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少年没想到对方在听到自己的臭显摆之后,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连忙捂住自己的脸说:“兄弟,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别打人啊!要打,你可别打脸啊!”

    “我呸!别打脸?打你脸怎么了?你又不是明星,靠脸吃饭。(书屋 shu05.com)”说着,王落辰举起拳头就要夯他几下。

    可他刚举起拳头,还没有打过去呢,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厉喝:“住手,好好排队,不许打架。”

    王落辰听着声音有点耳熟,回头看时,就见曲无涯背着手,领着四五个身穿锦色长袍的年轻人溜达了过来。

    “曲师兄,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我们没打架,闹着玩儿呢。”

    见是曲无涯这位跟他不太对付的人来了,王落辰赶紧松开了眼镜男的脖领子,替他抻了抻皱皱巴巴的衣服,向曲无涯笑着说道。

    谁知,他不承认打架,可那眼镜男却跟他不是一条心,也不配合他。他用一种被人欺负得十分委屈的声音说:“曲师兄,你要给我主持公道啊,他,他打我。”

    “曲师兄,你们认识?”听他这样称呼曲无涯,王落辰暗道了一声不好。

    “认识啊,他是我师父让人从尘世请进来的,还是到我接引殿去接的他呢,当然认识啊。”曲无涯一脸坏笑的说了句,然后冲墨可一拱手,指了指眼镜男问:“墨师兄,你也看到王落辰欺负他了吧。你作为师兄,怎么也不约束着他点儿呢?师弟我今日正好在招考殿值守,负责这里的秩序,他这样可是让我很难做啊。”

    照曲无涯的意思,他客气一点儿叫墨可一声师兄,是想让墨可顺着他的话把儿说王落辰他们两个正是在打架,将王落辰打人的事情落实下来。然后,他好借此对王落辰采取点儿惩罚措施什么的,好好难为难为他。

    没想到,墨可听他向自己发问,并没有直接回答曲无涯的问题,反而反问道:“曲无涯,你也知道叫我一声师兄了?很好,既然你叫我师兄,那师兄的话你是不是该听呢?”

    曲无涯一愣,不知道墨可打得什么主意,但既然已经叫了他师兄,当然就不能再说什么我不把你当师兄之类的话,只能顺着他说:“是啊,按照本门的规矩,师弟是应该听师兄的。”

    听到他的这个回答,墨可点了点头说:“好,很好。那么师兄我现在说,他们两个就是在闹着玩儿,这没什么事儿,你去别处转转吧,你听不听呢?”

    “你,墨胖子,你真是太可恶了。好吧,我会把这件事禀报给咱们厉师叔的。他今天是这招考殿的主事之人。等着瞧吧,这姓王的小子今天别想逃脱惩罚。”说完,曲无涯气呼呼地一甩衣袖,领着那几个跟班儿还有眼镜男走了。

    他刚刚说过要听师兄的,现在墨可已经说王落辰他们不是在打架,他自然可能直接反驳他了。那岂不是打自己的嘴巴子吗?所以,他只能很郁闷很生气的走了。

    “哼,没出息的东西,就会拍师叔们的马屁,打师兄弟的小报告。你去告啊,我还怕你不成?我不信厉不同厉师叔那老学究会理这样的小事儿。”墨可对着曲无涯的背影冷哼一声,然后对王落辰说:“师弟啊,就当哥求求你,你就安分点儿吧。你看,差点儿又惹出事儿来。”

    “哎,知道了师兄。”王落辰痛快地答应着,当然也只是答应着,并没有打算照做。

    他在学校上学的时候,就仗着自己的聪明和成绩在同学中间极不安分,是有名的捣蛋包,淘气鬼,天天气得老师也是没辙。

    后来,在家瘫了一年多,每天安分的难受,这会儿好不容易能说能跳了,他哪儿那么容易安分下来?

    果然,他仅仅在答应了墨可安分后几分钟,就因为在队伍后面等得焦急,变得又不安分起来。

    他朝上跳了几下,看了看前的长长的队伍说:“师兄,这么多人,我要等到什么时候。要不你去看看秦师兄和师妹他们在什么位置,我过去加个塞儿好不好?”

    “师弟啊,你想加塞儿啊?不好,很不好。你没看见曲无涯还在前面晃悠吗?加塞儿属于作弊行为,本门是不允许的。你记住,以后无论干什么,你也不要想着加塞儿。否则会受到门规处罚的。”

    墨可非常郑重地告诉他,加塞儿是一种多么不可行的办法。

    “那师兄,你能托点儿关系让我走走后门儿吗?”

    “师弟啊,更不行,那比加塞儿的错误还严重。”

    “那师兄,你看天都这么黑了,我都饿了,你能给我找点儿吃的去吗?”王落辰捂着肚子可怜兮兮地请求。

    “这个嘛,好吧,我试试。不过,你可要等着我,别去加塞儿啊。”

    见他那脸上的饿相,不像是装的,墨可有点不放心地叮嘱了他一句后走了。

    他去哪儿找东西吃,王落辰可是不管。他说饿了,固然是因为自己真的有点儿饿了想吃东西,而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想把他给支开,好去找师妹他们。

    他盯着墨可的身影,见他在夜色中消失不见了。又稍微等了一会儿,估摸着他走远。他就猫下腰,顺着这一长队少年,躲避着曲无涯那些人的目光朝前溜去。

    天色已晚,广场上虽然挂了些硕大的灯笼,但也仅能照亮大殿前面的那一片地方。这条队伍后面这里却是看不大清的。

    王落辰朝前走了一段,借着灯笼上传递过来的微光,终于在队伍的中间找到了吴梦雪他们。

    “师兄,让让。”王落辰一下子挤到吴梦雪和秦俊彦的中间,小声儿说道。

    “师弟,怎么是你?你怎么,怎么才来?”秦俊彦正在跟吴梦雪说着话,没留意有人过来,见那人突然挤到自己和师妹中间,正想教训他一下,却发现是自己的师弟王落辰。愣了一下,就想问他为什么加塞儿,但突然又想到说他加塞儿似乎不合适,就改成了别的。

    “去,你个讨厌鬼,不好好排队,却跑来加塞儿,小心我举报你。嗤嗤。”吴梦雪听到后面有动静,扭头过来见是他加塞儿,便笑着威胁他说。

    “师妹,你怎么还不如人家外人,你看,我加塞儿人家排在后面的都没说什么,你却要举报师兄。亏我刚才还让墨师兄给你去拿吃的呢。唉,好心寒啊。”王落辰小声儿向他抗议。

    他话音刚落,就听身后那个女孩儿用饱含着不满和愤怒声音使劲儿喊道:“我抗议,师兄,这里有人加塞儿。”

    她这一嗓子,立刻引起了后面排队之人的骚动。

    他们纷纷从队伍里探头或跳起看是什么人胆敢加塞儿。

    要知道,他们这些排在后面的人此时也是又焦急又饥饿,都想能早点儿轮到自己测试,也好早点儿去休息和饱餐一顿。如今,听说有人居然加塞儿,挤占他们的位置,他们自然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在他们前面加塞儿。

    人就是这样,虽然平时他们也加塞儿,但他们往往都认为自己加塞儿的理由是充足的,别人加塞儿的理由是不可接受的。

    更何况,他们还认为,同样是加塞儿,也得分是在什么时候和什么地方以及什么事情上加塞儿,这个时候在这种地方就加入五极门这种人生大事上加塞儿,就是不可以的,他们也是无论如何不能容忍这个人的这种卑劣行为的。

    于是,他们也跟着那个女孩儿大声抗议了起来。

    这种情形就属于人们常说的群情激愤啊。

    这下,殿前的广场上可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