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见面,又有求于人,尽管心存疑问,他们却不好意思问人家什么,只好笑了笑,直接跟着这白大褂走进了诊室。

    进到室内,王落辰扫了一眼屋子里面,发现这诊室里简陋的要死,除了一桌一椅外,别无他物,甚至连件简单的医疗设备都看不见。

    他心中对这位神医更是失望了,同时也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这是给人看病的地方吗?若说是,怎么连一件医疗设备也没有呢?别人说这人是神医,大概是被他用什么方法给蒙骗了吧。

    王落辰正暗自疑惑,那神医已然在那诊室内椅子上坐定,隔着桌子对他们一家人说道:“你们来之前我正伏在桌子上打瞌睡,偶得一梦,梦见有明星如斗大,从天而降,落进陋室。由此梦我就知道,今天必有贵人光临。果不其然,贵人这不就来了嘛。嗯,王落辰,落辰可不就是从天而降的明星吗?当然是贵人了。”

    他上来既不请人坐下,也不询问病人病情,开口就说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话,令王落辰的父母一下子就坠入云里雾里,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正要开口询问,却被他抢先说道:“你们不用说了,你们家这位天才少年王落辰被狂霸星人伤残的事情我早已在新闻里了解到了。他的病情是怎么个情况我也已经琢磨出个所以然来。如今看他气色,果然是和我所料不差。此刻我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只是,如何治疗,还要听听你们两人的意见。”

    他们进来之后,他连仔细看一眼王落辰也没有,就说他的病情他已经知道,接着就说自己心中已经有底儿,却又莫名其妙地问人家怎么看治疗,这是什么意思啊?这人家要是怎么治疗,还上你这儿来干嘛?

    这神医说话没头没脑的,让王落辰心里对他更有看法了。

    王落辰的父母似乎也是这种感觉,所以一时之间,心中茫然,不知该怎么回答他了。

    不过,他好像也并没有期待他们会给他怎样的回答似的,自顾自地说道:“他这病,乃是三魂受损,七魄重创所致,不是一般的药石所能治疗的。需要我用金针开路,以气功打通他的经络,使他本身的气血畅通,然后由他自己的精血慢慢滋养魂魄,待得魂强魄壮,他自然也就好了。只是这金针渡气,洗精伐髓,会相当的痛苦,不知道你们两位能狠地下心吗?”

    “啊,神医,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什么三魂?什么七魄?什么金针?很痛苦?会痛到什么程度?会要人命吗?”

    这位神医的话,云山雾绕的,王落辰的父母听不大懂,就光听见他说按照他的法子能把他们的儿子治好,就是过程会很痛苦了,就赶忙问到底痛苦到什么程度。

    “你们听不懂也不奇怪,因为我所使用的方法是古医术。”

    “古医术?那是……”

    “古医术,顾名思义就是古代的医术。这种医术,早在三百年前就退出医疗体系了。你们从来没有接触过,自然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给你们解释一下。所谓古医术,乃是咱们的老祖宗们根据天人合一思想,阴阳八卦理论所创立的一门医学。它讲究阴阳相生,五行生克,辩证施治等原则,使用天然药物,结合金针、砭石、气功等等治疗手段治疗人体疾病。曾经在咱们这块土地上盛行了几千年。可惜,由于这种医术它的疗程长,见效慢,汤剂针石等手段使用起来麻烦,渐渐为世人所不喜,以至于到最后医院的古医科里根本就无人光顾。医疗机构一看用它也挣不着什么钱,就逐渐把它给放弃了。所以,你看现在的医疗机构里,没有一家有这种医疗科室的。不过,尽管不在体系里了,但它的传承并没有断,咱们民间会这种医术的还大有人在。”

    医生很健谈,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一会儿的功夫,就把他所说的这门医术是怎么回事儿给他们一家讲了个清清楚楚。当然只是他自以为清楚了,其实对王落辰他们来讲,这医术是什么东西,还是一头雾水。

    “哦,这医术我记得历史老师讲过,不过老师说它已经失传了呀?怎么……”

    王落辰的老爸听了医生的话,用力想了想,好像回忆起关于这门医术的零碎信息来了。只是,他觉得自己面前这位神医跟自己所掌握的情况有点儿不一样,不免有些疑惑起来。

    “失传?历史书上竟然是这样说的?我没上过学,这医术乃是家传。不过我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这医术绝对没有失传,至少我就完全掌握了它。”医生信誓旦旦地说。

    没上过学?我的天,不会吧?华夏国普及大学教育都六百多年了,你居然说没上过学?这怎么可能?而且,你没上过学还敢给人治病,那你有医师从业资格证吗?

    这医生说的话让王家一家人更加困惑,对这位医生能不能治好自己的儿子,心里更没底了。

    看到他们脸上露出吃惊、困惑和怀疑的表情,神医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笑了笑说:“你们听我讲没上过学,是不是吓了一跳?不过,你们别吃惊,也别困惑,更不用怀疑本人的医术。不妨告诉你们,我虽然没有上过学,但家父却是如假包换的医学博士。我小的时候,因为他认为我到学校去跟着老师上课纯粹是浪费生命,就不让我去上学,留在家里由他亲自给我授课。只不过呢,他讲课是不按学校大纲讲的,而是只讲跟医学有关的东西。这样的教学方法好处就是让我对医学非常精通,坏处自然是有好多其他知识都没有学到了。”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没关系,只要神医您能给我儿子把病治好就行。”听了医生的话,王落辰的老爸很实诚地表示。

    他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你其他功课学没学,学得好不好跟我们没关系,我们是来请你给孩子治病的,又不是来考察你功课的,只要你把我儿子治好就行。

    王落辰的老妈一听自己丈夫说话太直接了,怕人家神医听了心里不痛快,赶紧说:“薛神医,我们也是听了别人的介绍,知道您是鼎鼎有名的神医,医术高明,所以才慕名而来的。希望您能救救我儿子,他还这么年轻,不能就这样过一辈子啊。”

    王落辰的老妈跟她老公相比,就没那么实诚了。还说慕名前来,进屋半天才想起人家姓什么来。当然这也不怪她,现在她的心里一切都以孩子的病为主,对于其他事情都不怎么能记得住。人家跟她说有个神医能治病,而且特别厉害,她就记住了。至于人家姓什么,她可是没怎么用心去记忆。

    “对啊,对啊,请您一定要救救他。只要有效,无论需要多少生活物品,我们都可以给您。”

    王落辰的老爸还真是够实诚,说话没有一点圆滑之处。什么叫只要有效,就什么物品都肯给?那要是没有效呢?呵呵。

    听了他们夫妇的话,薛神医摆了摆手说:“两位不用客气,王落辰是咱们河洛城的天才少年,又是抗击狂霸星人的大英雄,我一定会治好他的。而且,还是免费的,不要你们花一分钱。”

    王落辰觉得神医这话真是好笑,而且对自己简直就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他连外星人长什么样儿都没看清就被人家给伤成了废人,怎么到他嘴里就成抗击人家的英雄了?

    不过,他的想法,无法表达出来,没人知道。再说大家也没人在意他有什么想法。他们在为诊疗费的事情客套,就听他老妈说:“哎呀,那怎么行?薛神医,我们不能白让你看病啊。”

    “不,我说不要就不要。两位,在你们来之前,我已经在心里起了心卦,推算出王落辰将来必定会成为抗击狂霸星人的大英雄。能为这样的大人物治病,是我的荣幸。虽九死而不悔,何况一点点儿财物呢?你们不要再客气了,我说的是真的。”薛神医非常严肃地再次申明,他此次看病是不要诊金的。

    “那太好了,薛神医,我们真是太感动了,谢谢您。不知道,咱们什么时候开始啊?”王落辰的老爸确实实诚,听薛神医坚决不要诊费,甭提多高兴了,真心诚意地感谢了他一句之后,也不再啰嗦,直接就问起治疗的事情来了。

    “今天不行了,因为王落辰的这病太特殊,我得把他带到我朋友的实验室去,在那里为他治疗。这样吧,你们先回去,明天晚上直接去这个地方,我会在那里等你们的。”说着话,薛神医用自己的手机给王落辰的父母传过来一个地址。

    王落辰往手机上瞟了一眼,发现那地址居然是一家非常知名的医疗机构的。这一下,他的心里又突然踏实了起来。觉得既然是到这样有名的医疗机构里去治疗,那么就表明这个薛神医多少还是靠点儿谱的。这一趟总算没有白来。

    王落辰的父母也是这种想法,本来感觉自己面前这位薛神医讲话云里雾里的,有点不太靠谱,让他给自己儿子治病也不过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而已。没想到他临了居然给了他们一家知名医疗机构的地址,显然他也不完全是糊弄人的家伙,对他的看法立马改观了许多。

    而且因为又看到自己儿子被治愈的希望,他们变得激动起来,难免又对薛神医说了一大串儿感激的话。然后,才喜滋滋地带着王落辰离开这间带给了他们意外惊喜的小诊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