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躺在冰冷的跑道上,望着天空中那艘丑陋的外星飞船以及那名该死的将军,心中充满了怒火,眼中充满了仇恨,但却连一句怒骂都无法发出。

    他只能在心里狠狠地发誓:“狂霸星人,埃尔将军,我@操@你祖宗十八代。你们等着,我如果能重新站起来,必定杀光你们,以报今日之仇。”

    唉,事到如今,就连他自己也清楚,他也只能在心里发发狠了。

    想要站起来,那怎么可能?虽说已经到了公元二十九世纪,人类医学发展到相当高明的程度,但对这种神经细胞层面的损伤,人们还是没有办法治愈的。

    枯木逢春,细胞再生,活死人肉白骨,那是神的力量才能办到的事情,凡人怎么可能做得呢?

    没有办法治好,等待王落辰的,自然就只能是悲摧的生活了。

    他被父母和老师抬回家里,学也上不成了,从原来万众瞩目的天才少年,变成了成天躺在床上等死的废人。

    不过,好在他的父母并没有因为他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而放弃他。相反他们还常常劝慰他,鼓励他,要他继续学习,勇敢地活下去。

    为此,他们每天一有时间就亲自为他打开电脑,为他登陆学校的网站,要他收看各科老师讲课的视频,学习文化知识。同时还为他搜集各种新闻,让他了解世界上发生的什么事情,以保持他与世界的联系,免得他同这个世界渐渐疏离。

    通过新闻他了解到,狂霸星人占领地球之后,并没有把已成为他们奴隶的地球人都关进笼子里去,而是让他们各自生活在自己原来的住处,继续从事着各种职业,做着各自的工作。

    似乎,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杀死所有人。他们打到地球上来的目的,只是来掠夺地球上所有的产品和资源的。而人类本身,对于他们来讲,也是一种资源。

    他们原本的打算,大概就是把地球变成了一个能为他们提供矿工和各种产品的基地吧。利用人类的智慧和力量,以及地球的资源,为他们提供一切所需,很可能就是他们占领地球的目的。

    因此,当他们占领地球以后,什么都没干,就马上着急忙慌地把数以亿计的年轻人选为矿工,用巨大的飞船送到了遥远的星球矿场上去给他们开矿。

    不用说,那遥远的未知世界里,等待那些年轻人的将是苦难的生活。不过,与他们相比,留在地球上的人也不是幸运儿,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

    他们从以前高居生物链顶端的万物之灵长变成人家的奴隶之后,每天的劳动果实都要全部上缴给狂霸星人,供他们吃喝玩乐。而他们所需的生活物品,却只能去狂霸星人管理的机构去领取。

    可是,那些占领者的机构哪有可能对地球人大方呢?每次,人们从他们手里得到的仅仅是一点点可以勉强维持他们生活的物品。

    所有人的好日子都没有了,不管这人以前是过着什么样的好日子的,享受着怎样的清福的,统统都成为了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贫民。

    成为了人家的奴隶,被人家压迫和剥削是必然的。

    地球就这么大,资源就这么多,每年出产的物品都是有数的。那些产品,本来地球人自己都不太够用,现在又多出了数以亿计的外星人,怎么够分的呢?

    偏偏狂霸星人中还有一类体型非常高大的巨人种族,相比于普通人,他们的吃穿用度等等物品的消耗量更是非常的惊人。这对地球的产出来说就更是一种负担了。

    好在,他们狂霸星人的种族并不纯粹,并非所有的人都是巨人。巨人们也就占到他们总人口的百分之一左右。否则的话,地球人就是一年到头的日做夜做,不吃不喝也无法供应他们所需的物品的。

    除此之外,最糟糕的就是地球人全都失去了自由。

    虽没有将人们关进有形的牢笼,狂霸星人却并没有忽视对人类的控制。他们为了控制地球人以实现自己的统治,他们在每个人身上都安装了一种监视装置。

    通过这个装置,他们能够掌握每个人的行踪,监视大家的劳作。甚至还可以在人们做出反抗的时候遥控引爆这种装置,杀死反叛者。

    这种狠毒的装置,让大家每天都生活的战战兢兢的,所有人都不敢不服从他们的统治。

    王落辰的父母也被安放了这种装置,他们也必须每天都出去工作。从日出做到日落,做足狂霸星人规定的工作量才能够回家。

    回到家里,利用晚上的这一小段儿休息时间,不顾自己的疲劳,他们还要带着王落辰到人类那些还在勉强维持着运转的医疗机构给他看病。

    那些医疗机构之所以还能够存在,绝对不是说狂霸星人心肠好,关心地球人的身体健康。他们保留这些医疗机构,只不过是为了让人们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以利于他们最大限度地榨取每个地球人的价值罢了。

    说到看病,说实在的,经过无数次失望之后,王落辰一点儿都不想去看病了。甚至,如果他能做到的话,他还想亲手结束掉自己的生命。

    可惜,作为一手脚完全不能活动的废人,他现在根本就是想死都死不成。

    他内心痛苦极了。

    他不想做一滩烂泥,要知道,他可是曾经拥有过无数辉煌的天才少年啊。怎么能像一摊烂泥一样活着呢?

    另外就是,他也不想再拖累自己的父母了。不想再看着他们一次次将少得可怜的生活物品节省下来,当做给他看病的费用了(外星人占领后,废除了原来流通的货币,重新发行了货币。但由于这种货币使用量很小,再加上很多人都是靠出卖劳动换取实物,根本没有获取这种货币的渠道和机会,所以人们在生活中一般只能以物换物或拿物品当货币换取服务)。

    因为他明白,再这样节衣缩食下去,他们会垮掉的。

    他不想,可光是不想又有什么用呢?他根本就左右不了他们的想法,也阻止不了他们的行为。他现在这副样子,哪怕是做一个反对他们给自己看病的眼神儿都困难,更不用说表达什么更复杂的意见和看法了。

    他想不明白自己的父母干嘛要那么坚持,既然那些医疗机构根本就无法医治自己,他们又何苦白白浪费掉那些珍贵的生活物品呢?或许,他是明白的,但不想承认,免得自己会心痛。

    他的这些想法,他父母才不管呢。他们只是非常固执地相信自己的儿子可以治好,相信他会重新成为他们的骄傲。

    他们的儿子那么优秀,堪称天才,老天怎么可能会让他永远这样躺在床上当一个废人呢?这是他们的想法。

    所以,他们一直在尝试各种可以治疗他的方法。

    比如,当今天他们在别人那儿听说了一位神医包治百病的事迹后,立马就决定带着自己的儿子再去碰碰运气。

    王落辰再一次很无奈地被父母用轮椅推出了家门,走上治病的征程。

    正值初冬,刚下过一场小雪,路上有些滑,走起来很费劲。

    推着他赶路,他爸妈摔倒了好几次,但他们却没有一点儿畏难退缩的意思,依旧非常坚定地向那位神医的住处前进。

    那神医的诊室离王落辰他们家有很长的一段距离,他父母足足走了近两个小时才走到地方。以至于到那儿的时候,天都已经完全黑了。

    停在一个居民小区的门口,借着路灯的灯光,王落辰看到了那位神医的诊室,那是一间只有不足十平方的小房子,从远处看起来,小的可怜。

    这样的诊室里能有多高明的医生?

    父母这也是病急乱投医了吧,怎么带自己到这种地方来看病?

    这不是白白浪费时间和生活物品吗?要知道,那些生活物品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他们生命啊。

    因为这样的想法,王落辰的心抽搐了一下,费了半天劲给了父母一个反对进去的眼神儿。可天太黑,路灯又昏暗,他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睛里有什么。他们只管推着他前进,很快就来到了小诊所的门前。

    到了门前,还没等他们去敲门,门自己就开了。紧接着便打里面走出来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秃顶,胡子拉碴,带着眼镜儿,穿着白大褂的大肚子男人,笑容可掬地对着他们说:“你们终于来啦,我等你们老半天了,快,请进请进。”

    他的话让他们一家人一愣。

    怎么?听他这话的意思,似乎是早就知道他们要来吗?难道他有未卜先知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