儿过去。”

    “哦,师叔要我一块过去?那好,师弟请!”墨可也是当胸抱拳说。

    “师兄先请!”毕世明却非常客气,非常守礼,微微一躬身,伸出手掌做出了一个让墨可先行的动作。

    他这般礼貌,墨可也是不好谦让了,便看了王落辰他们三人一眼,先行朝招考殿走去。

    毕世明紧跟其后,徐徐而行,一副气度非凡的样子。

    见他们走了,吴梦雪和秦俊彦拉着王落辰也跟了上去。

    走了上百步,到了录名处前,毕世明对着登记名字的圆脸儿老者深施一礼道:“周师叔,这几个人厉师叔要我先带进去,请您先把他们的名字给登记上吧。”

    “哦,既然是厉师兄有命,周某岂敢不从?来,你们三个娃娃,把名字报上来吧。”

    这圆脸儿老者须发皆白,脸色却是红润如童子一般。方才广场上起冲突时,他就端坐在录名处那张两头翘的古桌后面,跟没看见一样,看来是个不喜多事的人物。

    如今见毕世明带着王落辰他们三个过来登记名字,也没有多问什么,直接就让他们报上姓名,并一一写在了一本册子上。

    毕世明见他将王落辰他们的名字给记下了,笑着再跟周姓老者行了个礼,继续领着王落辰他们三个朝招考殿走去。

    又走了四十几步,爬了许多台阶,他们才来到招考殿大门前。

    眼看就要进门,吴梦雪却突然快走几步,到了毕世明身旁,轻轻说:“师兄,不知道那位厉师叔要怎么惩罚我们,您能事先透露点儿消息给我们吗?我们也好做点儿准备。”

    “吴师妹,我正要嘱咐你们,进到大殿之内,你们不要说话,只管听我说就是。放心,我保证,你们只要肯照我的话去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见吴梦雪问起,毕世明侧身在她耳边轻轻说到。

    “真的?师兄,这么说我们不会受惩罚了?”吴梦雪高兴地问。

    “当然了,难道师兄这样说你还不明白,刚才师兄在外面所说所做的,不过都是跟那些人演戏而已吗?呵呵。”毕世明得意地朝吴梦雪挤了挤眼睛。

    “什么,都是演戏?”听毕世明这样说,由于出乎意料,吴梦雪一时没明白过来,略微一愣才醒悟,抓起他的衣袖,兴奋地晃着说,“哦,哦,我明白了,师兄,你真是个大好人,谢谢谢谢。”

    “咳咳,师妹,别太高兴了,注意影响。”毕世明见大殿外值守的弟子望向他们,赶紧将吴梦雪的手从衣袖上扒拉下去,说道。

    “是,师兄。”吴梦雪吐了吐舌头,退回了他身后。

    由于两人刚才说话的声音很小,王落辰并没有听到他们说话的内容,见吴梦雪喜笑颜开地退回自己身边,忍不住问道:“师妹,他跟你说什么了,你这么高兴?”

    他一问,吴梦雪就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他和秦俊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