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人们面对完全出乎自己意料之外,不被自己内心所接受的事实,神经会出现短路,思维会出现停滞,整个人看上去会变得呆呆的。(书屋 shu05.com)

    吴绮梦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她一直都信心满满地认为自己的老公会回来,根本就没有预计到他会出事儿,更想不到他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现在猛然见到薛神医伤重至极,她顿时就受不了了,脑子立刻就出了故障。

    只是,这时候回光返照的薛神医反而是非常清醒的,他见到吴绮梦到来,立刻眼中一亮,一股生命活力从身体的最底层被激发了出来。

    他剧烈地喘息竟然一下子变得缓和起来,嘴巴张了两张,吐出充满无比柔情的两个字:“绮梦。”

    这一声饱含深情的轻呼,好像是具有魔力,瞬息间就把吴绮梦的心神从痛苦的深渊给拉了回来。她浑身一震,呜咽一声,哭着说道:“步尘,都怪我,都怪我。是我不好,我应该去帮你的。”

    然后,她轻轻地蹲了下来,两手握住薛神医的手,试着将自己的真气输送到他体内,但真气发出后,却发现根本就如泥牛入海,毫无作用,心里不禁更加悲切。

    看着她为自己做这一切,薛神医摇了摇头,吃力地说:“不、不怪你。师命……,使命……”

    接着他又用自己的拇指轻轻摩挲了一下她的手背说道:“没用了……,不行了……,绮梦,落、落辰,江湖。”

    吴绮梦略感惊讶,好像没想到薛神医会向她提出这样的要求。

    稍微一思索,她用力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摇了摇头狠心地拒绝道:“你是要我把他带到江湖去吗?可是,你难道忘记不经老祖他们允许,任何人也不能随便带人回去的规矩了吗?咱们可是发过毒誓的啊。”

    “落辰,天命,江湖,信我。”薛神医听自己妻子这样说,他凝聚起浑身的气力,十分清晰地说出了八个字后,两腿一蹬,便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一丝生息了。

    “步尘——”

    “爸爸——”

    “老师——”

    “师伯——”

    所有人都发出一声痛呼,哭泣声顿时再次混合在一起,形成一首哀歌。

    就在众人痛苦万分之时,那名胖管家再次到来。看到屋内的情形,他在门口稍微一愣,脸上也露出了悲戚之色。

    但他此次前来是有非常重要的事请要跟吴绮梦说的,因而沉吟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吴总,请节哀顺变。那些搜查的外星士兵已经道了大门口了,您看是不是先把先生的遗体给安放到安全的位置,然后把这些血迹给清除了?免得……”

    “墨可,这些你不必管了,你赶快带俊彦和梦雪他们走。”吴绮梦止住泪水,向他下了一道命令。

    “去哪儿?”这道命令出乎他的预料,那管家不禁问了一句。

    “江湖。”吴绮梦犹豫了一下,重重地说出了两个字。

    听到这两个字,那胖子管家脸上的猛然肌肉抽搐了一下,深深鞠了一躬,有些慌乱地说道:“吴师叔,这可不合规矩啊。只怕,只怕老祖们会怪罪的。”

    “墨可,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不合规矩。可这是步尘最后的遗愿,你说我跟他做了一辈子的夫妻,我能不帮他完成吗?而且,我不妨实话告诉你,据步尘推算,他,这个叫王落辰的年轻人,正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我相信他不会看错。所以,你只管带他们去,一切责罚由我一人承担。”

    吴绮梦知道自己这位师侄跟随了她多年,对她的要求是不会拒绝的,故而语气上又加重了几分,甚至她还把王落辰的身份给点了出来,希望可以以此打动自己这位师侄。

    果然,墨可擦了擦自己鬓角因恐惧而冒出的冷汗,一脸为难地说:“师叔,您还真是会为难师侄。不过,薛师叔占卜断事向来极为灵验,他说这位师弟是那人,或许就有几分可能。为了那万一之可能,为了天下苍生,被重罚一顿倒也值得。好,师叔,我答应你了。”

    “梦雪,俊彦,落辰你们三个快谢谢你们墨师兄。跪下。”吴绮梦见墨可答应了,就转而要吴梦雪他们三个给他行跪拜大礼。

    吴梦雪听了妈妈和眼前这个突然由管家变成师兄的胖男人之间的对话,虽然心中不解自己为什么要向他行这么大的礼,但在这种时候,却也不敢任性,和秦俊彦对视了一眼,便就准备跪下去。当然,他们拜他们的,王落辰没有跪拜之力,只好以颔首代替。

    墨可见他们真要行礼,赶紧上前一把拉住,向吴绮梦说;“师叔,使不得的,他们都是我的师弟师妹,跟我平辈儿。我受不起这一拜的。您放心,师侄言出必行,一定不辱使命,将他们带到地方。”

    “好,我相信你。”吴绮梦点了点头,然后伸手在薛步尘的腰间摸索了一下,将镶嵌在他腰带上的一块玉给摘了下来,塞到了王落辰的口袋里。十分郑重地嘱咐道:“落辰,保管好这块玉,这是你老师留给你的信物,或许将来有大用处,千万不要弄丢了。”

    王落辰用力点了点头,哭着说:“嗯,师母,我记住了。一定把它当成我自己的命一样好好保护。”

    “嗯,好孩子,你要好好练功,将来替你师父报仇。还有就是,答应我,务必要替我好好照顾梦雪。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要让她受到伤害。”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又转向秦俊彦,也同样嘱咐了他一句,“俊彦,你也要照顾好你师妹,听到了吗?”

    “知道了,师母。”王落辰再次用力点了点头。

    “哎,师父,您放心,有我在,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梦雪的。”秦俊彦也拍着胸脯做出了保证。

    “那好,就这样吧。墨可,你让员工们偷偷地从后门疏散,尽量不要惊动那些外星人。而你们就从秘道走吧,记得出去之后就把机关陷阱全部打开。至于那些士兵,你们不必担心,我自会去应付的。至于我,你们也不用担心,这里的事情一了,我自会去跟你们会合的。”

    说着,吴绮梦抱了抱满脸泪水的女儿,替她抹去泪痕,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妈,您一定要来跟我们会合啊,我们会等着您的。”吴梦雪依依不舍地从自己妈妈怀抱里离开,泪眼朦胧地看着她说道。

    “嗯,好孩子,妈答应你。一定。”

    吴绮梦用力点了点头,用怜惜的眼神看了一眼吴梦雪。然后转过身去,从自己的裙子上扯下一块布料,开始为薛神医擦去脸上的血迹。

    知道妈妈心意已决,不会再跟自己多说什么,吴梦雪跟着已经背起王落辰的秦俊彦,在墨可的带领下,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等他们走远了,吴绮梦也将薛神医脸上的血迹给清除的差不多了。她扔掉那块已经变成红色的布料。

    一俯身,将他从沙发上横抱起来,凝望着他无比安详的脸庞,柔声说道:“步尘,他们害死了你,我便要让他们血债血偿。走,让咱们夫妻去将那些外星妖孽杀个干干净净,片甲不留,好吗?”

    说完,在他的脸颊上深深一吻,便带着满脸的杀气抱着他走出了这间办公室的大门。

    古堡前的草地上,红男绿女的欢聚还在继续。

    因为高兴,他们都喝了很多的酒,此刻在酒精的刺激下已经进入一种狂欢的状态。甚至,有些毫无廉耻之心,欲火中烧的家伙还在草地上公然搂搂抱抱,宽衣解带,行那形骸放浪之举。

    却就在他们醉生梦死之际,一具浑身赤裸,流淌着蓝色鲜血的外星男性尸体,从古堡那高大的房门后飞了出来,落入狂欢的人群之中。

    女人们的尖叫声立刻响起,男人们马上愤怒地朝那门里张望,想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杀死他们这些狂霸星的贵族。要知道,狂霸星的贵族们虽然自身战力不是太高,但他们个个都拥有很多随时为他们效力的巨人士兵,得罪他们,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但当看清这个大胆的人,那个杀死他们同胞的罪犯是谁的时候,他们却都是一脸的震惊。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杀人的人居然是那个成天向他们说着顺耳的好话,给他们搭建了这处安乐窝,令他们享受生活的女人。

    这个平日里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女人,此时手里抱着一具为鲜血浸染的男人的尸体,面带寒霜,犹如一尊凶狠的杀神,陡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们,所有的人,都给我听着,我要你们乖乖地跪下来受死,全部给我的丈夫陪葬。否则,我就把你们轰得连渣儿都不剩。让你们死了之后,灵魂都会永远颤抖。”

    大声宣布了他们的死刑,吴绮梦眼中爆出了一片精芒,璀璨无比,夺人心魄。

    “啊,不好,摄魂术!”

    距离她位置比较远的地方,有人看到她眼中的异样,快速反应了过来,赶紧闭上了眼睛。但离她比较近的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就在吴绮梦眼中光芒亮起的时候,全部出现了思维停滞,失魂落魄的症状。

    便当他们出现这种症状的一刹那,吴绮梦将薛神医的尸体高高抛向空中,然后如一道闪电一般在人群中穿梭了起来。

    她是在用自己的手刀收割这些外星男女的生命。

    人群之中,她的速度简直快到极点,犹如鬼魅,更如一部高效率的杀人机器。以至于,等她用自己的手掌在一百二十三名男女的脖子上砍了一遍,回到她原来站立的位置时,薛神医那臃肿的身体才恰恰落到她的胸前。

    她一把接住了他,然后站在那里,等待那些被她杀死的人倒下去。

    对那些的死去,吴绮梦的眼中竟然没有一丝怜悯和恐惧,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些没有掉脑袋的人,看到她如此恐怖的杀人手段,战力不高、胆子不大的,当即吓得嚎叫一声,抱头鼠窜。

    他们很清楚,他们这些贵族跟巨人是不同的。他们的肉体没有那么结实,他们的战力没有那么强大。遭遇这样强大的对手,他们若不想死,就只有拼命逃开。

    但这些人中毕竟也不全是懦夫,也有胆识过人的强者。在别人被杀和逃跑的时候,他们一行二十余人,快速聚拢起来,也不多话,彼此间一声招呼,一齐朝着吴绮梦冲了过来。

    这些人身体强悍,孔武有力,冲杀起来速度很快。他们身体移动到极致,甚至引发了空气的呼啸,让他们这次进攻看起来极有声势。

    他们这么厉害,若是一般的人,今日肯定就被他们给杀了。然而,很不幸,这帮人遇到的是一心要为自己丈夫报仇,全力施为的隐秘强者吴绮梦。

    只见她面对这些人的碾压之势,浑然不惧,猛吸一口气,朝他们大吼一声:“全给我去死。”

    这一声满含悲愤的大吼中,满含着肃杀的力量,以远超常人声音传递的速度朝四下传播开去,竟然于空气中激起了肉眼可见的白色声障。

    “砰”、“砰”

    那声障是一种在大气中飞行的物体突破声速时所产生的一种物理现象,它像一堵墙,挡在了那些外星人的前方。所有快速朝她冲杀的人撞上它,都感觉自己好像被一个巨大的锤子击中了胸膛。

    巨大的力量让他们的身体凌空飞起,同时个个都是胸口变形,内脏碎裂。超强的压力下,蓝色的血液从口鼻间如火山爆发一样喷出。

    “吧嗒、吧嗒……”

    呼吸间就失去了生命气息的家伙,就从空中接二连三的掉落了下来。

    他们这些肌肤迥异于地球人的入侵者姿态各异,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红的绿的,好像残花和落叶,构成一副凄惨的画面。

    “哈哈,死,都要死。不光你们,你们所有的人都要死。”

    吴绮梦的怒火在眼中燃烧着,口中发出凄厉的长啸,抱着薛神医的尸体,向着那些由梦都庄园门口涌进来的士兵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