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些话很鼓舞人,王落辰他们三个听了,各自精神一震,觉得自己心中的阴霾被一扫而空了。

    见他们听得津津有味,老头儿说的更起劲儿了,居然摇头晃脑,一下进入了诲人不倦的状态。

    他本来只打算说两句意思意思的,被他们认真当好学生的姿态给鼓励了,竟滔滔不绝地演讲起来:“武道亦如天道,天道无情,将普天下之人皆以草芥视之,武道亦无情,对天下之欲舍身此道者不分亲疏,不论贵贱,尽数接纳。也就是说,只要你肯学,愿以武证道,武道绝不嫌弃任何一个人。每个人都有一种适合他修习的武功,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对这种武功的修习参悟武学奥义,世间大道。”

    “当然,如今跟你讲这些,还有些过于玄妙深奥,你们难以理解。师伯只是想说明一个道理,那就是无论你们此次测试的结果如何,你们都不要对自己失去信心。只要你们有恒心,有毅力,在今后不断的努力,早晚有一天可以学有所成的。而且,想来你们心里也有数,薛师弟和吴师妹的大仇还等着你们去报,你们不努力岂不是愧对了他们的一番苦心?”

    “唉,说到我小师妹和薛师弟,我这心里就一阵难受。人老多情,泪窝子也浅。算啦算啦,不提也罢,免得伤怀。我还有事情要去处理,你们要的东西我已经叫人准备好了,就在东厢房里。你们都去换套衣服,吃点儿东西,跟着你们墨师兄到新建的招考殿参加测试去吧。测试中万一有什么阻碍,就让你们墨师兄跟我传信,我会帮你们清除的。”

    若说墨可能说,他师父比墨可还能扯,他随便一唠叨就是一大堆话。

    只是,兴许今天他的确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尽管意犹未尽,他还是冲他们挥了挥手让他们离开了。

    这次会面,等于是说,他们三个和他之间都没多少交流,就光听他一个人给他们演讲了。

    不过,这也不奇怪。他们的情况,墨可早已向他老人家做了回报,他都已经掌握了,没有什么需要特别问的。他又是他们的长辈,把他们叫过来,自然是想叮嘱他们一些事情。

    现在他又急着出去办事,没有功夫跟他们多说什么,只把自己想传递的意思向他们说完,无暇多做交流。此刻就叫他们离去,也是在情理之中。

    三个听他说的话十分中肯,又见他提到薛神医和吴绮梦时眼眶微红,眼睛里泪光闪动,的确是动了真情,三人心里都感觉他很亲切,自然生出一种如同面对自家长辈的感情,对他不由地有了一份好感。

    听他对他们的事情做出了安排,赶紧站起来随着墨可向他深施一礼,一起说了声:“谨遵师伯吩咐,弟子们告退了”,就退出了房间。

    出了房间,他们就看到两名十一二岁的童子已经抬了一座装有凉篷的滑竿过来,正在屋外恭候。

    见他们出来,他俩十分调皮地冲他们挤眉弄眼了一番,就朝屋子里说道:“师父,可以走了吗?”

    就听墨可的师父在里面说道:“好的,咱们走。”

    墨可听见这话,连忙很殷勤地将竹帘卷了起来,然后王落辰只觉眼前人影一晃,也没见是怎么出来的,他那位胖的跟佛爷一样的蔡师伯就端坐在滑竿的座椅上了。

    冲着王落辰他们微微一笑,然后向青儿玉儿两人吩咐了声:“徒儿们,咱们走吧”,便被青儿和玉儿给飞一样抬走了。

    看到一个足有几百斤的大胖子,被两个才一米四五的小孩儿给抬着,眨眼间便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现场除了墨可,他们三个都惊呆了。

    “师兄,这是啥情况?”

    不等王落辰他们说话,吴梦雪一脸惊奇地向墨可问道。

    “哈哈,就知道你们得好奇。其实师兄我当初初次见到这一幕时,也很惊讶。可后来我跟着师父久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原来问题的关键在于青儿和玉儿的身份。你别看他们两个的心智和长相儿像十一二岁的孩童,实际上他们的岁数并不比我小。叫我一声师兄,也是因为他们发育得比我慢,样子看起来比我小太多,所以才叫的。”

    “啊,还有这种人类?我怎么从没听说过?”

    听他这么一说,吴梦雪更好奇了。

    “哈哈,师妹,狂霸星的人没有出现在地球上之前,你不是也没听说过他们吗?青儿和玉儿也和狂霸星人一样,属于异种智能生命,是跟咱们不一样的人类。而且还是那种寿命很长,力气特别大的人类。所以他们才会生长了四十几年才长成咱们人类孩童的模样儿,并且个子这么矮就可以负担得起师父那么重的身体啊。”

    墨可边笑着跟他们解释着青儿玉儿的特殊之处,边带他们去东厢房找替换衣服。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呢,师伯那么好的人,怎么会那么残忍地虐待那两位可爱的儿童呢?万万没想到他们原来早已不是儿童,而是大叔级的人物了啊。”

    到了厢房,吴梦雪边吃着师伯叫人给准备的糕点,边玩笑道。

    “师妹,我想这就是师兄说的,咱们到了这儿不能乱得罪人的原因所在。你看,比如说啊,咱们不知情的情况下,看青儿玉儿师兄是小孩儿,觉得他们好欺负就跟他们闹着玩儿,或着得罪他们,那岂不是要被他们两个给很尅一顿?”

    墨可正在狼吞虎咽地吃东西,没空和她说话,王落辰想起吴梦雪刚才得罪人的事儿,便摆起师兄的架子,拿青儿玉儿说事儿,对她进行说教。

    “切,就你能,又来对我说教。不理你了,我吃完了,要换衣服了,你们都出去吧。”

    听王落辰又提自己得罪人的事儿,吴梦雪不高兴了,放下糕点,拍了拍手掌,拿起一件衣服,推了他一把,向他同时也向墨可他们下了驱逐令。

    女孩子要换衣服,的确是个不容他们说什么的理由。尽管没吃完,他们也不得不端了一盘爱吃的点心,拿起各自的衣服从厢房里退了出来。

    等到他们刚一出门,吴梦雪立刻就关上了房门,大声说道:“走远点儿,不准偷看啊。”

    “哈哈,师妹,谁要看啊?不过,师妹,这儿的衣服跟咱们那里的不同,你会穿吗?”王落辰在门外笑着问。

    “切,没吃过猪脚还没见过猪跑吗?衣服嘛,不都是那样儿?你当都跟你似的那么弱智,连件儿衣服也不会穿?去去去,一边儿去,快别在这儿烦我了,莫不是你真的想借机偷看?”

    吴梦雪在屋内奚落了王落辰两句,就转身进了里屋。

    王落辰也被墨可他们给拉着去了西厢房换衣服,没捞着对她的话进行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