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师叔,这三位都是我的师弟师妹,分别是吴师叔和薛师叔他们的女儿和弟子。来,你们见过你们陈师伯。”

    墨可不理曲无涯的窘态,一步从船上下来,将王落辰他们几个介绍给了自己的师叔他们的师伯,陈不居。

    王落辰他们闻听,赶紧过来见礼,陈不居微微点了点头受了他们一拜,不冷不热地说道:“好,本门又添三位青年才俊,不错不错。只是你们此时却是不必多礼,等拜过祖师,测过资质,登记名册,正式入门之后咱们再行见过也不迟。”

    “什么?他们要成为五极门的弟子,还要经过测试才能定?师叔,怎么这入门的规矩变了?原来不都是由各位达到武帅资质,拥有收徒资质的弟子自行选择徒弟,然后回禀师门予以登记就行了吗?”

    听了陈不居的话,墨可不禁吃了一惊,连忙追问规矩更改的原因。

    “唉,墨可师侄啊,这规矩都是人定的,哪有一成不变的啊?在咱们五极门,只要老祖们乐意,怎么改,还不是他们说了算?反正吧,规矩就在我来这儿之前,刚刚被老祖们给改了,现在要入师门,就得照这个办。”陈不居一脸凝重地解释。

    墨可还想再说点儿什么,曲无涯却在这时插话了,他嘿嘿一笑,对着王落辰他们三个说道:“你看,师弟师妹,我刚才也不知道咱们师门现在改规矩了,师弟师妹这称呼却是叫早了。不过,既然已经叫了,也就不改了。别管以后你们进不进得了师门,你们都是我曲无涯的师弟师妹。呵呵。”

    他说这话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称呼他们三个师弟师妹是他给了他们多大的面子一样,叫人听了要多不舒服就有多不舒服。所以,王落辰他们三个只是对着他笑了笑,并没有回应他半个字,像是在表明,随他的便,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他怎么说。

    这让他觉得有些不爽,冷冷看了他们三人一眼,便转过头去望向自己的师父,一脸媚态的说道:“师父,您老人家从接引殿专程跑到这儿累了吧?徒弟这儿有昨日刚得的老山参,孝敬给您老人家补补身体吧。”

    说着,就真的从自己肥大的袖子里掏出一个锦盒,专门在墨可他们面前打开,亮了亮,递给了自己的师父。

    陈不居笑着将锦盒合起来,对他们几个说道:“呵呵,你们这位曲师兄天资聪慧资质上佳不说,还特别懂得孝敬师父。你们都学着点儿,若你们有幸进了师门,也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师父啊。”

    他们在这里秀师徒感情,分明是在眼馋吴梦雪他们几个,吴梦雪看不惯他师徒两个一唱一和的恶心模样,就开口说道:“陈师叔说的是,这徒弟孝敬师父自然是应该的,也值得晚辈们学习,只是师叔啊,我从小就师从我爹妈学习,现在他们全都不幸去世了,就等于我和我秦师兄、王师兄的师父全没了,我们想孝敬却是孝敬不了了呀。唉,您说,这可如何是好啊?”

    吴梦雪这话里,明着是说自己,暗地里却是说别人,这话等于是说您老人家悠着点儿,千万别一不小心就死了,那我曲师兄就没得孝敬了。

    陈不居和曲无涯都是人精,当然听得出她这话里隐晦的意思,听她出言如此不善,他们当时就把脸拉了下来,便要出手给她一个教训。

    墨可见状,假装不明就里,赶在他们发作之前笑呵呵地问:“师叔,您不是说我师父找我吗?但不知他这会儿在哪里呢?我好带着师弟他们去见他啊。”

    “哼,你师父还能在哪儿?他最近可是又胖了。”

    见墨可出来圆场儿,陈不居想起他那位难缠的师父蔡不离,一时之间倒是不好发作了,冷哼了一声,撂下了这么一句话,拂袖而去。

    因为生着气,他去得极快,弄得墨可连恭送他的机会都没有,只好遥遥的在他身后行了一个礼了事。

    他一走,曲无涯当即如跟屁虫一样跟了上去,临走还幸灾乐祸地说道:“墨胖子,换好了衣服,见过了蔡师伯,你别忘了带他们三个去拜祖师、做测试啊。三位师弟师妹,祝你们好运,顺利入门。哎,忘了告诉你们了,如果你们运气好进得了师门,主持分派各项师门贡献的正是我师父,到时候,你们可以因为今天这一面之缘,请他老人家给点儿照顾的。哈哈……”

    他满含阴险气息的笑声随着他的身影远去而渐渐消失,墨可若有所思地朝他离去的方向望了几眼,便动身带着他们三个去见自己的师父。

    吴梦雪边跟在墨可后面走着,边不解地问他:“师兄,那可恶的家伙临走时放得是什么屁?师门贡献?那又是什么?”

    “师妹,师兄提醒你一句,这江湖圣境里的人,思想都比较古典,也就是咱们所说的保守。他们对女孩子言行举止的要求跟外面不一样,你到了这里说话最好文雅一点,免得被别人笑话。”墨可对自己小师妹跟着他薛师叔学来的粗话提了点改进意见,然后才跟她解释说,“所谓师门贡献呢,就是咱们五极门对新入弟子的所要求的一些历练。说白了,就是安排新弟子去做的一些劳役,比如清扫,劈柴,洗衣,渔猎,采药,挖矿等等。”

    “啊,不好,这么说我得罪的那个老家伙就是管这个的了?那我岂不是要防备他给我们派一些脏活累活儿了?师兄,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厚道啊?刚才我咒那老家伙去死的时候,你怎么也不提醒我一下啊?”

    听了墨可的解释,醒悟过来曲无涯话里意思的吴梦雪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懊悔不已。

    后悔之余,还把气撒到了墨可身上,怪他刚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得罪手里握着重要权利的老头儿时,也不说拦着点儿自己,以至于她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师妹,冤枉啊,这个事儿在以前都是我师父管的。我有段日子没回来了,我怎么知道如今这派活儿的事情已经归他管了呢?再说,这样也好,也算是给你一个教训,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分对象就胡乱得罪人。这下好了吧,吃亏了吧?后悔了吧?哈哈。”墨可笑着,替自己开脱道。

    “你,你还说。哼!气死我了。真倒霉。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都是一个脑袋两条腿的人,谁怕谁啊?大不了到时候本姑娘一个不高兴,直接一走了之就是了。”吴梦雪气呼呼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