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口一打开,一个悦耳的男中音立刻传了上来:“梦雪,你回来了?”

    “秦师兄,是你啊,太好了,没想到来接我的人会是你。”

    听到那人的声音,吴梦雪好像非常高兴。王落辰甚至怀疑,如果不是正背着自己,她这会儿肯定会高兴的跳起来。不由地心里暗暗琢磨,看来吴梦雪跟这男人的关系匪浅啊。

    想到这一层,不知为什么,王落辰的心里竟然有了那么一丢丢醋意。

    好奇怪,跟这个凶丫头才认识不过一天,又没有特殊的关系,她跟别的男人关系好不好,跟我有什么相干?我又何必泛这样的酸?

    王落辰笑了笑,将自己心里那一点儿醋意给压了下去。

    就在他心里胡思乱想的这一小会儿功夫,一个男人已经拾阶而上,站到了他的面前。

    哇,好帅的男人,居然连我这男性见到了都心里一动,怪不得吴梦雪会一听到他的声音,就那么高兴呢。

    王落辰打量了一下那个男人,感觉他的脸型,眉眼儿,鼻子,嘴巴,以及耳朵、头发这些东西拼在一起所形成的一副面容,实在是称得上是精致加标致。有种令人忍不住就喜欢他的美感。

    英俊的脸庞,修长匀称的身材,合体的西装,优雅的谈吐,温文尔雅的气质,王落辰感觉自己眼前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男人。与他相比,自己的优秀不见了。顿时,他心里的那股刚被他压下去的醋意陡然间从心底再次泛了上来,令他觉得特别的不是滋味儿。

    “梦雪,你累了吧,快把他交给我吧。”那姓秦的男人一走上来,就看见自己娇小的小师妹背着一个大男人,不禁露出一脸的疼惜,赶紧非常体贴地过来献殷勤。

    “好吧,秦师兄,就把他交给你吧。这家伙死沉死沉的,唉,这一路可把我给累坏了。”见秦师兄这么关心自己,吴梦雪更高兴了,马上就要撂挑子。

    “不行,被一个男人背着,感觉怪怪的,我会不习惯的。”见吴梦雪要把自己让给那个男人来背,王落辰立即反对。

    “什么?你这混蛋事儿还真多。不习惯啊,难道我就习惯吗?你当谁愿意背着你啊,跟头猪似的那么沉。不愿意让秦师兄背,你自己走吧。”吴梦雪可不管他反对不反对,一挺身儿,就把他从自己背上给掀了下来。

    “不嘛,吴医生,人家真的很不习惯背男人背啊。请你考虑一下病人的心理感受好不好啊?”

    硬气的话不管用,就来软的。王落辰趁脚着地了,胳膊还搭在吴梦雪的肩膀上的时候,嘴里不住地恳求。

    “不习惯被我背啊。那不如这样好了。”

    王落辰正表达着自己的反对,谁知道突然就觉得两脚腾空而起,整个人横在了空中。

    心里一惊,赶忙查看。却发现,原来说话间他竟然已被那位秦师兄以公主抱的姿势给迅速地抱了起来。

    “喂,喂,你干嘛啊?男男授受不亲,你这样抱着我,我心里会留下阴影的。”四肢都不能动,王落辰用嘴巴“挣扎”了起来。

    但吴梦雪和秦师兄两个人却只是相视一笑,也不搭理他,他们两个自顾自地肩并肩沿着树洞的台阶走了下去。

    他们三人完全进入树洞之后,大树根部的洞口马上就关闭了起来。

    洞口那一簇光一消失,地道里的情形在王落辰的眼睛里清晰了起来。

    放眼望去,只见整条地道修得非常宽大,上下高度大约有近三米,左右最少也有六米,这么宽敞的空间,就算光线昏暗走在这地道里也不觉得憋闷和压抑。何况,地道里还非常密集地安装了一些的光线柔和的灯呢。

    这些灯明亮而不刺眼,令整条地道亮如白昼的同时,还不影响人眼视物,设计的非常巧妙。

    不过,这条地道并不是特别长,他们在里面转了几个弯儿,大约走了十分钟就到了尽头。

    出了地道,就进入了一间布满供电供水设备的地下室。

    走出这间地下室,关好一道隐蔽在墙壁上的暗门,他们三人进了一部电梯。

    “地道也不算太长嘛。”

    电梯里,王落辰突然觉得地道里那些灯光带给人的感觉还是很舒服的,这么快就从里面走出来,心里竟然生出一丝不舍。

    “怎么?在里面没玩儿够?哈哈,要不要你自己进去玩玩儿试试?那里面的机关可是非常有意思的。”吴梦雪调侃道。

    “有机关?真的?我怎么没看见?”王落辰撇了撇嘴,表示怀疑。

    “废话,我们带着你走,你能看见吗?你这家伙,说话老是没句正经的。我告诉你,待会儿你见了我妈可别嬉皮笑脸的。她这人很严肃,最讨厌贫嘴的家伙,小心她把你舌头割下来给外星人当下酒菜。”

    吴梦雪跟王落辰开着玩笑,突然想起他这副油滑的腔调恐怕会招自己老妈的讨厌,为了避免待会儿见面时出现尴尬的局面,她赶紧提醒了他一句。

    但提醒过之后她又觉得,自己真是好奇怪,不是心里很挺讨厌这家伙的吗?如果他被自己的老妈教训一顿岂不是正合自己的心意,干嘛还要这么好心提醒他呢?

    她的提醒倒是让王落辰听出了几分关心的意味,心里一阵高兴,笑呵呵地说:“谢谢你的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放心,我不会让你妈看我不顺眼的,更不会让她讨厌到要割掉我舌头的地步的。”

    “那可不一定,老师最会整治调皮的小孩儿了,说不定她就是看你不顺眼呢?甚至会随便找个理由教训你一顿呢。呵呵。”秦师兄坏坏的一笑,对他说道。

    师父?怎么?这姓秦的不是薛神医的学生吗?

    听话听音儿,听这位姓秦的师兄称呼吴绮梦为老师,王落辰的心里不由地一惊。

    因为他从姓秦的抱着自己走了十几分钟的路,一点儿也不气喘这一点看出来了,这位仁兄的力气也不是一般的大,肯定也不是普通人。那么连他这么厉害的角色都是吴绮梦教出来的,那吴绮梦肯定也不是一般人了。

    她肯定也是跟薛神医一样强大的存在。那么,面对这样一位厉害的女人,像吴梦雪说的,他还真得要小心点儿呢。

    思虑至此,王落辰猛然回想起自己刚才把吴梦雪当使唤丫头,让她替自己宽衣解带的事儿,心里不禁一阵发虚。赶紧收敛自己的心神,闭上嘴巴,装起老实孩子来了。

    吴梦雪和她的秦师兄一看王落辰这副样子,就知道他已然真的被他们两个人的话给吓住了,不禁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在他们的笑声中,电梯门开了。

    王落辰看见一位身着一袭雪白冬季长裙,风姿绰约的中年女子正对着他们走了过来。

    那女子一头乌黑长发,肌肤赛雪,模样儿俊美,眉眼里都是妩媚,脚步移动间全是风情,叫人看了第一眼就忍不住再多看几眼。

    而且,他心里有一种感觉,虽然明知道论起年纪来这女子已经可以当自己的妈了,但他却在看了她一眼之后,心神摇荡,产生了一种令他事后想起来都很羞愧的想法。

    他觉得如果可能的话,他完全不介意跟她之间产生出一点令人期待的暧昧。

    不过,这种感觉等那女人走近,他看到吴梦雪投入她的怀里撒娇,脑子里那片海水之中迅速地起了一个旋涡,令他整个人浑身一震后,就立刻消逝了。

    暗暗回想刚才那一瞬间的想法,他不禁暗骂了自己一句无耻。觉得自己真是太过荒唐了,居然连吴梦雪的妈都敢企图,真是罪过。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产生这样的想法其实并不怪他,而是那吴梦雪的妈妈先天就生有一副媚骨,再加上又修炼了一种可以影响别人心神的气功,对所有男人女人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魅惑之力。

    长久以来,这种力量使得她在同别人交往的时候,往往很容易就说服别人听从自己的意见,在不知不觉间心甘情愿地为她做事,供她驱使。

    这正是她的梦都庄园作为河洛市著名的娱乐圣地,无论战前战后,一直都能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

    王落辰不知道这些,可吴绮梦自己心里却跟明镜一样。而且王落辰刚才那一瞬间的失神,正是她故意施展自己魅惑之力的结果。

    早在她先前过来之时,就已暗暗运起了自己的气功,企图影响王落辰的心神。

    她这么做当然不是说对这小屁孩儿有什么想法,她只不过是想要借此测试一下这个被自己丈夫认作天命之人的小家伙,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特别。

    谁知,在她的功法影响之下,那小子却仅仅只是片刻失神,然后眼中光波一闪,眼神就变得彻底清明起来,脱离了她的控制。

    如果仅仅如此,这倒也没什么。有些人天生意志比较坚定,对她的魅惑之术有很强的抵抗力,她也是遇到过的。可最令她惊奇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因为接下来无论她再怎么发功,竟半点儿也影响不到他了。这就太出乎她的意外了。

    她不由地心里暗想,看来那老家伙没看走眼,这小子果然有些特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