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将军被他的那位君主训斥的时候,王落辰他们乘坐的出租车内,他们四个人已由出租车上的电子地图确定了他们停下来的位置。

    这里距离王落辰家所在的武星小区仅仅只有五百多米了。下车步行的话,也不过五六分钟的时间就可以到达他们家。

    已经这么近了,他们没有理由不下车去看看。

    不管外星人在武星小区采取的行动跟他们有没有关系,或者直接点儿说,无论他们到武星小区里来抓捕的是不是他们,因为王落辰的父母还在那里,他们都不能不去看一眼就悄悄地从这儿躲开。

    问题是怎么去?是四个人全都过去,还是由一个人先去探明情况,然后大家再过去。四个人就此展开了讨论。

    “师兄,师妹情绪不稳,师弟身体不行,要不我自己一个人先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儿吧。照我的估计,王师弟一直都是一个病人,并没有跟外星人有过正面接触,外星人应该不会注意到他,也不应该这么快就查到这里。所以,我以为他们这次的行动或许仅仅只是一个巧合。我去确认一下,没什么危险的话,我给你们电话,你们再过去?”

    尽管不认为会有真正的危险,秦俊彦还是觉得在这种特殊时期,一切行动还是小心为妙,因而他自告奋勇地提出来了这个由他一个人先去看一下情况的方案。

    “不,俊彦,吴师叔出事儿,你和她关系比较亲近,外星人追查起来,必定首先注意到你,说不定你现在已经被列为重点抓捕对象了。这样的话,你去就太危险了,还是你们都留在车里等消息,让我一个人去吧。最起码我在梦都仅仅是一名工作人员,他们应该不会太看重我。再说,就功夫来讲,我比你厉害那么一点点,无论是打还是跑,都比你有优势。”

    对秦俊彦的请求,墨可不同意,他提出自己去打头阵。

    就在他的话音刚落,王落辰马上反对道:“师兄,你们不用争了。事关我父母的安危,还是我去吧。你们先在这附近找个偏僻的地方躲藏起来,我回家看一眼,马上回来跟你们会合。”

    “师弟,就你这身体,你去绝对不行。你放心,我就是过去看一看,打听一下情况,马上就回来。你们都别争了,就这么说定了。”

    王落辰提出自己的方案,墨可马上就给他否了,不由分说,他就下了车。

    他人已下车,他们也不好再跟他争了,免得在大家上吵吵嚷嚷地引起别人的注意什么的。他们只好在车上等待起来。一边等,还一边继续开导吴梦雪,要她情绪不要那么激动。

    过了十来分钟,秦俊彦的电话响了起来。

    是墨可。他告诉他们,他打听清楚了,外星人在武星小区的行动,不过是搜捕一名从外星人发放物品的机构里偷东西的小偷,根本就和他们没有关系,他们可以过去了。他就在小区门口的杂货店那里等他们。

    得到了确认安全的消息,他们三人便下了车,由王落辰引领着开始朝武星小区走去。

    经过两位师兄的开导,吴梦雪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她已经不再哭泣了,只是红着眼圈儿低着头走在两人的中间,看上去像一个正跟自己的哥哥耍小脾气的小姑娘。

    三个人在街上默默走着,并没有引起路人的注意,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很快地,他们就来到了武星小区外那家门口摆满了水果的杂货铺前。(说明一下,外星人虽然将地球人当做他们的奴隶,并且对商品流通也实行了一定的管制,但并没有完全取消各种商业活动和业态,毕竟商品流通对于地球经济的发展有促进作用,对他们的统治也有好处,所以各种从事商品经营的行业还是广泛地存在着的。)

    因为他们那位师兄圆圆的体型比较有特点,他们一眼就看到了就站在杂货铺的门口的墨可。此刻,他正从老板手里接过几瓶饮料,同时跟老板说笑着什么。

    发现他们过来了,墨可笑着跟老板告别道:“老板,你忙吧。我等的人来了。”

    “嗯,一路走好!谢谢惠顾。”

    杂货铺的老板是一位干巴巴的老头儿,或许是因为刚才跟墨可相谈甚欢,在墨可跟他告别时,面带微笑,非常礼貌地回了这么一句。

    他这句话任谁听了,都觉得不过是店主人跟自己的主顾说的客套话,但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墨可却因对方将整句话的重心放在了“走好”这两个字上,觉察出这句话似乎包含了一丝不同的意味。

    因心里生出的这种感觉,他不禁回头看了那位店主人一眼,想要从他的表情或神态里找到一丝什么异常来确证自己的想法。

    可当他回头时,店主人已经转身去整理自己的货品去了,他看到的只是他的一个背影。

    “难道是我太小心了,以至于有点儿疑神疑鬼了?”墨可暗想。

    没有从店主人那里找到可以确证自己想法的信息,只好转过头来,继续朝店外走去,迎上了自己的师弟师妹。

    “刘伯,你好,忙着呢。”

    王落辰走到杂货铺外,按照以前的习惯,远远地跟店里的那位认识了十几年的店主人,打了一声招呼。

    可令王落辰觉得有点尴尬的是,那位在他没有被外星人给重伤之前,跟自己十分相熟的老头儿却好像不认识自己一样,根本不理会自己的招呼,只顾整理着自己的货物。

    对他这种不理睬自己的行为,王落辰没有太过在意。

    他猜想,也许自己因为伤不大出家门之后,那位上了年纪的老人猛不丁地看见自己,想不起来自己是谁了吧。

    看来,自己真的是离开世界太久了,以至于都已经变成被世界遗忘的人了。

    他有些自我解嘲地笑了笑,接过墨可手中的饮料。接着,就用带着几分不乐意的语气说:“师兄,这都到我家门口了,要喝饮料家里有的,你又何必破费呢?”

    “师弟,小心,我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没有直接回应王落辰的客气,在因递给王落辰他们饮料而靠近他们的时候,墨可小声儿的说了一句。

    刚才王落辰跟店主人打招呼时那干巴老头儿不回应的态度,王落辰没有往心里去,墨可却是全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了。

    蓦地,从店门走出时那于心里出现的有些奇怪的感觉再次浮起。久历世事,心思细密的墨可,脑筋立即飞快地运转,对自己再次生出这种感觉的原因进行了迅速的分析。

    说话得体,算账利落的那老头儿给他的感觉,明明不像是脑筋不清楚的人。像王落辰这种在河洛比较知名又跟他是老街坊的人物,即使他离开人们的视线一年多,似乎他也不应该这么快就不记得他是谁了吧。

    由此推论,他觉得那名干巴老头儿对待王落辰的态度,有些问题。是什么原因让这名非常普通的小商人带给他这种有问题的感觉呢?

    他努力思索着,想到了一种可能。

    这种可能,就是对方刚才对王落辰的不理不睬,以及之前他临出店门时对方那句话带给自己的某种感觉,都是这老头儿刻意为之。或许,这些都是一名老人精想要向他们传达某种信息的手段。

    依据他的经验,一般来说有话不能直说,要靠隐晦的手段来表达信息,只能是一种情况,那就是说话的人直接表达某种意思的话,会给自己带来危险。

    那么,谁会让这名店主人连跟自己的街坊说句话都会有危险呢?

    在现如今的地球,当然只有一种势力能让人如此惧怕,那便是外星人。

    但是,老人一般都很善良,心怀仁慈,即便明知道会因为做了某事而给自己招来危险,为了帮助别人,还是会做出一些事情来给予某些自己在意且对方即将陷入险境的人一些帮助。

    这便是他今天的言语和举止带给自己奇怪感觉的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