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吴梦雪和秦俊彦走了,墨可拍了拍王落辰的肩膀说:“师弟啊,咱们也过去吧。”

    “好嘞,咱们也过去,早测试完早完事儿。你看这天都要黑了,也好早点儿回去吃晚饭。”说完,就朝着吴梦雪他们追去。

    王落辰的话让墨可差点儿没吐血,这家伙,说话总没句正经的,这么重要的时刻,居然还有心惦记着吃饭。他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

    “哎,那位浑身是土的兄弟您先别走。我有事儿跟你说。”

    便在王落辰他们俩刚要走之时,一个看起来呆头呆脑的灰衣少年一把抓住了王落辰,不让他离开。

    “喂,兄弟,你拉我干嘛?我们认识?”看着拉住自己的这名少年,王落辰想不起来再哪里见过他。

    “不认识。”少年回答。

    “不认识你干嘛拉我?”

    “我要你赔我的衣服,你看你刚才都把我的衣服给弄皱了,还在上面留了俩黑手印子,我不管,这可是我娘亲手给我缝的衣服,现在被你弄脏了弄皱了,你得赔我新的。”

    一只手拉住了王落辰,少年用另一只手揪着自己的衣服向王落辰比划着说道。

    直到这时,王落辰才想起来这个少年是谁,他就是自己刚才躲避吴梦雪的追逐时,拉过来挡在自己面前的“障碍物”。

    “哦,兄弟,原来是你。呵呵,刚才的事,对不住了。只是,你这衣服脏了皱了,我也是没办法啊。要说脱掉我身上的换给你吧,一来夏天衣服穿的少,大庭广众之下脱掉了,露出身体来实在不雅观;二来,你看我身上的衣服的这件衣服比你的还脏还皱,换给你你也不乐意啊。对不对?”

    王落辰觉得这少年十分有趣,竟然为了一件衣服脏了一点儿皱了一点就叫人赔,便笑着跟他瞎侃了起来。

    “可是?可是我这样,可怎么回去见我娘啊?”少年被王落辰说服了,但看着自己的衣服变了样,还是很不开心,依旧拉着王落辰的胳膊不肯放手。

    “这位兄弟,要不这样,等这里的测试结束,我给你弄件新衣服好了。咱们现在最要紧地是赶快去参加测试,还是别站在这儿耽误工夫了。”

    墨可见这少年有些愚钝,料想他一时半会儿也转不过这个关于衣服的弯儿来,就赶紧满足了赔偿他一件衣服的要求。

    “真的,那太好了。唉,只是,只是不知道你赔给我的衣服,我娘会不会满意呢。”少年又有了新的担心。

    王落辰一听,连忙说:“兄弟,你娘不会不满意的。你看,我们的衣服可是比你的好呢。咱们还是走吧,别总在衣服上磨叽了。对了兄弟,我看你这么在乎你娘,不知道你的名字是不是叫栓(拴)柱(住)啊?”

    听他这么一说,少年眼睛露出了惊讶,他激动地拉住王落辰的手说:“哎,兄弟,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的?我的小名正是叫栓柱。嘿嘿,我大名叫丁梁柱,我是穴居族人,不知兄弟你是哪儿人?”

    “顶梁柱,你是穴居人?穴居人不是应该都很矮小吗?看你这样子这不挺高吗?难道你说谎骗我?”

    王落辰记得师兄告诉过他,穴居人由于祖祖辈辈生活在洞穴里,都是矮人,因而对丁梁柱的话提出了质疑。

    “才没有呢?我怎么会说谎?我可是我们村最实在的人。我就是穴居人。你看不见我有尖耳朵吗?”

    被人怀疑了自己的诚实,丁梁柱有些不高兴了,气呼呼地将自己的尖耳朵从浓密的头发里往外扯了扯,以证明自己的话没有说谎的成分。

    这时墨可说道:“落辰,这位兄弟并没有说谎,穴居人也不全是矮小的。也有跟咱们身材一样的。至于原因嘛,用尘世的话说就是基因变异。而且,师弟你别跟他磨叽了,他去测试铁定能通过的。因为像他这种变异了的穴居人,天生就是土灵体。再说了,即使他体质不行,你忘了我跟你说的了,咱们师门为了让穴居人给咱们提供各种果实,可是会特别给予他们特殊照顾的。”

    “这样啊,那顶梁柱,我不跟你瞎扯了,我要去好好排队了。记住我叫王落辰,等测试完了,你找我要你的衣服好了。”

    说完,王落辰就挣脱丁梁柱的手,快步跑掉了。只留下这名穿着他娘给他亲手缝制的衣服的少年,在那里继续就他的衣服被弄脏了这件事进行更深入的思考。

    经过丁梁柱这家伙这么一耽搁,王落辰和墨可穿过偌大的广场来到了录名处那张大桌子前时,发现自己前面已经排了不下四百人,他差不多都是队伍的最末尾了。

    当然,如果不算自己身后那名留着一头乱糟糟的短发,戴着深度近视眼镜儿的少年和还在远处思考衣服问题的丁梁柱的话,他其实就是最末尾那一个了。

    就是这个位置,他还是抢的那名眼镜男的。当时,眼镜男正在缓慢地接近这队伍的末尾,被他给抢先一步占据了倒数第三的位置。

    眼镜男对他这种不厚道的行为,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半点儿不悦,嘴里随意嘟囔了一句:“人生何其漫长,朋友,何必争这一步呢?难道你不知道,从理论上来讲,死去的都是那些跑在我们前面的人嘛?”

    “咦,朋友,我不过就是抢了比你靠前一步的位置,你用不着这样咒我吧?”王落辰听了他这句话,有些生气地回头问道。

    “朋友,看来你这人真是有些愚钝。我说的不是这个位置,而是人生,你明白吗?”那少年的俩眼珠子从眼镜儿的上面看着他,问道。

    “不明白,也不想明白。”王落辰摇头。

    “不明白还不想明白,唉,你真是活得不明不白。算啦,我不跟你这样的庸人计较。”少年叹气道。

    身为一名天才,王落辰最受不了别人贬低自己,被那少年叫做庸人,他怒了,狠狠瞪了那家伙一眼说:“什么,我庸人?你可知道,本天才可是我们河洛城第一个门门功课都优秀的体育冠军。你这样说我,只能说明你自己的无知和浅薄。”

    “体育冠军?你还不说自己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那种人?哼哼!哪像我,十三岁就已经思考出怎么破解世界上防护墙最坚固的军情网站的程序,十五岁就一举令全世界半数电脑都瘫痪那么牛逼?”针对王落辰亮出的成绩,少年轻蔑地说道。

    “好啊,原来害我没能将我最喜欢的那部电视剧《体坛争霸》看完的,就是你这个混蛋啊。”王落辰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脖领子,就要揍他。

    要知道,《体坛争霸》是多么令人欲罢不能的电视剧啊。当年就因为这家伙弄瘫痪了半个地球的电脑,害他没有看完就备战河洛城国家马拉松赛去了。后来就发生了他被外星人给打残的事儿,人瘫痪了,他也没有心思再去看了,那部没看完的电视剧也因此成了他终生的遗憾。

    今天,他终于见到那名让他留下终生遗憾的少年了,他岂能轻易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