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分钟后,吃饱喝足的墨可和秦俊彦、王落辰各自穿好了一身鸭蛋青的长袍,腰间系着一条白玉腰带,足踏一双清凉的麻线鞋出现在吴梦雪的门外,等着她从里边儿出来,一同去招考殿。

    “咿呀”

    门开了,吴梦雪身着一袭白色纱裙,脚穿一双银色丝绸绣花鞋,披头散发地跑了出来。手里还拿了一大把钗啦簪啦珠花之类的,向墨可抱怨道:“师兄,这些东西怎么用啊?”

    “哈哈,师妹,这都是插在头发上的。只不过,在插之前,你得先把头发给结束起来,弄出造型儿,这个师兄也不太会弄。要不你就还把头发随便给扎个马尾,带个珠花吧。你看,我们都是短发,也没有用这些东西的。”

    墨可摊开手,耸了耸肩,表示这事儿自己帮不了她。

    “随便扎个马尾,跟我这身衣服多不搭调儿啊?你看,这纱裙,这抹胸,这薄纱披肩,要多漂亮有多漂亮,我不能随便弄个发型就出去吧。”吴梦雪嘟着个小嘴很不高兴地说。

    “师妹,要不让我试试吧。不过,你的头发被你给打薄了,我们手边又没有假发,不好弄复杂的发髻,只能给你梳一个简单点儿的了。”秦俊彦用手捋了一下吴梦雪的头发,很在行地说道。

    “师兄,你真会梳头吗?那太好了,你来试试吧。”

    吴梦雪就像马上要从悬崖上坠落的人,突然发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秦俊彦的胳膊,拉着他进房间给自己梳理头发。

    墨可和王落辰相对一笑,站在门外,默默等待。

    几分钟后,吴梦雪出来了,披散的头发已经挽起,于脑后结束了一个双环般的发髻,其上用珠花和金钗装点,将她衬托的如同一位古代的贵族少女一般端正秀丽。

    “哇,师妹好漂亮,秦师兄好手艺。哈哈,秦师兄,我看你不用学功夫了,直接在这儿开个美发中心好了。墨师兄,这里美女多不多?你看秦师兄的生意能红火不?”

    王落辰见到吴梦雪经过装扮,容颜更加动人,心里欢喜,不禁夸奖起她的美丽和秦俊彦的美发技艺来。只是,他这夸奖里,带了几分调侃的意味,惹得吴梦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王师弟,咱们这儿的女孩子还是很多的,你秦师兄模样长得这么俊美,如果在这里开美发中心肯定会顾客盈门,生意红火的,哈哈。”墨可也随着王落辰说笑道。

    “墨师兄,王师弟,你们俩真会开我玩笑。我不过是见师妹着急,才帮她弄弄头发的,如果是别的女孩子,我才不会替她们梳理呢。”秦俊彦却不跟他们玩笑,非常认真地说道。

    “就是,你们两个,越来越臭味相投了。尤其是王落辰,就会说些俏皮话,惹我生气,哼,不理你们了。”

    吴梦雪被王落辰给夸了,心里高兴,脸上却不好表现出来,假装出生气的样子,当胸推了他一下,从他们中间快步走了过去。

    “哈哈……”

    看着小师妹和小师弟嬉闹,墨可爽朗一笑,拍了拍王落辰的肩膀,冲他挤了挤眼睛,转身朝吴梦雪追去。

    王落辰揉着自己被吴梦雪给推的有点疼的胸大肌,招呼了秦俊彦一声,也快步跟上他们。

    秦俊彦看看只有自己落在后面,望了一眼又打闹在一起的师弟师妹,眼中浮现出一抹惆怅,叹了口气,也离开了这间厢房。

    他们一行四人,说说笑笑,离了半步居,沿着山道,奔招考殿而去。

    换了干净舒爽的衣服,得到了他们那位蔡不离师伯帮助他们入门的许诺,心情好了许多的王落辰,到了此刻,才有心思去仔细观察和了解他如今所在的这个世界。

    听墨可讲,他正在行走其中的这座山因从空中俯瞰外姓酷似一只战戈,因而名叫金戈峰。就位于刚才他们落水的五极湖西面。

    此山山势并陡峭,一条山道由打五极湖边蜿蜒而上,从绿荫中穿过,直通半山腰的半步居。由半步居再往上,还有不少建筑,听墨可说那是其他师门长辈们的居所,如有机缘今后或许可以见到他们。

    由半步居下来,沿着来时的山道走上十分钟左右,就到了一处岔路口。

    由岔路口向下走,朝东方前行,就是五极湖。

    而由岔路口往上走,朝南方前行,顺着山势去到另一座外形看上去像把巨斧的山峰神斧峰的峰顶,就到了他们此行要去的目的地,招考殿。

    相对于五极湖来说,神斧峰的位置偏向西南,而它的东面,五极湖的正南方耸立着一座高大雄伟占地无限广阔的陡峭山峰,便是五极门的核心地带,化极峰。因为太高,山顶常年积雪,雪线下面地势较为平坦的山腰处,有着规模宏大的宫殿群,是掌门和五位老祖修炼、讲经、授业和处理门中事务的地方。

    在化极峰的西南方为一片一马平川的平原,其上有臣属于五极门下的数千万居民。

    他们在五极门派出的治理机构管理下,躬耕劳作,安居乐业,繁衍生息。因无数年来在五极门的庇佑下,日子过得太平富足,也形成了大大小小上百个集市和城镇。其间贩夫走卒叫卖贸易,茶楼酒肆迎来送往,戏院勾栏日日笙歌,好不热闹。凡此种种,民生百态,成就一派繁华景象。

    平原的边缘,化极峰的正南,跟化极峰主峰有山体相连的最南端,是一处神奇之地。

    这里终日烟雾弥漫,地底经常有轰隆隆的声响传出,山上的山石偶尔也会在山体的震动中滚落。

    据说这座烟尘笼罩中的山峰,其实是一座没有火山口的活火山。之所以会有这些异象,便是它内部有些地力时不时释放出来所造成的。

    由这座名叫火峰的活火山往东,化极峰的偏南方却是一大片水草茂盛的草原,常年有剧烈的狂风不停地肆虐。属于不畏风寒的那些放牧人的乐园。他们领着成群的牛羊,逐草而居,以天为幕,以地为席,生活的逍遥自在,自然惬意。这里便被成为逍遥草原,他们这些牧人也随之被称为逍遥族。

    由这逍遥草原往北,草原逐渐被灌木丛所代替,由灌木再往里深入,便是一片不知道有多广大的原始森林。

    原始森林里幽暗深邃,其间出没着各种野兽飞禽,甚至在人们的传说中,在这些动物中还存在着一些拥有古怪能力的生物。

    这些生物有点类似于神话传说中的妖类或精灵,但这些生物的存在也只是被人们传说,并未经任何人证实。

    因而,对于它们是否存在,不少人都持有怀疑态度。以至于每年总有很多人进去妖精森林里去探险寻妖,希望能亲眼见见那些稀奇古怪的生物,或找到一些证据证明人类的传说只是一个传说,根本就是毫无道理,十分荒谬。

    但遗憾的是,他们往往都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毫无所获。因而,千百年以来,传说没有被证实也没有被证伪,依旧流传着。妖精森林也因此依旧是作为妖精森林而存在着,吸引着更多的人前去探秘。

    在妖精森林和五极湖中间,也就是化极峰的东北方,地貌又是不同。那里是连绵不绝的低矮土山,黄色的土壤土质具有极强的可塑性,便于开挖坟冢,被五极门历代的门人看中,当做了他们的安息之地。

    另外,这里还住着一种身材低矮的穴居人。他们以种植果树和打猎为生,也臣服于化极峰五极门,年年都向五极门贡献一些新鲜水果和上好的皮货,并替他们看守陵墓。作为赏赐,也是一种安抚手段,五极门每年都要从他们族人里挑选一批年轻人收为弟子,教习一些武功,以护佑他们这一族的安全。

    这围绕着化极峰分布的湖泊、山峦、平原、火山、草原、森林、丘陵,便是五极门这一门势力所盘踞之地的地理概况。

    在从半步居到招考殿的路途中,墨可根据自己所知道的,大体上给王落辰他们三个介绍了一下。让他们三个对这个相对于他们所熟知的那个世界非常神秘的地方,有了一个简单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