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把戏?玻璃瓶怎么可能被你凭空这么一指就碎掉呢?”

    对于刚才那一幕,王落辰有点不敢相信,他歪着脑袋思考了半天然后说道:“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事先在那杯子上动过手脚了对不对?你欺负我不能动不能过去查看是吧?不过,你可别忘了,我的脚不能动,可我眼睛能动啊。我看得清清楚楚的,你手里根本没有发出任何东西,那玻璃瓶儿根本就不可能被你挥手之间就碎掉的。”

    那玻璃瓶是做实验用的,有一定强度,一般来讲,就是一个成年人专门握在手里使劲儿捏,也不能随便碎掉的。被人随随便便一指就碎掉,而且还碎得非常规则,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儿。

    经过最初的震惊,王落辰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他觉得那个瓶子之所以会在薛神医抬手之时碎掉,一定是这老家伙为了在他面前证明他自己有真本事,故意设计了一个小把戏。

    “刺啦”

    对他的怀疑,薛神医也不解释,手指直接隔空朝他的衣服上一划。只一下,他的病号服就自上而下当胸裂开,漏出他的胸膛和肚子。

    “这,这,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次王落辰没话说了,衣服就穿在他自己身上,即使薛神医做手脚的话,他应该也能看得出来。而且,刚才那衣服被划开的时候,他明明清楚地感觉到了有一股很大的力气作用在了上面。那种衣服被大力撕扯的感觉可是做不了假的。

    震惊,无比的震惊。

    这是什么手段?从来也没听说过啊。难道是科学家们新发明了什么高明的武器?可不对啊,就算真有这样的武器也不会落到薛神医这么龌龊的糟老头子手里啊?

    再说了,如果真有这么高明的武器,外星人入侵的时候干嘛不拿出来用呢?难道人类高层脑子坏掉了,喜欢被人家给完虐?

    “怎么样?信了吧?如果不信,我可以在你的胸口和肚子上也划一道口子?”薛神医得意地说道。脸上一脸的轻蔑。

    “这,算你厉害。可你厉害就厉害吧,关我屁事。你再厉害,我也不打算拜你为师。”王落辰收起自己的震惊,恢复了天才少年的傲气。

    “为什么?你不是打算报仇吗?要报仇就得先让自己变强啊。你要考虑清楚,只要你认我做老师,我就把这功夫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你。你学了我的功夫之后,很快就能变强的。”薛神医好像认准他这名学生了,非要把自己一身本事教给他。

    “老师?谁要认你当老师?我可不想把咱们之间这种病人跟医生的关系给弄复杂喽。”见识了薛神医的本事,一心想要找外星人报仇的王落辰,其实已经动心了。只不过,他刚刚才出言嘲讽了薛神医,现在却要反过来低他一头给他当学生,一时之间王落辰还真有点拉不下脸来。

    见他不肯就范,薛神医脸上露出了十分阴险的笑容:“嘿嘿,你还真是个不听话的熊孩子。不过,这可由不得你,你还记得我打到你身上的毫光吗?其实那不是什么毫光,而是几百万枚细如毫毛的银针。那些银针现在就埋在你的体内,并且随着你的血气运行而游走。现在它们在你的皮肉里,对你还没有什么威胁。不过等那些银针随着你的血液循环慢慢到达你的五脏六腑,并在里面大量堆积起来的时候,你就危险了。说不定不出几天就会七窍流血而死呢。呵呵。不过,你也不用害怕,只要你跟我学气功,我保证你肯定可以凭自己的功力将它们完全逼出体内。”

    “什么?你,你居然这么卑鄙。好吧,算你狠,我斗不过你。我学,我学还不成吗?不过,你也别得意,你也知道我是个天才,等我把你这套学会了,可别怪我找你报仇啊。”

    薛神医演示出来的这套神奇的气功,王落辰是很想学的,刚刚那样说只不过是不想在气势上输给他而已。现在趁着薛神医给他找的理由,赶紧把学气功这事儿给应承了下来。不过,那语气和表情上却还是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至于薛神医所说的什么银针致命的说法,他聪明绝顶,自然能想到既然那银针是他为了治疗所施展的医术,又怎么可能是会伤害到自己的东西呢?因此,倒是并不在意。

    “找我报仇?好啊,那你也得有那个本事啊。”薛神医淡淡一笑,回应道。

    “哼,就凭我的聪明才智,只要学会了这个叫气功的东西,打败你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好啦,老家伙,别啰嗦了,赶快把这门气功教给我吧。”王落辰嘴巴上还是不肯服软的。

    “你叫我什么?老家伙?我说,你这小兔崽子。你学人家的本事,好歹也叫人家一声老师吧。好吧,既然你这么没有礼貌,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为了惩罚你对为师的不敬,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你一下。嘿嘿,下面,就让我用一种最残酷的方法教会你这门气功吧。”

    说着,他走向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只足有小孩儿胳膊粗的注射器,坏笑着朝王落辰走了过来。

    “靠,你这是干什么?你不是要教给我气功吗?干嘛要拿针管儿?难道你要给我打针?不行啊,我最怕疼了,而且这么粗的针头,你想杀人啊?”

    小孩子最怕打针,别看王落辰从体貌特征上看高大魁梧,就跟大人似的。实际上他今年才刚刚满十六岁,还是半大孩子,心里对打针的恐惧并没有消退。一看他要给自己打针,而且还是用那么粗针管儿给自己打,他立刻吓坏了,嘴里不停地大呼小叫起来。

    可他越是害怕,越是叫嚷,薛神医越是得意。

    他连连坏笑几声,毫不犹豫地拿着大针管儿走了过来,不管不顾地就朝着王落辰的头顶就扎了下来。

    “哈哈,你这孩子不听话,教你这样的学生就得采用灌输的方法啊。”

    “你,你干什么?打针有打头顶的吗?打针都是打屁股啊。快住手,啊——”

    王落辰现在只有嘴巴能动,四肢和头部都没有一点儿活动能力。面对薛神医朝自己头顶扎来的大针头,他根本就毫无办法闪避,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针头朝自己头上扎了下来。

    他只觉得一根异物非常快速地突破自己的头皮和颅骨,一下插@进自己的脑袋里,接着一阵完全超过他忍耐极限的剧痛传来,他立马就昏了过去。

    朦胧中,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里好像被人猛地塞进一团冰块儿,那冰块儿进入他的脑子之后,立刻就将整个脑袋的温度给降了下来。

    思维完全停止,他只觉得自己好像掉入了一个深邃、黑暗、虚无、冰冷的深洞里,整个人的生命力似乎在迅速地流逝。

    胸口感到了无比的窒息,出于本能,他马上开始了挣扎。

    他全力控制自己的肌肉,拼命扩张自己的胸腔,以便能够吸入一口气来维持自己的生机。

    “呼哧”

    经过一番艰苦的努力,在他的胸腔扩大到最大之后,一口气终于被他吸了进来。

    那一口气进来之后,脑袋里的那块冰开始融化了。几乎是瞬间,那冰就化成了水。他脑袋里被冻结的感觉也马上消失了。

    但他紧接着,意料之外的事情再次发生。

    那冰化成的水后,竟然体积暴增,将他整个脑袋都填的满满的。这一刻,他有一种感觉,好像他整个脑袋里除了水还是水,他的脑海真的成为了“海”。

    那海面积宽广,无边无涯,无风也起三尺浪。那浪涛汹涌,在他的脑袋里澎湃不止,让他产生了一种的眩晕的感觉。

    就在此时,一个相当招仇恨的声音在海天之间响起:“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王落辰,圣人的话你明白吗?你现在所承受的痛苦,都是为了将来有一天你能够担负起人类的兴亡。记住,孩子,吃苦也是一种修行。”

    “呸,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子的头快晕死了。什么大任,什么人类的兴亡,关我屁事?我只想报仇。”

    王落辰听到这话之后,正经历着痛苦的他心里非常反感,有一种想要马上跳起来打那声音的主人一巴掌的冲动。

    这样想着,好像他的身体突然就变得听话了,大脑一个脑脉冲发出去,肌肉猛地一收缩,他就站了起来。

    “我站起来了?我居然站起来了。”王落辰兴奋地睁开了眼睛,首先看到了自己身上新换的衣服,然后就看到了胸口满是鲜血,正在地上紧闭双眼打坐的薛神医。

    “老头儿,你怎么了?”薛神医的脸色看起来很差,好像受了很重的伤,令王落辰心里大吃一惊。

    “天一生水,化生万物。落辰,我的好学生,为师在你的大脑里注入的正是天一生水。它可以说是世界的本源,能够衍生万物。我这么说你可能听不懂,那么换成当今的科学语言好了。这水不是水,而是一部量子级的超级生物计算机。它寄生在你的脑袋里,具有强大的功能,可以改造你的大脑和身体,让你变得聪明且强大。”薛神医没有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给他解释道。

    “什么天一生水?什么计算机?说的神乎其神的,好像很厉害似的。可我怎么还是不能动?该不是你吹牛的吧?或者,跟你的银针似的,是你又给我下了什么套儿。”对薛神医的话,王落辰听不明白,也不大相信。

    “唉,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呢?这量子生物计算机可是我父亲和我,我们这两代人花了近百年的时间,呕心沥血,好不容易才研制出来的宝贝,要不是你情况特殊,我才不舍得用呢。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成了我给你下的套儿呢?”薛神医有些恼了,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忍不住又吐了一口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