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王落辰的奇异之处,吴绮梦暗自感叹一番后,已然在心中认定自己老公的推算并非胡乱揣度。于是不等女儿介绍,就开口说道:“俊彦,想必你怀抱中的这位帅小伙儿就是那位抗击狂霸星人的大英雄王落辰吧?”

    被吴绮梦称作怀抱中的英雄,王落辰感到万分尴尬,非常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向她招呼道:“您就是吴师母吧?师母好,师母您说笑了,就我这副熊样儿还配称英雄?唉!您以后可千万别这么说了,免得学生我身体还没康复就先羞死了,岂不是辜负了我老师他老人家费尽气力救治的一番心血?”

    “哈哈,好一个能说会道的小子。你叫我师母,这么说薛步尘那个老东西已经收你当徒弟了?”吴绮梦一边引领着他们走进一家装修豪华的办公室,一边笑着问道。

    “是的,我确实是已经在他老人家的威逼利诱下,成为他的一名学生了。”被秦俊彦放在沙发上坐好,王落辰十分顽皮的回答了他貌美如花的师娘一句。

    听他这样说,吴绮梦笑着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轻轻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说:“你这孩子真是贫嘴,以你老师的学识和功夫肯收你当学生是你的万幸。怎么?听着你这话里的意思好像还老大不愿意似的?”

    “呵呵,学生不是贫嘴啊,是实话实说而已。因为当时在实验室里,确实是我老师他威逼利诱的我啊。”

    于是,王落辰就将自己拜师的过程给她详细地说了一遍,只是因为薛神医说过不让说,他又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自己的师母,却是故意将自己体内有天一生水的事情给隐瞒了过去。

    “哈哈,这家伙还真是脸皮厚,非要把你这位他自认的天命之人收为自己的徒弟,以便将来等你成功了好衬托出他的高明。不过啊,落辰,你也不要怪你老师有那么一点儿小私心,他就是个非常固执的那么一个人。再说了,为了收你当徒弟,他也是拼了老命了,一下子就为你损耗了不少的心血和功力不是?你可不要辜负了他对你的一番苦心啊。”

    吴绮梦语重心长地一番话,让王落辰觉得眼前这个女子有点像自己的老妈,慈爱而又唠叨,一点儿也看不出哪里厉害,更看不出她哪里有半点儿不满意自己的意思。

    他不禁得意地朝已经在他刚才讲故事的时候脱掉了白大褂,换了一身浅蓝色运动套装的吴梦雪眨了眨眼眼,好像一个孩子似的炫耀了自己从大人那里得到的宠爱。

    吴梦雪看他的眼神儿,就知道他心里的小尾巴翘起来了,不禁狠狠剜了他一眼,似乎是说:你别得意太早了,还没到我妈发威的时候呢。

    他们这一番眼神交流,当然瞒不过吴绮梦的眼睛,见他们两人弄出这副小儿女状,她心里蓦然产生一个想法,觉得自己女儿和这顽皮的小子之间,定然是发生过什么了,已经产生了某种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默契。

    作为过来人,她有充足的理由认为这种默契如果任其发展,很可能会衍生出许多奇妙的情愫。那情愫堆积起来,他们两人或许就能……

    想到王落辰将来可能会成为一位大人物,而她的女儿可能成为一位大人物的伴侣,吴绮梦的心里不禁有些得意。

    她心里做过这一番计较,便不禁莞尔一笑,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说道:“梦雪,不要对你落辰师兄凶巴巴的。以后,你们就都是师兄妹了,要好好相处,知道吗?”

    “妈,你怎么让我喊他师兄?难道你不觉得应该是他叫我师姐吗?再怎么说也是我先跟着我爸学习功夫的吧。”吴梦雪听自己到了老妈嘴里变成了王落辰的小师妹,心里很不高兴,连忙抗议。

    听女儿抗议,吴绮梦却没有直接回答她,反而向王落辰问道:“落辰,你是哪一年哪一月的生人?”

    “2825年三月份的,师母。”

    听他报出了生月,吴绮梦这才对着女儿哈哈一笑说:“看吧,我就说他是你师兄吧?他是三月的,你是五月的,他可不就是你师兄吗?你还不快叫师兄?落辰啊,你以后可要好好照顾你师妹啊。”

    吴绮梦给他们论完了长幼,王落辰和吴梦雪这师兄师妹的身份就算是确定了。

    但尽管如此,吴梦雪却是死活都不肯叫王落辰师兄。王落辰当着吴绮梦的面儿也不好跟她争辩,只能笑笑了事。

    几个人说了几句话,就听外面有敲门声。吴绮梦说了声进来,就见一个一身黑色西装,长得胖乎乎的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向吴绮梦请示道:“吴总,狂霸星的多伦亲王有事儿找您。您看……”

    “这帮外星妖孽,屁事儿真多。好吧,你把他带到会客室,我马上就过去。”吴绮梦脸色一沉,嘴里很不耐烦地吩咐了管家一句,然后站起身来跟王落辰说:“落辰,你先坐着,我去去就来。哦,对了,实验室那里出了事儿,估计你父母也会知道的。你师妹有手机,待会儿让她帮你给家人抱声平安,免得他们担心。梦雪,俊彦,好好照顾落辰啊。”

    秦俊彦和吴梦雪都答应着,她就走了出去。

    她刚一离开,王落辰脸上立刻就露出了沾了好大便宜之后的那种神色,冲着吴梦雪说了一声:“小师妹,麻烦你,手机给师兄用一下吧。”

    “你叫我什么?师妹是吧。哼,叫师妹还想用手机?门儿都没有。除非,你叫我师姐。”吴梦雪正憋屈,听他叫自己师妹,立刻扬了扬手中的手机,威逼他改称呼。

    “师妹,你这就不对了。长幼有序,是师兄就是师兄,是师妹就是师妹,咱不能不听长辈的话,非要把师兄不当师兄,把师妹不当师妹。哈哈,再说,你不给我用也没关系。因为这会儿我爸妈他们都去工作去了,电话根本就打不通。所以啊,你的手机我倒是不着急着用的,你用手机要挟我也没用。”

    王落辰说的是实情,尽管他很想跟自己的父母打个电话,把自己的情况跟他们说一下。但是,他们这时候应该已经去工厂上班了,在外星人的工厂里根本就不让带手机,电话根本就不可能打通的。

    这个情况吴梦雪当然也知道。只是,见自己要挟王落辰的招数没用,她更生气了,气呼呼地坐过来,一把掐住王落辰的脖子说:“你,好,算你狠。不过,王落辰,你也别得意,你看着,我叫谁师兄也不会叫你师兄的。除非,太阳打西边儿出来。”

    “咳咳”

    王落辰手脚不能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脖子被她香喷喷的纤纤玉手给掐住却无力闪躲,唯有咳咳两声,以示抗议。

    就在他们俩就师兄师妹问题而打闹的时候,这间办公室的门却忽然被一阵大力给撞开了,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

    吴梦雪和王落辰从没有见过这么多血,同时吓得尖叫了起来,并且因为害怕,吴梦雪还一下子扑进了王落辰的怀里,看也不敢看上一眼。

    秦俊彦毕竟比他们大上两三岁,经历过不少事情,也替吴绮梦处理过不了找麻烦的人,心智比他们成熟很多,见那人进来,马上从沙发上弹起来,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不要乱来,不然我不客气了。”

    “俊彦,是我。我是你薛师伯啊。”那通身是血的血人艰难地说出这句话后,噗通一下,就一头栽在了地上。

    “师伯?”

    “爸爸!”

    “老师!”

    屋子里三个人听了来人的话,又仔细看了一眼他的体型,确信是薛神医无疑,同时惊呼了起来。其中两人还飞快地冲了过去,不顾那人身上的血渍,将他给扶了起来。

    两人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将他扶到了沙发上,让他躺好,然后就给他查看起伤口来了。

    “奇怪,看不出伤口在哪儿啊?哪儿来的这么多血呢?”秦俊彦将薛神医上上下下都检查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任何伤口,心中不禁纳闷儿。

    “没用了,没用了,那巨人太强了,我用了血祭大法,才寻了一丝机会逃了出来。但,我的经脉已经受损,恐怕命不久矣。落辰,落辰,你们快把落辰叫来,我有话对他说。”

    眼镜不知掉落何处,眼睛被血蒙住的薛神医闭着双眼躺在沙发上,缓过一口气来,跟他们说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然后就叫起了王落辰的名字。

    “老师,我在这儿呢,可是我还是不能动,有什么话您就说吧,我听着。”王落辰心里明白,自己的老师会弄成这样,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所以他此刻心里是非常的感动,说话的声音里都带着几分哭腔。

    “落辰……”薛神医听见王落辰的声音,叫了他一声,又喘了几口气,积聚了一下力量才说:“你的病要想痊愈,必须要刻苦练功才行。可这里环境不行,我的腰带扣上有块玉,你把它拿去……”

    “爸爸,你慢些说。”见他说的辛苦,心里不忍,吴梦雪哭着劝说道。

    “不,不,不行了。落……落辰,江湖,去江湖……”断断续续地说着话,他的呼吸又一次急促起来。只是那呼吸看起来,好像就是只有出气儿,没有进气儿似的。

    这是所谓的捯气儿,是人死前出现在身体上的一种现象。

    吴梦雪是学医的,秦俊彦自己就杀过人,一看薛神医的这种状况,心里立刻就冰凉了,知道他这回是没救了。

    吴梦雪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秦俊彦也是泪珠子簌簌的往下掉。看他们这样,王落辰也明白薛神医真是不行了。他的心里也是一阵难过,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也跟着哭了起来。

    就在三人悲痛万分,哭成一片之时,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打开,吴绮梦带着一脸悲戚走了进来。

    原来,她刚才去见的那位多伦亲王找她说的不是别的事情,就是给她下一个通知,说是有一名罪犯被埃尔将军打成了重伤,逃到了梦都这一带,狂霸星的巡查队为此已经在一带区域展开了搜查。因为事关重大,如果巡查队查到梦都这里的话,要她不要拒绝,好好配合。

    她一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就知道薛神医出事儿了。而且,她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他受伤后必定会来这儿,于是赶紧打发走了那位亲王,跑回自己的办公室来看一看情况。

    走到了门口,她看见了门上和地上的大片血迹,听到了门后传来的孩子们的哭死,她心里立刻咯噔一下,马上意识到事情不妙了,看来她的爱人薛神医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一世夫妻,情同一人。爱人将逝,伊人心碎。

    她的心在这一刻仿佛碎成了无数瓣,难以承受的痛苦涌上心头,令她一时如同失神了一样,整个人呆呆地走进屋内,站在薛神医面前,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