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们嚷嚷什么?我和我师兄师妹一块儿来的,我刚才不过是去了趟厕所,暂时不在这儿而已。现在我回来,不过是回到自己的位置而已,你们这么大反应干什么?特别是你,你这个小丫头,都是你带的头,我记住你了。”

    王落辰对着后面的人,特别是那个满脸稚气,顶多也就是有十二三岁的小丫头大声说道,并且那语气中还带了一丝威胁。

    “胡说,我一直就在这儿,你根本就不在这个位置。我,我要向值守的师兄举报你。”谁知人家小姑娘根本就不怕他,鼓着个肥嘟嘟的小腮帮儿,继续怒气冲冲指着王落辰斥责他。

    “你……”

    王落辰被她说的有点儿心虚,眼珠儿乱转,正想说点儿什么来为自己辩解一下,却被一个人给打断了。

    “你什么你?犯了错儿还敢这么嚣张?王师弟啊王师弟,我说你可真是不受惩罚不好受啊。你说你不为刚才打人的事儿悔过就算了,现在居然又跑到前面来加塞儿。我跟你说,你这行为更不好了,极为不端。我告诉你,这回无论是谁说什么也不行了,必须得严惩。”

    唉,真倒霉,又是那家伙。不过,想想也对,后面那些人那么大反应,他听不到才怪呢。

    王落辰回头看了看说话那人,果然没错,正带着人过来要将自己给拿住的家伙,正是曲无涯。

    “秦师兄,小师妹,快救我。”

    王落辰全无武功,别人要捉拿他,他自然没有半点儿反抗之力了。因此,他只好向自己的师兄师妹发出了求助的请求。

    “我们不认识你”,秦俊彦和吴梦雪一步踏出,站在王落辰的身前,异口同声地说了句让王落辰非常失望的话,不过紧接着他们向曲无涯所说的话,却是又让他心里一阵感动:“不过,就算不认识,看他是个挺可怜的残疾人份儿上,我们自愿让他加塞儿。师兄,这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残疾?他好手好脚的,哪里残疾了?”曲无涯听了他们这理由,立刻将王落辰浑身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

    “他脑残,不行啊?”吴梦雪摆出一副别管怎么样,今天我是不会让你们把他怎么样的架势,十分嚣张地回答。

    只是,她这个回答太逗了,也太荒唐了,令全场的少男少女们都笑了起来。

    “哦,只是脑残啊,我还以为他是某方面功能不健全的身残志坚的少年呢。仅仅是脑残,不构成宽恕他的条件。师弟们,过去,把他给抓起来,谁敢阻拦的话,就给我一块儿抓。”曲无涯非常无耻地说了一句讨女孩子便宜的话,坏笑一声,朝他身后的几名师弟挥了挥手。

    那几人得了他的命令,马上就围了过来。

    “曲无涯,你可以抓我,但你必须为刚才的话向我师妹道歉。”王落辰听出他话里面的无耻之处,推开自己的师妹和师兄,站出来对着曲无涯冷冷地说道。

    “道歉,为什么要道歉?是她说你是残疾人的,我看你手脚没事,就想到了那个方面,难道这也有错吗?哈哈哈。”他一笑,广场上上点儿年纪,懂点儿男女之事的,也有不少人随着笑了起来。

    “曲无涯,没想到你竟是这种无耻之徒。好,既然你不肯道歉,那我今天少不得要教训你一下了。师弟,你躲开,这个人让我来。”

    说这话的是秦俊彦,他听曲无涯出言无状,还不道歉,上前一步,一下把王落辰拉到身后,然后双手在身前一比划,亮出一招“关门谢客”。

    “‘关门谢客’,不错,不错,你这招起手式打得有模有样。只不过,不知中看中用吗?就凭你,又能把师门的这套‘起居拳’的威力打出几分呢?师弟们,你们暂且退下,就让师兄我试试这位吴师叔的高徒到底几斤几两。”

    曲无涯见对方向自己叫板,并且亮出招式挑战自己,心中一喜。

    他暗想,你们这几个学了三招两式就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孩子,我正想好好教训你们一下呢,没想到你自己就送上门来了,那可怪不得我了。

    想到这儿,他叫回了自己的几位师弟,满脸带着坏笑走向了秦俊彦。

    此刻,在他的眼中,秦俊彦这个从尘世中来的少年,对他来说根本就构不成一点威胁。相反,他还能成为让他成为替自己立威的那只小鸡。

    秦俊彦见他带着轻松写意的笑容着朝自己走来,一番根本就没把自己看在眼里的模样儿,怒道:“哼,狗眼看人低,叫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然后,只见他身躯微微一蹲,双脚用力一蹬地面,身形暴起,一招“架梯扫屋”打出,整个人犹如一条猛虎,向他飞扑而去。

    这“家居功”别看招式全都是以居家生活中的各项家务活动命名,听上去好像没什么厉害之处,但却是当年五极门开山祖师元化极,四十岁以后从自己夫人的家务劳动中悟出的一套拳法。

    因那时人近中年的他,对武道和武功已经认识非常深刻,创立这门功夫时又饱含了对自己妻子的浓浓爱意,所以将这功夫演化的十分完美。

    此拳刚中带柔,柔中见力,攻防兼备,如果掌握了精髓,一旦施展起来便是叫敌人手脚如同被困斗室,进退不得,攻守不便,只能被自己暴打。

    而且这套功夫因为是元化极为自己夫人所创,还特别适合女子修习和使用,吴绮梦作为五极门女弟子中的佼佼者,自然也习过这套拳术并将其精髓完全领悟掌握。而秦俊彦作为她自小培养的弟子,当然也是从小便学习这套拳术,且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将其演练的极为纯熟。

    因此,此时他施展出这套拳术,全无半点生涩之处。反而是招式一出,立刻便有数道凌厉的劲风从他周身展开,将曲无涯的身前身后给完全罩住,令他无可避让,必须硬接秦俊彦这一记硬拳。

    见无可避让,又没把秦俊彦放在眼里,曲无涯便在秦俊彦的那一拳到来时,扎稳马步,双掌朝着他的拳头迎了上去,与他来个硬碰硬。

    “吃我一拳!”

    看曲无涯毫无惧色地硬接自己一拳,秦俊彦心中也是没底,于两人掌与脚即将相接之时,不由地大叫一声,将自己输出的功力提至十成,免得硬抗之下不敌曲无涯的掌力而落败。

    “秦师弟,住手。”

    便在这时,墨可的声音在场上响起。随后,他手里拿着一个食盒由夜幕中现身出来,看来他已经找到食物了。

    他这一声喊,令王落辰和吴梦雪心里一惊。暗道,不好,难道曲无涯的实力太恐怖,墨师兄怕秦师兄打不过他吗?

    于是,他们也赶紧大喊,提醒自己的秦师兄:“师兄,小心!”

    只是无论是他俩还是墨可的提醒,却是为时已晚。

    就听“砰”的一声,曲无涯的手掌和秦俊彦的拳头狠狠地撞击在一起。

    两人拳掌相击,爆出一片劲风,劲风四下飞散,他们周围的地面立即激起一圈儿风尘,将二人的身影裹在了其中。

    “啊!”

    接着,就听一声惨叫,风尘所形成的尘雾中快速飞出一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接着便向天喷出一口血雾。

    哎呀不好,师兄受伤了。

    王落辰和吴梦雪见状,心里一震,赶紧一溜烟儿跑过去,抱住那人急切地喊道:“秦师兄,你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