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原子震荡,据说可以净化一个人身体内的杂质,为细胞提供能量,增强人体的抵抗力。其效果,相当于古代人吃保健品,是一种相当好的辅助治疗手段。

    只是,这种治疗相当于对人体进行了一次伐骨洗髓,被震荡的人在治疗的过程中是很痛苦的。所以,一般来讲,当对一个人进行原子震荡的治疗时,医生通常都会对他进行深度麻醉。

    但不知为什么,或许是忘了,薛神医在给王落辰实施这种治疗时,从头至尾,连一滴麻醉剂也没有给他注射。也就是说,在这整个治疗过程当中,王落辰的脑子一直都是清醒的。

    既然是清醒的,脑袋的功能很健全的他,自然就免不了要感受那些巨大的痛苦了。

    那痛苦异常的剧烈,简直就超出了一个人可以承受的范围。被刺激到极点的他,忍不住不断问候起薛神医的祖宗十八代来。

    这并非是他这人品质恶劣,对救治自己的人恩将仇报,而是从一开始的透体毫光,到后来的五色光的钻入,再到现在的这种所谓的原子振荡,这其中种种的酸、麻、痒、痛等等感觉折磨的他太厉害了,让他整个人精神都有些不好了。在这种情形下,如果不骂一下某人,他的精神或许会彻底地崩溃掉。

    他恨薛神医,恨他让他遭受如此多的难以言说的痛苦。这时候的他,真希望自己能早一点儿痛痛快快地死去。

    “薛神医,我操你……,哎,我能说话了。”恨到极点,他再一次忍不住大骂薛神医,但这次,他惊奇地发现一点不同,本来只是自己心里的想法却在这一回变成了喉咙里的声音。

    那是他久违了的声音。一年多了,他从来没有发出过一个音节,现在,他居然能发出声音来了,他的内心一阵狂喜,哈哈大笑了起来。

    “老师,他身上出现了声波的频率,是不是说明他已经能说话了?”一直在注视着操控面板的那名学生,向薛神医问道。

    玻璃罩子的阻隔,外面人的无法直接用耳朵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但却可以通过仪器感知到。

    “哦,你检测到了声波,那肯定是他在说话了。”薛神医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老师,要不要听一听他说了些什么?”

    仪器可以将声波转换出来,因而那位叫梦雪的学生问薛神医要不要听一下他的病人在说什么。

    “不用了。”薛神医苦笑了一下说。

    “哦,为什么?难道你不想听一下他的声音吗?”听自己的老师这样说,梦雪感到很好奇。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听。好啦,继续检测,直到他没有声波发出为止。”薛神医好像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的学生不要废话,然后他脱掉道服,摘掉道帽,放在衣架上。转身朝着手术室的门走去。

    他早已看见了门外王落辰父母脸上的焦急,他想要过去跟他们解释一下,告诉他们这次治疗的过程非常顺利,要他们不用太过担心。

    但就在他刚把门打开的时候,他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叫骂声:“薛神医,我操%×¥#”

    那叫骂声带着极大的愤怒,简直是不堪入耳。令所有人都不由得心里一阵惊骇。这么个骂法儿,那骂薛神医的人得跟他有多大的仇恨啊。

    但随后,他们却听到了那位叫梦雪的学生“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咦,老师挨骂,她还笑?这是咋回事儿?

    “吴梦雪,你真顽皮,赶快把声音消除掉,还有你们,把地上的大阵给撤了吧。”

    听到了骂声,薛神医回头瞪了一眼自己的学生,怒斥了一声。

    吴梦雪赶紧收起笑容,吐了一下舌头,伸手将声音给关掉了。其他的学生也赶紧各自忙活了起来。不过,在忙活的过程中他们时候也想明白吴梦雪为什么笑了,他们也不禁偷偷笑了起来。

    但王落辰的父母却一脸的愧疚,他们听出来了,那骂声正是属于自己儿子的。他们赶紧压制住心中因听到儿子声音而产生的喜悦,一脸诚恳地跟薛神医道歉:“薛神医,真是对不起啊,因为我儿子这从小就是天才,我们对他的家教欠缺了一点儿,您大人有大量,别生气啊。”

    “狗急了跳墙,人急了骂人,天经地义。他这是疼的。不过这孩子也太不学好了,这些骂人的词儿都是从哪儿学来的,真是低俗。好啦,也不必管他了,就由他骂两声吧。唉!你们说我这是何苦来哉,好心帮人,还被人骂。真是。”薛神医摇晃着脑袋,一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好人难做的委屈模样。

    见他这么说,王落辰的老妈赶紧陪不是:“是啊,薛神医,这孩子太不像话了。回头等他回家,我一定好好说说他。”

    “是啊,薛神医,您别往心里去,他这也是疼的。要是你给他用点儿麻醉剂,兴许他就不这样了。”王落辰的老爸还是那么不会说话。他这话让人听着,怎么听怎么都像是怪人家薛神医不给自己儿子麻醉,自己给自己找骂。

    “我,唉。好啦,我不跟你们多说了。直接说吧,治疗过程比我预想中的顺利。这小子经过我使用道术招魂,银针通络,五行磁力强魄,再加上原子震荡补充能量,基本上已经没有大碍了。只不过,要说马上就能跟正常人一样能走能跳的也不大可能。他的康复,还有赖于今后的后续治疗和艰苦的恢复训练。这样吧,你们先回去吧,反正今晚以及以后的一段时间他都得留在这里继续治疗,你们留在这里也是没有什么用的。”

    薛神医也不与王落辰的老爸做言语上的计较,他直接跟他们说明了一下王落辰的情况,然后下了逐客令。

    “可我们想跟他说说话啊,您看……”没有亲子接触一下儿子,王落辰的老妈有些不舍。

    “原子震荡还要进行很长时间,你们明天还要工作,还是走吧。你们放心,王落辰在我这儿不会有事的。”

    看他们不走,薛神医有些不耐烦了,挥了挥手做出了驱赶的动作。同时,为了宽他们的心,对于王落辰的治疗,他也做出了自己的保证。

    “那好吧,谢谢薛神医了。那等我们下了班再过来看他吧。”听说治疗还要进行很长一段时间,想想明天还有规定的工作量需要完成,他们知道自己今晚是跟儿子说不上话了,只好恋恋不舍看了自己儿子一眼,告别了薛神医。

    薛神医看着他们消失在门口,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喃喃自语道:“向北斗借寿,犹如从虎口夺食,逆天而为,看来我这次罪过大了”

    说着,“哇”的一声,他的口中喷出一大股鲜血,将衣襟和实验室的地染了个通红。随着那一口鲜血喷出,他的眼中也失去了光华,整个人“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啊,爸爸,你怎么了?”

    听到声音,见到薛神医的惨状,吴梦雪从操控面板那里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急切地摇晃着他的身体问道。听她那一声称呼,她竟然是他的女儿。之所以称呼他为老师,大概因为跟着他学习,平时在别人面前为了不显得特殊,故意那样称呼罢了。

    “没什么,逆天而行,必遭天谴。梦雪,爸爸这次逆天而为,受了天谴,很可能时日无多了。不过,爸爸临走以前,一定要把王落辰给治好。因为爸爸觉得,他就是那个应劫之人。咱们人类这次是生是灭,恐怕都系于此人一身了。所以,梦雪,你一定要帮爸爸治好他,知道吗?”

    薛神医在吴梦雪的搀扶下坐立起来,将左腿压在右腿之上,两手交叠放在小腹,做了一个抱元守一的姿势,微闭双目,说出一段话来。

    “爸爸,我才不管什么天命,什么劫数的,我只要你好好的。”吴梦雪看着薛神医胸前那一片殷红的血渍,双目含泪,哭了起来。

    “你也不用太难过,我不是还没死了呢吗?嘿嘿,至少今天死不了。好啦,你赶快去看着仪器,千万不要出了差错。我调息一会而就好了。”

    轻轻拍了拍女儿的头,说了几句宽慰他的话。薛神医就入定了,再也不为外界的事情所动。

    知道自己的父亲要用气功修复元气,调理身体,吴梦雪不再说话,站起身来,默默走回了手术室,继续监控起原子震荡仪来。

    薛神医这一坐就是大半夜,等他再次醒来,王落辰的原子震荡治疗已经结束了。其他人都走了,只有他女儿吴梦雪因为困顿趴在控制面板上睡着了。

    王落辰已经被大家给抬回到轮椅上。此刻,他正紧闭双目,浑身颤抖,不住地轻声呻@吟着。看来,治疗结束后,他的痛并没有马上消失。

    不过,既然他能发出呻吟,身上还出现了颤抖,说明他身体的机能比起治疗以前已经恢复了不少。

    薛神医换了一件干净的白大褂后,朝王落辰走了过去。

    来到近前,他俯下身仔细看了看他的气色,又给他号了号脉,疲倦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好,看来我的路子对了,恐怕再经过几次治疗,他就能站起来了。”

    “哼。站起来有什么用,我难道还能恢复到像以前一样吗?”听到他的声音,王落辰并没有睁眼,只是冷冷地回答道。看来直到此时,他还在生薛神医在治疗时不给他使用麻醉剂的气。

    “你当然不能恢复到像以前那样了。因为,这个世界已经变了,即便是你的身体能够完全康复,能够再次在赛场上跑出跟以前一样好的成绩,可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就现在的形势来讲,做了外星人的奴隶,人人自危,谁还有心思去看什么比赛?”面对他的冷淡态度,薛神医不愠不火地说。

    “哼,该死的外星人,把我害成这样,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他们全都杀光。对,全杀光,一个都不留。”说起外面的形势,王落辰猛然睁开眼睛,怒火喷涌而出,满目都是无穷的杀意。

    “哦,你这样说话,还算是有点儿志气。不过,年轻人,你空有志气有屁用?你看你眼珠子瞪得倒挺圆,可有用吗?眼睛可以杀人吗?不能吧。要想杀人,你得先学点儿杀人的手艺。巧的很,你这人比较幸运,恰好遇到了我,而我对这方面可以说非常精通。怎么样?你想跟我学吗?”薛神医以戏谑的口吻问道。

    “你?精通杀人?哈哈。别逗了,你瞧你那样儿,哪里有一点儿高手的影子?”

    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头顶光溜溜,鼻梁上架着酒瓶子底儿一般厚的眼镜儿,挺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的老头儿,王落辰怎么看也看不出他哪里藏着能要人命的本事,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啪”

    在王落辰的讥笑声中,薛神医若无其事地一抬手,凌空一指,离他们五米开外一张桌子上的玻璃瓶儿,无声无息地碎成了一堆形状非常规则的颗粒。

    王落辰的笑声戛然而止,嘴巴保持着大笑时的“O”形,僵在了那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