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不弃交代的事,蔡不离觉得应该立刻去办,于是他跟肖不弃说:“那好,师兄,既然这么说定了,那我这就去教习殿,让咱们的师弟卓不群去办,您看怎么样?”

    “好,卓不群平常只顾埋头修炼,不喜交往,也不入朋党。(书^屋*小}说+网)但其人却偏生喜欢培养造就晚生后辈中的可造之才,且他昔日跟薛师弟是至交好友,你只需告诉他王落辰乃是薛师弟的徒弟,并且是他认定的天命之人,相信卓师弟必定会拼了命的将他揽到自己门下,将这孩子培育成才。”

    肖不弃点头称赞,觉得蔡不离果然能做到知人善任,不愧是在门中“不”字辈中仅次于自己的左护法,便同意了他的想法。

    “好,那既然师兄同意,我就去安排了。”蔡不离跟自己的师兄一抱拳,便要离去。

    但就在此时,肖不弃盯着那法阵中的光影,嘴里轻轻发出了一声惊呼:“咦,这是什么?”

    蔡不离好奇,转身看时,就瞧见那光影里原先飞来飞起的巨人已经停止了瞎转悠,正凌空对着一个黑乎乎的身影叩拜,并且一边叩拜还一边用手比划着解说着什么。

    “师兄,那黑乎乎的身影是谁?”蔡不离问道?

    “不知道啊,待我拉近一点儿看看。”

    说着,肖不弃就扬手朝法阵上指点了两下,那法阵便嗡嗡作响,发出比原来更为明亮的光芒,阵中的那片光影也显得更大了一些。那巨人所叩拜的身影也随之显得离他们二人更近,更高大了许多。只是,虽然如此,他们还是看不清那人的容貌和穿着到底是怎么样。

    “师兄,还是看不清啊,还能再靠近一点儿吗?”见没有效果,蔡不离问。

    “可以,只是需要师弟你也一块儿发功。”肖不弃点了点头,说道。

    蔡不离当然没有意见,就配合着肖不弃一块儿朝阵法中输入元气。阵法再次变得明亮,阵中的光影再次变大,那黑影也变得清晰起来,似乎就要看到他的容貌了。

    可意外就在这时候出现了,那黑乎乎的身影在自己的容貌马上就要被肖不弃他们看到时,却是突然挥了一下手臂,一道闪电般的黑色光线就朝着他们这边飞来。

    “轰”

    法阵中的光影陡然间消散,其中蕴含的元气一下激射出来,撞击在肖不弃和蔡不离的身上,令他们气血一阵浮动。

    “师兄,怎么会这样?难道他发现了我们?”受到反震,蔡不离倒退了两步,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这股力量很强,幸亏刚刚反震回来的只是我们自己激发的元气,不然这下我们非得受伤不可。师弟,你说的没错,他们中间的确有可能存在跟咱们一样的武者。这个发现很重要,我要马上去报告老祖们。”

    肖不弃的身体倒是没有移动,但心里却也是大吃一惊,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同寻常。必须去跟老祖们说一下。

    要知道,这玄镜法阵,作用只是将圣境外面的景象传送进来,并非跟圣境之门那样开通了一个跟外界进行物质传送的通道,不具有实体。但那人挥手之间却可以将他的一丝力量透过这个法阵给传递进来,他的实力非常像是达到了传说中气功练到高阶——能在虚空度气的境界。这太出人意料了,这怎能不令肖不弃吃惊呢?

    他们在圣境这里的大殿中吃惊不已,蓝脸巨人埃尔将军在洛神湖上同样是大吃一惊,不明白在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的情况下,君主为什么会突然大怒,朝自己这边发出了一击。

    不过,在感到那攻击并没有打在自己身上,且考虑到君主如果要攻击什么人绝不可能会发生打不中这种错误后,他便知道君主这次出手并不是针对自己。

    但出于敬畏,也是为了确认君主不是因为自己而发怒,他还是赶紧跪在地上朝君主扣头不已,嘴里还不停求告道:“我神明般英武的主上,您这是怎么了?如果您生我的气,您就直接惩罚我好了,能死在您的手里,是我的荣幸。”

    “笑话,你以为我刚才的所为是因为生你的气,你也不想想,就凭你,也配我出手吗?我只是觉得你身后的空间有异常的能量波动,出手试了试而已。不过,却没有看出什么不同来。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这片湖泊有点古怪。埃尔,你去跟多伦亲王说,让他把这里给我完全封锁起来。另外,我会从帝国霸神院派一名霸神过来,好好替我查一查这里。好啦,你滚吧,这次没有完成任务,再去领一百电击棍。知道了吗?”

    说完,跟上次一样,他立刻就消失了。

    “是,主人。我这就去。”

    埃尔心里这个恼啊,以至于他都忘了去控制自己的飞行了,巨大的身躯一下子就掉进了洛神湖里,激起高达十几米的水柱。

    “可恶,为什么每次见到他都没好事儿?又是一百点击棍,连上次都三百了。”埃尔飞快地窜出水面,大声地咆哮起来。

    但话刚一出口,他又后悔了,生怕别人听到上报给自己那位总是处于暗黑中的君主。

    于是,赶紧闭上嘴巴,四下环顾了一下,朝着飞船飞去。

    他一靠近飞船,里面便有一道蓝色的光束射出来,将他给吸了进去。然后,那飞船浑身上下光芒快速闪动了几下,便急速离去。

    几分钟后,这里就出现了更多的小型飞行器,他们向洛神湖周围投掷了数百个树桩一样的金属柱子。

    那些柱子在着地后立刻弹出锋利的金属脚架,将自己给固定在土地里。接着,每个柱子的顶端都发射出一片红色光幕,这些红色光幕互相连接,形成了一个红色的光罩将偌大的洛神湖给罩了起来。

    这些光不是普通的光,如果有物体碰到上面,就会触发警报。外星飞船上的警戒系统根据警报做出识别后,会根据情况做出反应,如果是可疑物体引发的,便会向对方发起攻击。

    这里封闭洛神湖的事先不说,且说那位令埃尔将军又恨又怕的君主将自己从地球上的投影收回以后,又将自己的目光投射到自己面前那一片相当于地图的光影上的某一点处。

    立刻,如同心有灵犀一般,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披着黑色斗篷,遮掩了容貌的红皮肤老者。

    “君主,有何吩咐。”老者将手交叠在胸前,向他深施一礼。

    “狂暴,派一名霸神去咱们新占领的地球,我有一个绝密任务给他。”君主用几乎没有半点儿感情色彩的语气说道。

    “遵命,伟大的君主。”老者回答,然后就消失了。

    “地球上会有令人惊喜的发现吗?传说是真的吗?但愿是真的,我可是把所有的赌注都押在那颗蓝色的星球上了。”

    黑暗的光影里,君主的声音中透着深深的疲惫。但依旧维持着身体的挺拔。

    光影遮蔽下,谁也无法看清他的脸,谁也无法知道他的想法,他就像宇宙中的黑洞一样一丝光线和物质也不往外抛射,永远那样黑暗而神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