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王落辰他们四人所乘坐的车子停下来同时,埃尔将军正站在梦都庄园的秘道出口处,看着那因秘道里发生爆炸而不断涌出的烟尘怒气冲冲。

    “啊——”

    想着他在发现这条秘道后所派进去的那五十多名士兵全都已经被炸死在里面的事实,他双臂一振,发出了一阵儿震耳欲聋的巨吼。

    “杀!给我杀!传我的命令,将这庄园周围的人统统都给我杀掉,我要为我的士兵报仇。”

    埃尔狂怒,给他的手下下达了极为血腥的命令。

    自己的士兵一下死了这么多,他手下的那些巨人副将们也是怒火中烧,巴不得大开杀戒,将地球上的小蚂蚁们尽情屠戮一番,好出出心中的怒气才好。

    但尽管如此,他们在听到埃尔将军的命令之后,却并没有依照心中的愿望和他的命令去那么做,反而是神色犹豫地说:“将军,这样做真的可以吗?领袖可是说过,这些地球人只能利用,不能无故杀死的啊。”

    “怕什么?你们这些胆小鬼,出了事情我负责,我就不信我们的君主真的会为了一群小蚂蚁而杀掉自己的大将。”埃尔将军极度不耐烦地训斥了自己的手下一句,说出了自己之所以会下这种命令的理由。

    “是吗?埃尔,你就这么有自信吗?哼。”

    但就在埃尔将军说出那句话,他手下的巨人迫于他的命令正要展开杀戮的时候,一片黑色阴冷的光芒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一个若有若无的身影在那片光芒里晃动不止,一句虚无缥缈但带着巨大威压的话语飘进他们每个人耳朵里。

    埃尔将军听到这句话以后,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浑身颤抖着跪倒在地,并且马上像一只乖巧的小兽一样将身体完全匍匐到地上,嘴里发出怯生生的声音:“我伟大的君主,至高无上的神明,小人不敢造次。恳请您原谅我这一次吧。”

    “哼!量你也不敢。我想我的话说的很清楚,每一个活着的地球人对我的价值都巨大无比,除非万不得已,我决不允许任何人随便杀死一个地球人。而你,却胆敢下达大量屠杀地球人的命令,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那身影厉声质问,将埃尔吓得大气也不敢出,浑身颤抖的更厉害了,嘴里一个劲儿的求饶:“伟大的君主,求您饶了小人这一次吧,小人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其他巨人也跟他一样匍匐在地,不断哀求,希望那光芒里的大人物不要降罪他们。

    “哼!如果不是看在帝国现在正是用人之计,你们又没有造成地球人的事实,这次我绝对不会轻饶你们。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等将我交代的事情办好,你们每个人自己去军法处另一百电击棍,以示惩戒。”

    面对他们的不断哀求,那身影冷哼一声,以一种仿佛他给了他们多大仁慈的语气宣布了对他们的惩罚措施。

    一百电击棍,这责罚恐怕也是不轻的,要不埃尔将军他们听了之后也不会浑身猛地抽搐几下。

    但心里再怎么委屈、害怕、气愤,他们嘴上却不敢对这一命令说半个不字。

    甚至,他们的脸上连一丝不满的表情也不敢显露出来,反而还要在连续磕了几个头之后,如沾了多大便宜似的连声称谢:“谢主上仁慈,谢君主隆恩,我们以后一定严格要求自己,不再犯错,并且甘愿为您肝脑涂地在所不辞,我们……”

    “好啦,废话不要多讲。这里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那名女子的能力有些奇怪,我很感兴趣。那么,从事发到现在,你们查清她的来历和底细,以及她为什么拥有这种能力了吗?”

    那身影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们那些近乎于马屁的表露忠心的话语,冷冷地问了一个问题。

    他的这个问题让埃尔将军觉得,这是一次为自己刚才会发布那样的命令而进行申辩的机会,想也没想就回答道:“回主上,这名女子的事情,我们已经上报了地球王庭,他们应该已经采取措施了。我们在这庄园里也进行了彻底地搜查,可这名女子做事非常谨慎,并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线索。唯一的一条或许可以给我们提供点儿线索秘道,还在刚才发生了爆炸,害死了我们五十多名优秀的士兵。真是太气人了,我……”

    “啰嗦,你以为我很闲吗?要在这儿听你的废话?我只问你有没有查到什么,你只需说有还是没有就可以了。既然没查到,就给我继续查吧。真是可恶,埃尔,我看你是越来越有些叫人讨厌了。既然这样,那么你就再加一百电击棍吧。”

    打断埃尔将军希望利用士兵大量死亡这件事,来替自己辩护的陈诉,那身影说出一个对他来说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命令,但对埃尔将军却是能带来更大痛苦的惩罚措施后,就消失不见了。

    “是,小人该死。主上……”

    埃尔心里在懊悔不已,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有些不知死活了。

    明明知道自己那位君主不喜欢别人在他面前辩解什么,却还是开口说了许多给自己招罪的话,白白多领了一百电击棍的责罚,真是应了那句自己刚才地球人那里学会的名言“不作就不会死”啊。

    想想电击棍让人的屁股酥麻痛痒的“美妙”滋味儿,埃尔将军不禁生出一种想抽自己两把掌的冲动。

    但当着自己属下的面儿,他抬了抬手,还是忍了。然后没好气地朝他们嚷嚷道:“都别他#妈给我愣着了,赶紧起来继续搜查吧。事情办不好,小心我把自己屁股上遭得罪从你们身上补回来。”

    “是!”

    那几个家伙心里虽然对他的这种威胁很不满意,但官大一级压死人,世间的道理从来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下级对待上级不服从是不行的。

    此刻,他们面对自己的这位受了憋屈,心情极度不好,战力又高出他们许多,完全可以狠揍他们的顶头上司,不敢表现出一丁点儿不爽的神情,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拍打了几下身上的尘土,麻溜儿的各自忙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