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赶快离开这里。”

    就在王落辰就为什么要摔掉自己的花盆儿,等着他妈妈给他一个合理解释的时候,一直保持着警惕的墨可,急促地喊了一声,拉起他的胳膊就跑。

    同时跑动的,还有他的秦师兄和吴师妹。

    “师兄,你也疯了,好端端的干嘛要跑?”王落辰不明白自己师兄这又是发得什么疯,怎么不等自己跟妈妈说两句话,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就跑呢?

    “傻瓜,你看不出来吗?你家已经出事儿了。”墨可还没来得及回答他,跑在他身旁的吴梦雪毫不客气地冲他喊道。

    “出事儿?”

    吴梦雪的话让王落辰心里顿时一紧,他边跑边扭头朝自己家阳台回望,就看见了让他心痛的一幕。

    他的妈妈正被一个外星士兵用什么东西打在头上后,身体慢慢向后倒去。当她的身影低于阳台的窗台,便无法看见了。她是生是死,更是无从判断了。

    “不!妈妈!放开我,我要回去。”

    妈妈受伤害,任谁看到那一幕,都不可能无动于衷。何况王落辰的妈妈为了他付出那么多,在他的心里无比重要,他更不可能对自己妈妈的死活不管不问,只顾自己逃命。

    因而,他使劲儿挣脱了墨可的手,转身就要回去。

    “落辰,快走!”

    他刚一转身,就听见楼上传来一个男人大声的呼喊。

    是爸爸!

    他心里又是一惊,举目望去,就看见他爸爸的身子探出窗外的,正朝自己喊话。

    只不过,他也仅仅能够喊出这一句话,因为下一刻,他的嘴巴就被一双灰色的大手给给捂住了。

    王落辰认得那样的大手,那是狂霸星士兵的手。

    他们的手比地球人的长大,粗糙,汗毛更多,带有灰色鳞片般的角质层。当初他不能动,被自己爸妈推着遛弯儿,这些在街上巡逻的坏东西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仔细看过。

    但那时,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这样的手会按到自己爸爸的嘴上,会给他和妈妈施加伤害。如果能想到的话,即便那时他手脚不能动,嘴巴不能发出声音,也要在心里诅咒他们一千遍,一万遍,诅咒他们这样的手全部烂掉、废掉。

    不过,这时候再怎么诅咒也已经没用了,他的爸爸已经被这双手给拉离了窗户,然后像他妈妈一样也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看着自己爸妈受到伤害,王落辰知道自己必须为他们做点儿什么,他猛地转过身,跪在地上朝墨可哀求道:“师兄,求求你!快救救我爸妈。”

    “师弟,师兄也想啊。可师兄无能啊。”

    墨可一把拉起王落辰,指了指他的身后。

    王落辰再次转头,便看见两队外星士兵分别从他家这栋楼的左右冲了过来。

    墨可说的没错,那些士兵来势汹汹,手里都拿着武器,人数上起码有一百多个,若是普通人,仅凭他们几个,绝对对付不了他们。

    但王落辰的印象中自己的胖师兄不是普通人,他也应该有着惊人的战力。所以,他还对自己的胖师兄抱有一线希望。

    然而,当他哀求的目光再次转向墨可时,墨可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师弟,别怪师兄。师兄没用,这些年光长肉了,没长本事。对方来几个还行,来这么多师兄真对付不了。”

    然后,他就失望了,可他没有放弃,嘴里发出一声大吼:“我跟你们拼了。”

    大喊着,他就要冲上去,可他还没有抬起腿来,就看见那些士兵中冲在前面的冲着他发射了一道光束,他知道那光束是一种激光,如果挨上不死也得受伤。

    他想躲,可发现自己的动作相对那光太慢了,根本躲不了。眼看光束袭来,他看了一眼自己家的窗台,闭上了眼睛。

    然而,就在他闭上眼睛的时候,几声巨响在他耳边响起,同时他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人从后面重击了一下,身体往前一栽,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他再次醒来,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处在颠簸之中,眼睛微微张开,就看见了一个人正在奔跑着的两条腿。

    头脑清醒了一点儿,他认出这两条肥胖的腿是墨可的,同时也确认自己正在被他扛在肩膀上,脑袋冲下朝前快速移动。

    “师弟,千万不要乱动,万一我们摔倒了,就再也没有机会逃掉了。”觉察到他已经醒来,墨可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警告说。

    可王落辰哪里会听,他扭动着身体声嘶力竭地叫喊道:“不,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要回去。我要跟他们拼命,我要去救我爸妈。师兄,求你,快放下我啊。”

    “师弟,你觉得你回去有用吗?你想想,你这样冒冒失失地跑回去,什么用也没有,反而会直接害死自己的父母。”

    “可他们是我的父母啊,我不能丢下他们不管啊。”王落辰哭着说。

    “师弟,不用冲动。你听我说,你如果不回去,因为可以用来要挟你,你父母对那些人至少还有点儿利用价值,那些混蛋暂时不会把他们怎么样;如果你回去了,他们失去了利用价值,那些人还会留着他们吗?你明白了没有?”墨可一边朝前奔跑,一边劝说道。

    “可……”王落辰哭喊着,还想说点儿什么,却被吴梦雪给打断了。

    她大骂他愚蠢,她说:“王落辰,你这个蠢货。难道还不明白吗?这事儿你现在根本就没有能力管,要不是墨师兄释放了几颗霹雳弹,你就被那些士兵给抓起来了。而且当时的情形你也看到了,你爸妈是多么不希望你落在他们手里,不然他们何苦要冒那么大的风险向你示警呢?我要是你的话,我就不回去,我一定会先找一个地方把自己的能力提升上去,然后回来救他们。”

    “唉!”王落辰明白吴梦雪说的对,冷静地思考了一下,非常无奈地叹了口气,咬牙切齿地说:“这帮混蛋,他们怎么这么快就找到我家的呢?而且,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抓我,而是去对付我爸妈。这些卑鄙的外星畜生,不得好死。”

    王落辰的话让大家都沉默了,对方这么快就找到他的家,的确是他们几个人都没有想到的,如果想到了,说不定能提早采取一点措施,那样的话或许就可以避免王落辰的父母被狂霸星人给抓住了。

    只是,这也怪不得他们。因为他们怎么会知道,梦都庄园里那些外星贵族的死引起了地球王庭多么大的震怒呢?

    他们又怎么会知道,盛怒之下,地球王庭的几位亲王给狂霸星人的军队和司法机关发出了多么严厉地指责与训斥,并给了他们多么紧迫的彻查此事的期限呢?

    这些,都是他们根本无法获取的信息。

    另外,他们更不可能知道的是,事情的发展还不止于此。

    由于埃尔将军将地球人中间有吴绮梦和薛神医这种强者的情况回报给了他的上级,他那比他掌握了更多机密的上级,感觉此事事关重大,赶紧回报了他们的君主。

    他们那位日理万机的君主从军队这条线得知此事后,出于某种不为人知的目的竟然直接干预了此事。

    在他的要求之下,狂霸星人的地球王庭毫不犹豫地调动了他们最精锐的力量来处理这次事情,使得此次事件的处置速度增加了数倍都不止。

    很快,河洛市跟梦都相关的各种监控资料被调取了出来。

    梦都内所有人员的背景被挖掘了出来。

    狂霸星人在地球人中收买的各种力量也被调动了起来,为地球王庭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线索。

    这些资料和线索经由狂霸星人最有头脑最具经验官员的分析和处理,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判定出无论是那名借用医疗机构实验室的秃头医生,还是梦都庄园那位风情万种的女子,所做的事情都同一名地球少年大有关系。

    而这名地球少年的身份也很快被他们查清,确认了他就是那名被埃尔将军刚降临地球时所废掉的地球英雄,王落辰。

    确定了一个人的身份,那什么事情就都好办了,他们决定立刻就从名叫王落辰的少年身上着手进行调查。

    一查之下,他们很快就发现这名少年已经于吴绮梦在梦都大开杀戒之前就消失了,具体去哪儿谁也不知道,只知道跟他一起消失的还有吴绮梦的女儿和管家,以及一名她收养的少年。

    本来,失踪了也不要紧,因为对于所有地球人,他们都可以通过地球王庭给所有地球人安装的监控手环追踪定位他们的位置。但令他们失望的是,在利用强大的定位系统搜索了一番之后,他们惊奇地发现,他们想要找的这几个人居然无法定位。

    他们不知道,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早在逃离梦都的时候,墨可他们三人的手环早就被破坏掉了。而王落辰,因为当初安装手环的人认为他是个废物,根本无需浪费时间和资源为他安装手环,居然自动忽略了他。

    没有手环的人当然无法定位了。

    这样,他们一时之间就没那么容易抓到他们了。但定位这个办法不行,这些外星人还有其他招数,他们还可以利用他们几个人的亲人来布网抓住他们。

    只是,他们调查了一番发现,吴梦雪父母都死了,墨可在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家人,秦俊彦是个孤儿,唯有王落辰的父母可供利用。

    于是他们将王落辰的父母当成了他们完成抓捕人物的唯一希望,派了重兵将他们给控制了起来。

    可谁知,或许冥冥中自有天意,令他们想不到的是,当他们抓到了王落辰的父母并把他们带回家张开网等着王落辰的时候,王落辰的父母居然在听到一名密探说已经看到他们的儿子到了楼下之时,突然爆发出超出寻常人的勇气和力气,挣脱他们的手跑到阳台那儿向他们的儿子示警。

    这示警为王落辰他们赢得了逃离抓捕的时间,使得外星人精心布置的这次抓捕行动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