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王落辰暗自咬牙切齿地诅咒发誓的时候,墨可已经一路小跑儿的把他给背出了树林。

    王落辰看着自己这位背着一个一百多斤大活人还能跑这么快的胖师兄,心里又是一阵惊讶。

    心中暗想,看他背着自己奔跑了这么远,脸不红气不喘毫不费力的样子,看来自己这位胖师兄不愧是老师和师母的师侄,功力很是厉害啊。

    此时,他们已经到了树林外面的大马路上,正向远离梦都庄园的方向边跑边寻找可以乘坐的车辆。

    王落辰看看身后,可以看到树林里树木的树冠在晃动,料想那一定是他们身后那巨人冲撞的结果。但奇怪的是,他记得当时那巨人离他们并不是很远,以他那副大长腿跑动起来的惊人速度,似乎早就该追上他们了,可为什么直到他们出现在树林之外了,他还在后面树林里跟大树过不去呢?

    难道说,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刚才胖师兄他们所说的那个什么阵法的缘故?

    心中疑惑,他正想问一句。却听见胖师兄墨可焦急地说道:“俊彦,我们得赶快找到车子啊,巨人在树林里虽然暂时受制于九曲迷魂阵,但他们毕竟有一身蛮力,完全可以凭借身体的强横,硬生生将树木全部拔起破坏掉阵法而冲过来。如果到那时咱们还走不了,那可就麻烦了。”

    “师兄,不用慌,这里应该不会缺少出租车的,说不定我们再耐心登上一两分钟,就可以等到了。”

    秦俊彦在这里生活了多年,对这里的情况自然也十分熟悉。梦都作为河洛市著名的安乐窝,平时有很多人来,出租车公司在设计路线的时候,是特别考虑到这一点,增加了经过这里的车子的数量的。

    果不其然,就在他话音刚落,一辆出租车就呼啸而至,因秦俊彦手机上发出的搭乘信号而在他们的身前稳稳停下。

    “好了,咱们快上车。唉,要不是怕走的时候暴露行踪,必须得走秘道,谁会放着庄园里的豪华车子不坐,坐出租车啊。”

    胖师兄将王落辰放进车里,又帮忙把依旧闷不吭声的吴梦雪也安置好,看着车子里面已经不大的空间,比划了一下自己超重超宽的身体,不禁感叹了一声。

    “师兄,都这会儿了,你还有功夫想这个?咱们还是赶快逃命吧。”秦俊彦没想到胖师兄墨可在这时候还会生出这样的感慨,不禁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

    “秦师弟,你不明白,我这么说可不是单单说车子,而是有些惋惜我和吴师叔我们这些年创下的这份家业啊。”墨可把自己的身子硬生生塞进出租车的车厢里,抹了抹头上的汗水,神色黯然地说道。

    “唉,师兄,荣华富贵一场空,何况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和师父当初创立这梦都的目的,也不是为了享受荣华富贵的吧。现在失去了,又何必感慨呢?我们还是走吧。”

    秦俊彦安慰了墨可一句,便用自己的手机刷了一下收费终端,启动了出租车,只是车子并没有立刻就走,因为还没有人告诉它目的地。

    “你说的没错,我们创立梦都的确不是为了荣华富贵,而是有特别的目的。唉,话说回来,我叹气,其实也不为梦都,而是为我和师叔的心血,为我们的使命。唉,不提了,反正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完蛋了,说什么也没用了。只是,师兄我此次回去该如何交差呢?算啦,跟你们说这些更白搭。俊彦,麻烦你将目的地设为落辰师弟家吧。将要远行,他该向父母告别一下的。”

    胖师兄墨可面带愁容,连连叹气,朝梦都那里看了一眼,又瞅了瞅身旁的王落辰,向正等着自己拿主意的秦俊彦说出了他们的目的地。

    目的地确定了,但秦俊彦却没有动,因为他并不知道王落辰家的地址,他又将目光转向了王落辰。

    没想到墨可会优先安排自己回家跟父母辞行,在秦俊彦向自己投过来询问家庭地址的眼神时,王落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师兄,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老师和师母还有你们的梦都才……”

    墨可伸手在他胸前点了两下,替他解除了禁锢,然后苦笑了一声,拍着他的肩膀说:“小师弟,以后咱们就是同门了,就跟一家人一样,你又何必客气呢?至于两位师叔的仙逝,那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师弟不必太过内疚。只要记得师叔他们的话,以后好好用功,练成绝世武功,为他们报仇就好。那样的话,也算是不枉他们为你所付出的代价吧。现在,你把你家的地址跟你秦师兄说一下吧。咱们去跟老人家说一声,然后就离开。此去可能会很长时间,到底前途如何,师兄也不能给你任何保证,一切还得看你的造化。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嗯,明白。师兄,我一定好好努力,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难,再多的磨砺,也会咬着牙撑过去的。你放心,我发誓,无论如何我王落辰也绝对不会辜负老师和师母的希望,还有师兄们的帮助的。”

    墨可一番话语,让王落辰心中油然升起一股豪情,他用力地点了点头,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接着,他便对秦俊彦说出了自己家的地址:“秦师兄,我家在武星小区,武力的武,星辰的星。不过,这时候我爸妈应该还没有下班,我们去了不会马上见到他们,可能要等上几个小时。这样也好,你们可以在我家休息一下,然后咱们趁着夜幕离开河洛市。”

    “师弟说的对,这半天发生的坏事情很多,大家真是有些累了。我们的确需要休息一下,尤其是你和师妹。那么我们就去武星小区了。武星,这个小区的名字倒是有些意思。”

    秦俊彦听王落辰报出的住址,迅速设定好了出租车的目的地,嘴里重复了一遍这小区的名字,觉得他们家这小区的名字居然跟薛师伯的推测能扯上那么一点儿关系,似乎正暗合了所谓的宿命,不禁大有深意地和墨可对视了一样。

    墨可微微点头,似乎已在这同秦俊彦的这一眼对视中明白了对方的心意,同时也赞同对方的想法。

    “武星”虽说只是一个小区的名字,跟王落辰将来能不能成为像薛神医所预测的那样的人物,没有必然的联系。

    但总归这个名字带了一个武字和一个星字,又同江湖秘境之中老祖们对战力所划分的境界中的至高一阶的名称相对应,叫人不能不生出一种这样的巧合里面带着某种宿命的感觉。让墨可心里也是为之一动。

    “武星,天命之人,或许薛师叔这次又算准了吧。”墨可心中悄悄嘀咕了一句,再次看向王落辰的眼神里充满了不一样的意味。

    王落辰没有注意到秦俊彦和墨可之间的那一眼对视,也没有注意到他那位胖师兄眼神里的变化,他此刻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吴梦雪的脸上。

    此时的吴梦雪,脸上弥漫着浓浓的悲戚,两只眼睛无神地看着窗外,泪水一滴一滴的从她的眼角涌出,滑过脸颊,从她的唇角掉落,将她的衣襟打湿。

    见她这副伤心落泪的模样,王落辰心中不忍,不禁柔声说道:“师妹,你要哭就哭出来吧,不要憋在心里,那样对身体反而不好。”

    原先的时候,他们三个说话,吴梦雪充耳不闻,只顾落泪。谁知,就在王落辰说完这话,吴梦雪却突然将视线从窗外收回来,粉颈疾转,美目怒张,狠狠瞪起他来。

    接着,还没等王落辰想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敌视自己,她抬起手来,“呼”的一拳,就打在了王落辰的胸口。

    吴梦雪也是练过的。这一点从她可以背着王落辰从那家医疗机构跑出来就可以看出。

    凡是练过的,拳脚都相当有劲儿。吴梦雪这一拳也不例外。

    被她打中,王落辰就觉得自己的胸口就像一柄开山大锤给轰击了一样,顿时一阵胸闷,一口气憋在肺里,就是呼不出来,心脏好像也受了影响,心跳有种接近停止的感觉。剧烈的痛感飞快地从胸口扩散,直接刺激到他的大脑,让他有种恨不得马上就死掉才好受的感觉。

    他脸上充满了不解和惊恐,不明白自己好心安慰这位新认下的小师妹,她为何对自己挥拳相向?

    可更令他感到不解和吃惊的还在后面,就在他捂着胸口痛的要死的时候,他那位师妹居然再次握紧了拳头,还要捶他。

    眼看她马上就要对着自己再来一下,他吓得赶紧双手抱头,躲了一下。

    “师妹,不要冲动啊。快住手!”

    “是啊师妹,有话好好说,不要打啊。”

    墨可和秦俊彦的声音响起,并且伴随着他们的出手,吴梦雪的拳头也被他们给拦了下来,这一拳王落辰没挨上。

    他从自己两条手臂的缝隙里看到吴梦雪被墨可他们给制住了,没法再打自己了,立刻放下手臂,指着吴梦雪质问道:“师妹,你疯了啊?好端端的干嘛打我?”

    “呸,谁是你师妹,你这个害人精。都怪你,都怪你,要不是因为你,我爸和我妈会死吗?你还问我为什么打你,你说为什么?呜呜,你这混蛋,我爸妈死了,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一点愧疚吗?”

    吴梦雪好像对王落辰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打他非常生气,骂他的时候,居然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恨意。

    原来是这样,王落辰一下明白了吴梦雪的意思。他心中的不解、吃惊以及气愤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一份自责和歉疚,他当即对墨可和秦俊彦说:“两位师兄,梦雪说的没错,确实是因为我,老师和师母才去世的,是我连累了他们。你们放开师妹,让她好好打我一顿,出出气吧。那样,她心里舒服一些,我心里也会好受几分。”

    “唉,师妹,师弟,你们这是要闹那样儿?两位师叔尸骨未寒,他们要你们好好相处,相互扶持的话犹在耳畔,你们俩怎么可以这样呢?”墨可不忍直接说吴梦雪打王落辰不对,只好将他们两个一块儿说了。

    秦俊彦也在一旁劝说道:“对啊,师妹,师弟,你们两人这想法都不正确。师父和薛师伯根本就不是师弟害死的,他们是被那些该死的外星巨人害死的,那些混蛋才是咱们真正的仇人。这种时候,我们应该互相团结,共同谋划为两位师长报仇的事情,怎么可以同门相残呢?”

    他们两人的一席话,让吴梦雪的情绪稍微冷静了一些,她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背过身去,嚎啕大哭了起来。

    那哭声充满了悲伤,让车子里的三个男人心里都不是滋味儿,眼圈儿一红,他们也几乎落泪了。

    但就在他们这几日正沉浸在悲伤之中的时候,出租车停了下来,自动驾驶系统用语音播报出了几句话,令他们心里紧张了起来。

    “因执行搜捕人物,目的地武星小区附近已经戒严,车辆无法直达,请客人下车步行,您此处预付车费多出的部分已自动划回您的账户。”

    搜捕任务?搜捕谁?该不会是我们吧?

    他们四人此时已是惊弓之鸟,难免对周围的环境抱着草木皆兵般的警惕,听到系统的这段提示,不禁面面相觑,愣在了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