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之所以能够一眼就认出眼前这座正充斥着欢声笑语的庄园便是梦都,是因为当他还是人们眼中的天才少年的时候,曾经应几位赞助商的邀请来这里玩儿过几次。

    所以,虽说现在这个地方经过了改造,已变成更适合外星人在这里寻欢作乐的场所,有些不同于以前了。可他还是毫不费力地就认出了这个曾经属于地球人的安乐窝与销金窟。

    想起自己曾经风光无限的生活。再见梦都的他,心情有些复杂,目光有些热切。

    他不由自主地朝着这座美丽的庄园望去。

    视线穿过那乌黑的铁艺大门,可见其内错落有致的古堡式建筑,可见建筑前那片茵茵草地和颇具异国风情的喷泉雕塑,亦可见那些正在草地上翩翩起舞欢歌笑语的红男绿女。

    他心里很清楚那些男女都是些什么人,也很清楚他们之所以呈现出“红”和“绿”两种颜色,不是因为他们的穿着,而是因为那些外星人种族中男人和女人的怪异皮肤。

    据说,像他们这种拥有着艳丽皮肤的外星物种,尽管其身材高矮体型胖瘦与地球人差不多,战力在所有外星人中也很渣,但却属于狂霸星人中的贵族人种。

    这些外星贵族,仗着他们天生高贵,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所有的苦活累活儿,冲锋陷阵之类的事情都是委派给巨人战士们去做。

    他们既不用打仗,也不用工作,每天的生活就是吃喝玩乐,无比的惬意。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实力弱的反而比实力强的地位高的等级制度,目前地球人对狂霸星文明了解不多,具体原因还弄不太清楚。

    大概,与咱们地球人正好相反,在外星人的眼中,越是身材矮小的那些人种,血脉就越是尊贵吧。

    今天好像恰逢他们的一个什么节日,此刻正聚集在草地上举行盛大的舞会,以示庆祝。

    看着那些男男女女勾肩搭背的跳着那些充满异星风情的舞蹈,王落辰觉得,似乎他们这些侵略者,外来种族,地球人类的敌人和压迫者,还真把地球当成他们自己的乐园了。

    看着这些尽情享乐的家伙,想着自己每天如同带着枷锁一样辛苦劳作的父母,他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恨意。

    “呸,该死的外星人。”望着那些在本该是属于他玩乐之地的庄园里尽情享乐的怪异男女,王落辰骂了一句。

    但刚骂完,他就被吴梦雪从车子上给拖了下来,放在了她脚边的地上,也不管他高不高兴被她这样对待。

    她现在没空理会他的情绪,也不关心他为什么会骂外星人,更无暇理会他对自己的布满。出租车自动开走后,她正忙着跟她的母亲打电话:“妈,我们到了。”

    “好,我知道了。女儿,我已经派人去接你了。记住,一定要带着他从地下通道进来,尽量别让别人看见你们。”一个悦耳的女性声音从手机的扬声器里传来。

    “妈,我知道了。还有,妈,要不你去帮帮我爸吧,我真的很担心他,呜呜……”一听到这个声音,吴梦雪就哭着提出了一个请求。

    “梦雪,别哭。你听我说,妈不是跟你说了吗?妈妈的身份现在还不能暴露,不宜直接出面。而且,以我的了解,你爸那老东西绝对没那么容易死的。放心吧女儿,凭他的本事,即使无法战胜对方,全身而退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好了,乖女儿,别哭了,先把那小子给带过来吧。”

    听到比自己更了解爸爸实力的妈妈说让自己不用担心,吴梦雪的心情好了一些,她抹了抹自己的眼泪,略带一丝欣喜地对吴绮梦说:“妈妈,你说的是真的?我爸真不会有事儿?那好,我不哭了。你等着,我这就带他过去。”

    吴梦雪挂上电话,再次把王落辰给背了起来,一闪身就钻进了路边一片树林里。

    这是一片长满很多粗壮老树的树林,浓浓的树荫让这座林子看起来很深,很大。

    她背着王落辰在林间一路前行,却不走直线,而是按照某种特殊的路线绕来绕去的行进,就好像在躲避什么危险一样。

    “我们这是去哪儿啊?你这么绕来绕去的不累吗?可作为一个病人,你不累我累啊。哎呦,不行了,头晕。而且,从昨天夜里到现在过了这么长时间,我,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个人问题产生了。喂,我说,你能不能先停下来,帮我解决一下?”

    在树林里转了十几分钟,王落辰伏在她背上,啰里啰嗦,犹犹豫豫地提出了一个请求。

    “帮你解决个人问题?呸,你真不要脸,连这种话也说得出口。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到地上摔死你?”

    王落辰一说个人问题,因为被他给袭过胸,从心里早就已经把他当成坏人的吴梦雪有点儿想歪了。她用特别严厉的语气骂了他一句,还准备把他从肩膀上给扔下来。

    怕自己再被摔在地上,王落辰赶紧解释:“梦雪,你知道吗?身为一个美女,你的脾气真的有点太过于暴躁了,这绝对会影响你的美女气质。我说个人问题怎么了?这有什么要脸不要脸的?人有三急嘛,难道你就不上个厕所什么的?”

    “哦,原来是尿急啊?尿急你就直接说嘛,干嘛唠唠叨叨,拐弯抹角的?真是啰嗦。好吧,既然你这么急,那你就在这儿解决一下吧。免得待会儿进了地道以后你再急,把里面给弄脏了。”

    听了他的解释,听清楚原来他说的个人问题只是尿急,而不是别的,刚刚只不过是自己把他想歪了。吴梦雪的脸不由地一红,就把王落辰给放到了地上。然后她便快步走开,准备等他解决完问题再回来。

    谁知,她才走了两步,身后却传来了王落辰带着几分羞涩的声音:“梦雪,那个什么,不好意思,你能不能先别走?其实,其实吧,说真的,我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麻烦你的。可是吧,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是手脚都不能活动的,所以,要解决个人问题的话,就非得请你帮帮忙不可。”

    “什么?帮忙?你居然要我给你帮这种忙?王落辰,看来你真的是活腻歪了。”吴梦雪听到他提出这样的要求,本来就讨厌他的她,马上火冒三丈,就要出手教训他。

    但等她转过身,看见王落辰一脸痛苦的真诚求助自己的样子,忽然想起这家伙这样说倒也不是故意为难自己,毕竟现在的他真是一个什么也干不了的废物嘛。

    想到这里。很无奈地摇了摇头,她慢腾腾地向他走了过去。

    她先把给拖到一棵大树边儿上,让他背对自己靠在上面,然后她从他身后探过手去,摸索着把他的病号服给往下扯了扯。看能不能给他把裤子扯下来,还好,病号服的裤腰是松紧带儿的,脱起来并不困难。

    “再往下一点儿,哎,对,好了,谢谢你梦雪。真不好意思,这点儿小事儿都得麻烦你。可是不这样做的话,我怕万一弄湿了裤子,待会儿你背我的时候会弄脏你衣服的。”

    吴梦雪看不到王落辰的裤子具体到了什么位置,王落辰怕尿到了裤子,只好出声给她指示一下。

    “行啦行啦,别废话了,你就赶快解决吧,谁叫你不仅是个废物而且还是个屁事儿特别多的废物呢?再说,作为一名见习医生,这种事对我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的。倒是你,我希望你千万不要因为我帮你脱了一回裤子,就产生了什么别的不纯洁的想法,明白吗?”

    吴梦雪在王落辰的指挥下替他弄好了裤子,马上就快速地背过身去不再看他了。好像生怕王落辰会突然好起来,猛然转过身来看到她那因为害羞而红透了的脸似的。

    而且,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更为了不让王落辰觉得沾了自己的便宜,对替他脱裤子这件事,她还刻意装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了几句故作轻松的话。

    不过,唯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为他做这事儿对她来说是多么的难为情。因为她虽然是个见习医生,在跟着自己父亲学习医术的过程中也接触过人体,但跟一个少年单独地相处,并为他做这种事还真是没有过呢。她这位情窦初开的少女,哪能不感到害羞呢?

    “我理解,毕竟在你们医生眼里只有疾病,没有别的什么的。至于说我会有别的想法,我保证,我是绝对不会有的。请你放心,谢谢你,吴医生。”

    王落辰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因而以非常真诚的语气表示了自己对吴梦雪的感谢,并以坚决的态度,说明了自己对这件事绝对不会产生别的想法,以便她能安心。

    边说着这些话,他边开始放水。嘘嘘的水声响起,吴梦雪的脸更红了。

    “啊,真舒服,终于把水放完了。那什么,对不起,吴医生,不好意思,还得请你帮一下忙。”

    因为憋了好长时间,攒了很多废水,王落辰用了足足近三分钟时间才把它们放完。然后,出于无奈,犹豫了一下,他只好又开口麻烦起吴梦雪来。

    “哦,完了。那你不要乱动啊,我这就过去。”

    正害羞不已的吴梦雪听到王落辰叫自己,皱了皱眉头,暗叹了一声倒霉,非常不情愿走了过去。

    她的手再次从王落辰的身后伸过去,准备替他提起裤子。但是,或许因为心里有些慌乱,又看不到前面的情形,当她刚刚把手伸过去,立刻就触碰到一件王落辰身上的零件儿。

    马上意识到不对劲儿,她飞快地把手给收了回来,然后身体站起来,倒退一步,毫不客气地抬手在王落辰的后背拍了一巴掌,嘴里骂道:“混蛋,臭流氓。”

    “哎呀,吴医生,你干嘛打我?我冤枉啊,我可一点儿都没动啊。”吴梦雪在气头儿上,没留劲儿,这一巴掌打得很重,王落辰立刻痛的龇牙咧嘴的大声喊冤。

    “别叫,叫什么叫,好像受委屈的是你似的。好啦,你快闭嘴,要不我不帮你了。”

    怕挨揍,王落辰乖乖把嘴巴给闭上了。

    见他不大呼小叫了,吴梦雪很无奈地摇了摇头,再次靠近了他。

    她当然知道刚才的事儿不能怪王落辰,自己打他是没道理的。又怕他叫起来没完,叫别人听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把他给怎么样了呢。只好强忍着头皮再帮他一次。

    不过,吃过一次亏,她这次学乖了,就对王落辰说:“这次咱们慢慢来,还是你给我说着点儿位置,明白了吗?”

    “唉,作为一个残疾人,我感到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深深的伤害。吴梦雪,我真的觉得你得向我道歉。”

    “什么?你……哼!气死我了。行啦,你这可恶的家伙。我警告你,别太得寸进尺了。要不然,我可是真的会把你扔在这里的,知道不?”

    自己受了委屈,还要向他道歉,怎么可能?吴梦雪只好又使出了威胁把他扔掉这一招。

    “好吧,大人不计小人过,我原谅你了。你把手伸过来吧。”

    虽然生气,但除非真不管这家伙的事儿,否则……

    都到这儿了,吴梦雪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丢下他的。没办法,只好又万分难受地把手伸了过去。然后,在王落辰的指挥下,慢慢地把他的裤子给提了上来。

    一切收拾妥当了之后,她心情很不愉快地再次把他给背到了背上。

    尤其令她不愉快的是,当她再次把王落辰给背起来之后,莫名奇妙地,她居然不自觉地想到他的某一个部位正贴在自己的后背上,顿时心里感到一阵别扭。这莫名其妙的想法和别扭的感觉,令她的脸不禁发烫了起来。

    “吴医生,你的脸好烫。怎么了?是不是因为背着我走路出汗太多,晾着了?”被她背在后面的王落辰,胳膊正好贴着她的脸,此刻,他感觉到了她脸颊上温度的升高。

    “闭嘴。哪儿那么多废话?”

    心里极不高兴的吴梦雪怒斥了他一句,便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心神,也不多解释,背着他继续朝前走去。

    见她情绪有些不太正常,好像随时都会暴打自己一顿的样子。王落辰怕了,心里虽然纳闷儿,嘴上却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了。

    两个人沉默地前进着。终于,又走了近半个小时后,她把王落辰背到了一棵约三人合抱那么粗的大树下,停了下来。

    她伸手在树干的某一个部位用力拍了三下,那地方弹出一个电子密码锁的终端。

    非常熟练地在终端的操作面板上输入了一组数字后,她背着王落辰往后退了几步,静静地等待起来。

    只见树干微微晃动了几下,粗壮的树根处缓缓裂开,露出了一个足够三人并行的洞口。

    正对着洞口的是一条直通底部的青石台阶,非常光滑,没有半点青苔和灰尘,可见是经常有人在上面走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