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两人你一眼我一眼地看自己,还态度暧昧地说些不让她听见的悄悄话,吴梦雪一下就猜出两人准是没说自己什么好话,刚被墨可给安抚下的怒气,瞬间便又爆发了。

    她指着王落辰和秦俊彦气呼呼地说:“好啊,秦师兄,你也跟他穿一条裤子。还有你,王落辰,你最坏了,居然连我的好师兄秦师兄也蛊惑。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便一下绕开墨可,向着他们两个扑了过来。

    王落辰自己使得坏,心里当然明白,对吴梦雪会有这样的反应早就有所准备,吴梦雪刚一指责秦俊彦,他就已经逃跑了。

    吴梦雪这一扑根本就没有扑到他,反而是抓到了根本就没干什么坏事儿的秦俊彦。

    好在她也明白秦俊彦是从犯,并没有怎么着他,只不过使劲儿在他肩膀上拍了两巴掌,就放过了他,继续朝嬉笑着逃跑的王落辰追去。

    王落辰明白这下要是被吴梦雪给抓住,她必定要好好的剋自己一顿。就沿着山道,使出吃奶的劲儿拼命往上跑。

    他们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很快就攀登了几百阶台阶,跑到了神斧山山腰的一处山坡上。

    那里地势平坦,一座雄浑庄严的大殿建筑其上。大殿的匾额上有三个鎏金大字:招考殿。此处,正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招考殿外是一片平坦的广场,数百名年轻人正在这广场上三五一群地议论着什么。

    王落辰从山道快速窜了上来,连广场前那气势恢宏的石牌坊也没有好好欣赏一眼,就如一条正被饿狼追赶的小白兔见到了便于藏身的草丛一样,一头扎进了这一堆人群里。

    而紧跟其后的那条“饿狼”,也就是吴梦雪,却没有因为人群里不利于抓捕而放过自己的猎物,依旧紧紧跟在他的身后,随着他的身影在因害怕被他们俩给冲撞而大呼小叫的人群里穿梭不停。

    “王落辰,你个坏蛋,给我站住。”吴梦雪抹了一把白里透红的小脸儿上的汗水,指着王落辰的背影喊道。

    “哈哈,追不上了吧?就不站住,就不站住,笨丫头,来呀,快来追我啊。”王落辰胡乱抓住一个少年当自己的屏障,冲着吴梦雪嚣张地嬉笑道。

    “你,哼。好啊,你个赖皮,看来你是非要我用大招儿啊。”

    一直抓不到他,还被他给笑话,吴梦雪真的有些急了,猛地吸了口气,一跺脚,身体往上跳起,竟然直接动用了一招“苍鹰扑兔”的武功招式,向离自己大约有十步远的王落辰扑了过去。

    只是这一招一使出,吴梦雪就有点后悔了。

    因为这一招的速度极快,力道也很猛,如果她扑向的对象是秦俊彦,因为他有功夫在身,自然可以化解,但王落辰这种一点儿功夫都不会的普通人,可是万万应付不了的。如果他被吴梦雪给扑上,估计就得光荣负伤了。

    正是想到这一点,在空中滑行的吴梦雪赶忙收住了身形,想要把这一招化解掉。

    但她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就像开弓没有回头箭,一个大活人以很高的速度扑出去,哪有那么容易说停下就能停下的?

    结果,她朝前飞出的力道被自己刻意地改变后,整个身体的状态立刻发生了改变。

    原本,模拟苍鹰扑兔的动作,头上脚下,双腿踹向王落辰的她,变成了双脚在上,双掌和头在下的倒栽葱姿势。

    而这个姿势,她根本就没练过,能不能用手接地真的很难说,一个不好,她非但无法平稳落到,反而会挫伤自己的手掌胳膊和肩膀。甚至,更为严重的是,若她以这种极为难看的“狗吃屎”的姿态落到,还会在着地时弄花自己的俏脸,那可就惨了。

    “师妹!”从后面跑上来,进入广场,一眼就看出吴梦雪要出糗并受伤的墨可和秦俊彦,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并加速跑来,想要救她。

    可惜,无论谁都可以看得出,以他们跟吴梦雪之间的距离,就是他们速度再快,也是无济于事的。

    王落辰也看出来事情不妙了,他赶紧推开自己眼前那一名少年,向着吴梦雪坠落的位置跑去,打算以自己的身体给她当肉垫儿,免得真摔到她。

    然而,等他到达那个位置,快速扑倒在地,准备迎接吴梦雪身体的撞击时,却只觉得自己耳边响起一阵风声,就再无动静。原本应该出现的坠落没有出现,他并没有接到吴梦雪,也没有听到吴梦雪落到别处的声音。

    他心中不禁一阵错愕,赶紧翻过身体,朝上查看。却见到自己的师妹吴梦雪,此时正好生生地趴在一名大约二十一二岁青年的双臂之上,于距离他一米多的空中,一脸怒气地看着他。

    他马上明白过来,原来吴梦雪没有砸到自己这个肉垫儿上,却是由于她被那名一袭白衣,剑眉星目,相貌英俊的青年给接住了的缘故。

    不知为什么,见那青年抱着自己的师妹,他的心里对他毫无感激之情,反而突然生出一丝不爽,想也不想,就说了句很不合适的话:“喂,你干什么?快放下我师妹。男女授受不亲,你们这样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你干嘛?臭流氓,快放我下来。”

    没想到吴梦雪比他还不讲理,说的话比他更不合适,直接将那好心救他的人给说成了流氓。

    这也不怨她,因为那人接着她的时候,或许情况太过紧急,根本就没有来不及斟酌接她的时候自己的手应该放在那个位置(这么说似乎对救人的人太不公平了),竟然是一手捧在了她的大腿,一手捂在了她的胸部。

    这样的触碰让她一个姑娘家情何以堪?当然要骂他流氓了。

    那人刚才飞速跃起,接住了吴梦雪,此时稳重了身形,也是由手上的感觉觉察出自己抱住这少女的位置有些不妥,被吴梦雪吼了一嗓子,心中一惊,连忙下意识的一松手,就把吴梦雪直接给扔了下来。

    “噗通”,她掉到了王落辰的身上。

    “哎哟”,被她给砸了一下,王落辰身体多处吃痛,发出一声惨叫。

    “叫什么叫,都怪你。”吴梦雪趴在王落辰身上,满脸通红,伸手揪住了王落辰的耳朵,埋怨起他来。

    但就在这时,人群中却是响起了掌声和不少少女的欢呼声:“好帅。”

    听到这俩字儿,王落辰心中不禁又是一愣,心想这江湖圣境里的人们真是奇怪,难道说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给揪住了耳朵的样子,也很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