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招考殿的山道上,王落辰他们三个仍在向墨可了解着有关江湖和五极门的事情。墨可是个热心人,依旧不厌其烦地跟他们这三个在他眼里跟小孩儿一样的师弟师妹讲解着。

    “师兄,化极峰周围的地理我们已然了解了,可化极峰这周边以外呢?那里又是什么地方?”王落辰对这里充满了好奇,他看着化极峰山顶那在夕阳照耀下发出金色光华的万年冰盖,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师弟,问得好,能提出这么一个问题便是说明,你这人的眼界极大,不会局限于世界的某一处。化极峰之外嘛,自然便是江湖圣境中另外两个势力的地盘儿了。说到这另外两个势力,师兄我还要说明一下咱们这个江湖圣境名称的由来。”

    “哦?这江湖之名是怎么来的,师兄请说。”没想到问了一个问题,还能得到一个附赠的回答,王落辰学习的劲头儿更足了。

    “这个嘛,说来也简单。江湖,江湖,自然是说咱们这圣境里,有江又有湖,所以才叫江湖的。湖,你们见过了,就是这五极湖,这湖虽说比不上洛神湖大,可也有数千平方公里。而且,跟洛神湖是洛神河的源头一样,五极湖也是日月江的源头。日月江是条大江,首尾绵延长达三千多公里,它的源头和上游为我们五极门所占据。剩余的两千多公里,其两岸却是为另外两个势力所占据。因它们分布于日月江的两岸,便分别以日月江的日与月为各自名号。一为炽日教,另一个则叫冷月宫。”

    墨可见他爱听,便详细地给他解释了一下这江湖圣境名称的由来和江湖中的其它两大势力的情况。

    “哦,炽日,冷月,一日一月,一热一冷倒也有趣。”

    “师弟啊,人家叫这个名字,可不是有趣不有趣的问题。而是与它们所处的地理以及所练的功夫有关。它们一边以炽日功闻名,一个以冷月功著称。炽日者,刚劲、热烈。冷月者,阴柔、肃杀。这两种对立的路数当真是都已被它们练到了极致,非常厉害,以后若是碰见,需要小心应对。”

    听到这里,王落辰想了一下,又像好学的学生一样提问了:“哦,听起来好像很牛@逼的样子。那师兄,我又有一个问题了,就是到底是它们的功夫厉害,还是咱们五极门的功夫厉害?”

    这次,墨可还没有回答,吴梦雪却是觉得他问的这个问题太过简单,想起他们墨可说过的五极门名字的由来,不禁在一旁白了他一眼说道:“笨蛋,这还用问?当然是咱们五极门厉害了。你想想,它们再厉害,也只是把天地间的一种力量运用到了极致,可咱们五极门却是把金木水火土这五种力量的运用都发挥到了极致。比它们每派都多四极,当然是咱们厉害了。”

    “哈哈,师妹,这却是你理解错了。咱们五极门的五位老祖虽然是将五行的力量都发挥到极致,可并不是说一个人就拥有五种极致的力量,而是说老祖们每个人都将五行之力中的一种修炼到了极致。若是单论起来,却并不一定比人家炽日教或冷月宫的老祖们厉害到哪儿去。这也是为什么炽日教和冷月宫能够和咱们五极门并称江湖圣境三大势力的原因。”

    “哦,原来是这么比的。呵呵,我还以为要比哪一派掌握的力量多呢。”吴梦雪知道自己理解错了,脸颊不禁红了,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道。

    “你以为?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吗?还说我是笨蛋,原来自己也是……”王落辰那句笨蛋没有说出来,但吴梦雪却明白他后面省略的部分是什么。

    所以,她握紧拳头在王落辰面前晃了晃,威胁说:“哼,不许说我,否则……”

    “师妹,你好凶啊。好像一只威风凛凛的山中之王,我是怕了你了。哈哈,看以后谁敢娶你?”王落辰却并不怕她的威胁,一步躲到墨可的后面,冲她做着鬼脸儿说道。

    “山中之王?哦,你,你说我是母老虎。王落辰,有本事你别躲到师兄后面,看我今天不打你个金光灿烂。”

    吴梦雪略一琢磨,便明白过来他话里的意思,飞起一脚就要踢他的屁股。无奈王落辰这家伙打架不行,躲得倒是挺快,他一下就躲到了墨可的另一侧,令吴梦雪的那一脚落空了。气得她围着墨可不停地追他,大有非狠狠教训他一顿不行的架势。

    “师弟,师妹,快别闹了。前面马上到招考殿了,你们这样嬉闹,如果让师长看见,在他们心里的印象分儿可是要大打折扣的。”

    墨可拉住吴梦雪,提醒道。

    “这,好吧。暂且饶他一条狗命。王落辰,你给我记着,你可是欠了我一顿打了。下次再惹我,我就和你新账旧账一起算。”

    吴梦雪朝前观望,果然前面的宫殿已经清晰可见,耳边也可以听到嘈杂的人声,知道墨可说的没错,他们的确是快到地方了,便停止了追逐,向王落辰瞪了一眼说道。

    “秦师兄,你看师妹好不讲理,只许她说人家,却不许别人说她。不行,如果下次师妹真要跟我算账,你一定要站在我这边,帮我对付她啊。”

    此时,王落辰已经躲到了秦俊彦后面,听吴梦雪威胁自己,忙笑嘻嘻地向秦俊彦求告。

    “师弟啊,不是我说你,你可是师兄啊。怎么可以跟师妹一般见识呢,你应该学我。对咱们师妹,从小到大我可一向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呵呵。”秦俊彦一把拉住王落辰的手,假装摆出一副认真地面孔说。

    “啊,师兄,原来是这样。我说师妹怎么这么不讲理呢,原来都是你给惯得啊。秦师兄,你真是罪过不浅啊。哈哈。”王落辰故意靠近秦俊彦,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玩笑道。

    “啊,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一时没明白过来王落辰话里的意思,实在人秦俊彦疑惑的问。

    “呵呵,师兄,你把师妹给惯成了母老虎,将来要害一个男人被她给吃掉,可不是罪过不浅吗?”

    王落辰抱住他的肩膀,将嘴巴贴到他耳边儿悄悄地说。而且边说还边故意用眼睛看着吴梦雪,好像生怕她不知道两人是在说她似的。

    作为他们师兄妹中间的一个老好人,秦俊彦听了他这句跟吴梦雪有关的坏话,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不禁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已经被墨可给劝住的吴梦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