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墨可刚刚把手脚已经能动,但却动的十分怪异的王落辰给定在原地后,他却看到了他一开始就曾经设想过,但并没有向他的小师妹小师弟们说出的那种情形。

    “师叔,您这是何苦呢?师叔,您不该啊。”

    墨可泪流满面,“噗通”一声向着吴绮梦和巨人所在的方向跪了下去。

    他令人大感意外的一跪和充满悲痛的话语,让吴梦雪和秦俊彦被王落辰的异常给吸引住的目光,重新转移到了空中。

    他们看到,就在七大巨人的中间,不知怎么的,陡然出现了一个光彩夺目的光球,吴绮梦的身影却在这光球出现的同时不知所踪了。

    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光球,吴梦雪向墨可惊疑地问道:“墨师兄,那,那是什么?我妈妈呢?”

    “师妹,你就别问了。师叔,师叔她……”吴梦雪一问,墨可的眼泪流得更厉害了,很快,他凸起的肚子上那一片衬衣就湿了一大片。

    “她怎么了?快说,快说啊。”吴梦雪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但见墨可的神情,却知道吴绮梦那里一定是情况不妙,心中焦急,不禁提高了嗓门儿,变得有些声嘶力竭起来。

    “唉!师妹,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早先就想着师叔把我们都给撵走,自己却留下来,怕是已经做了不好的打算。可没曾想师叔她真的会样做啊。师妹,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因为师叔,师叔她所做的事情是在向天地地汲取能量,准备自爆啊。”在吴梦雪的追问下,墨可终于还是不得不把实情告诉了她。

    “自爆?啊!不,不,妈,您不要啊!难道您不要女儿了妈?您不要啊!”吴梦雪看着天空中那团光球不断扩大,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的她,用力哭喊了起来。

    便就在此时,那光球闪了几闪,停止了扩大,然后就以极快的速度收缩了起来。当它收缩成一个亮度极高体积却极小的点,吴绮梦的身影重新显露了出现。

    吴梦雪这才看清了那光点正是处在她妈妈吴绮梦的丹田位置,而她妈妈整个人则是正被这光点所发出的光芒所笼罩着。

    看不清她脸上是什么表情,更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但可以听到她响彻天地的声音:“步尘,等等我,我来了。”

    然后,如同核爆,那光点在天地间从一个点,转瞬间扩大为一个如同第二个太阳的光球。

    “轰”

    一声巨响,光球碎裂,化作点点光芒四下飞散,吴绮梦的身影就此消失,一位重情重义的女子便这样香消玉殒了。

    母子连心,眼睁睁看着母亲逝去的吴梦雪心头如被重锤敲击了一下,一口气憋在胸口,昏了过去。墨可和秦俊彦赶紧过去施救。

    天空中,光明撒播四方,巨响震慑寰宇。

    光芒袭来,那些巨人纷纷举起手臂护在面前,仓惶倒退。但太迟了,在那爆炸所射出的光芒和冲击波的猛烈冲击下,即使坚硬如钢铁的他们,也无法幸免。

    破烂的衣服碎片和大块的皮肉从他们的胳膊、前胸以及大腿上剥落,好似下了一场奇异而血腥的怪雨。

    “啊——”

    几声震耳欲聋的充满愤怒的惨嚎响起,尽管这些损伤对他们那巨大的身体来说算不得致命,但那皮肉脱离身体之际毕竟还是产生了极大的痛楚,令他们不自觉地发出几声痛呼。

    “可恶,想不到该死的小蚂蚁竟然这么卑鄙。本来想跟他们玩玩儿的,谁知道她还留有杀招。该死!杀,我要把这些小蚂蚁都杀光。”埃尔将军似乎也受了伤,他气得发誓赌咒,怪叫连连。

    “将军息怒,别忘了领袖的旨意。”有人劝说道。

    这句提醒好像很有效,埃尔将军沉吟了片刻才吼叫道:“哼,便宜他们了。那就下令,把这庄园及周围五公里范围内的人全部抓起来,送到哈翰星球矿场去。我要让这些卑微的小蚂蚁在那里受到最残酷的折磨,看他们以后还有谁敢再反抗我们。”

    因为受了伤,心中恼怒,他们的声音比平时更加的巨大,把林中的鸟儿都震得惊叫着飞去,树叶也被震的哗哗作响。

    墨可和秦俊彦对视了一眼,知道巨人盛怒之下,必定会真的像他们所说的那样采取行动,他们萌生了赶紧逃离的念头。

    果然,巨人们商量妥当,便分散开来,大呼小叫着调动起兵力来。

    墨可见到一个巨人朝这边走来,他连忙摇了摇自己怀中已经被他救醒,却一句话也不说的吴梦雪,说道:“师妹,看开些。师叔已经魂归天地,离我们去了。巨人被激怒了,正向着我们这边过来,咱们待在这儿很危险,快跟师兄走吧。”

    说完,也不等吴梦雪有所表示,他冲秦俊彦使了个眼神儿,让他抱起吴梦雪。他自己则过去把王落辰也背到身上,迈开双腿,借着树木的掩护,快速跑动了起来。

    他朝前跑动的路线,跟吴梦雪原来背着王落辰进来时一样,并不是一条直线,而是按照某种规则在前进。

    “师兄,这九曲迷魂阵能不能为我们争取到逃离的时间?”紧紧跟着他并感到身后巨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的秦俊彦,边跑边向墨可问道。

    “这里的树木比较粗壮,阵法本身也比较高明,应该可以抵挡那巨人一会儿。不过,巨人太高大了,力量又那么强横,我们也不能指望这阵法发挥多大作用。还是快点离开吧。”墨可于跑动中略微思考了一下回答。

    “师兄,把我放下吧,我感觉我手脚能活动了。让我自己跑,咱们还能跑快点儿。”听到他俩的对话,王落辰在墨可的背上忍不住说道。

    “不行,你刚才的情况明显是体内气血紊乱所致,这时候绝对不适合做剧烈运动,否则会有中风偏瘫的危险。还是师兄我辛苦点儿背你吧。反正,离出这片林地也没几步路了。”

    到了树林边的那条公路上就有出租车可坐了,为了王落辰的身体着想,墨可觉得他还是坚持一下的好。

    王落辰自然明白墨可的一番好意,心里不免一阵感动。立刻就觉得,这位胖师兄和自己才刚认识就能如此善待自己,同他的老师和师母他们一样,也是大大的好人。

    心里感动之余,他不禁又想起了自己的老师薛神医。

    他跟自己不过素昧平生,只不过因为精通某种古代秘术,自以为可以窥探天机,预测未来,相信他王落辰是可以有一番大作为的人,就不惜牺牲性命来帮助自己,实在叫人不得不心生感激。

    还有他的师母,一个原本在河洛市混得不错,衣食无忧的美丽女子,因为自己连累她丈夫惨死,她顾念夫妻情义,不惜自曝身份,跟外星人以死相拼,终至香消玉殒。更是叫人惋惜、叹服。

    他们的这份深情厚义,叫自己该如何回报呢?

    想起这些,他回头望了一眼正在身后追来的巨人,不禁于心中暗暗发誓:倘若自己有一天能够真像老师所希望的那样,成为有能力拯救世人的强者,他必定要将这些巨人全部杀光,以向死去老师和师母的在天之灵献祭。

    尤其是那个害的自己成为废人的埃尔将军,他更是要将他剥皮抽筋,敲骨吸髓,开膛破肚,掏心挖肝,好好折磨一番。毕竟,他不光是害了自己的仇人,也是害死老师薛神医和师母吴绮梦的元凶。这份大仇,他算是于心底最深处给他牢牢记下了。除非自己死了,否则必定不会放过他。

    只是,不知道自己着身子骨何时才能彻底复原,自己又何时才能练成可以杀死这些巨人的本事,将这份深仇大恨给报了呢?

    渴望报仇,渴望变强,王落辰不禁又想到了那个“江湖”,也就是老师他们口中屡屡提到的神秘之地。

    它到底是什么地方?又在哪儿呢?跟着墨师兄去到那里,自己就真的能够学到高深的修炼之法,获得杀死巨人的能力吗?

    怀着满腔的悲愤,猜测着不可知的未来,王落辰的心中思绪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