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不是米国人来了?而是外星人来到了地球上?

    他们还要所有的地球人做他们的奴隶?

    这是真的吗?不是在开玩笑吧?

    人们不禁抬头望向天空,但那光太强烈,刺得人眼睛生疼,什么都看不见。

    不过,就算人们什么也看不到,也能感觉到那天空中存在的危险气息。

    此时所有的人都在想,管它是不是真的,这里绝对不宜久留,还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吧。

    所以,尽管那声音够威严够震撼,但已经感知到了危险的人们,却并没有一个人乖乖听话,站在那儿不动的。相反,他们个个都比刚才跑得更快了。

    “哼,居然敢不听话?都给我,定!”

    见众人不听招呼,那人怒了,大喝了一声“定”。

    那笼罩全场的光束就陡然一闪,爆发出了一股能量,产生了诡异的约束力,一下子就将体育馆内所有人的身形给定住了。

    所有人,对,就是所有人。他们全都在那一声“定”字出口响起之后定在了原地。好像是瞬间就变成了一尊尊雕塑。

    他们就那样定在那里,保持着那一瞬间的动作和表情,身体再也不能移动分毫了。能动的只有他们的心跳、呼吸和思维了。

    “你们这些卑贱的小蚂蚁都都给我听好了。跟你们说明一下,从这一刻起,这颗蓝色的低等级星球就是我们狂霸星人的领土了。而你们,这些不堪一击的低等生物,就都是我埃尔将军的奴隶了。如果有谁敢反抗的话,那下场就会跟你们这位英雄一样。”

    一个身披黑色战袍的巨大身影悬停在体育馆的赛场的上空,瓮声瓮气地但包含着蔑视一切意味的声音从天而落,钻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接着,人们看到,一束暗紫色的光束从天而降,一下就落到王落辰的头顶上。

    一丝丝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身体动都不能动一下的天才少年王落辰,就在光束击中自己的那一刻瘫软在地上。仿佛一个泄了气的气球,又好像是一摊吸饱了水的烂泥。

    很显然,大家对他这种众星拱月式的环绕,让这所谓的外星人大将军把他当成人类英雄了。

    为了立威,杀鸡给猴儿看,他自然而然地就先拿他开刀了。

    “啊,那是什么?王落辰怎么了?”

    刚才还精神奕奕地少年天才就这样倒下去了。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在心里发出了一声惊呼。甚至,有些少女的心都碎了,眼睛里流出成串儿的热泪。

    “看到了没有,前一秒,你们这位英雄还活蹦乱跳的。仅仅被我一指,就变成了瘫在地上烂泥巴。是多么的不堪一击啊。告诉你们,他以后除了脑子,什么都不能动了。活着,也就是一个活死人。哈哈,你们,卑贱的小蚂蚁们,见识到本将军伟大的力量了吧?”

    埃尔将军得意的大笑着,夸耀着自己的手段。

    紧接着,大概是想要看看大家的反应。那束缚众人的力量竟然消失了,人们又可以活动和说话了。但刚刚发生的一切太过震撼,一束光就可以让好好的一个人变成废物,那力量的诡异,强大,恐怖,把大家都给震摄住了。

    他们没有一个人敢乱动,也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想想都可怕,当一个只有思维,心里对什么事情都清楚明白,但却一丁点儿活动能力都没有,什么都不能做的废人,那该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啊。谁会愿意去尝试那样的痛苦呢?

    不敢反抗,便只好沉默。

    数万人都选择默不作声儿,体育场里再次静了下来。

    但纵观整部人类历史,无论什么时候,人类中都有不怕死的。

    当众人都被对方的手段给吓得大气也不敢出的时候,一个颇具威严的声音由扩音器里响了起来。

    声音一响起来,大家就听出来了,那声音是属于高坐在主席台上那位河洛市的郝市长的。

    作为河洛市的第一人,他似乎还没有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或者说他一时之间还没有习惯被别人颐指气使。

    他站起身来,手指天空,官威十足,愤怒无比地喝道:“喂,你是什么人?什么奴隶不奴隶的?少在这里装神弄鬼的。现在早就不是奴隶社会了,你还说什么奴隶不奴隶的,是不是在说胡话?还有,你不要以为弄个怪物的幻影出来,然后告诉我们你是外星人我们就怕你。告诉你,你最好马上离开这里,不然你将受到我们防空火力网最猛烈最无情地打击。”

    市长义正辞严地对隐身在光影里的那家伙发出警告,给了大家很大的信心。尤其是他提到的布置在河洛城的防空系统,更令大家心里升起了希望。

    大家再次骚动起来,议论纷纷,都在讨论防空系统怎么怎么厉害,肯定能把这突然出现的怪物给打跑。

    “哼!”

    一声充满鄙夷、不屑、愤怒地闷哼如雷般在天空中炸响。

    一个堪比小山的巨大身影从漫天的光晕中降下,悬浮于体育场的半空中。

    那巨人身披一件巨大的披风,穿着一身闪闪发光的盔甲,伸出像百年老树树干一样的胳膊,用他跟棒球球棒般粗细的手指指着市长,哈哈大笑起来。一张如雕像般充满棱角的蓝色脸庞露出得意的表情。

    “哈哈,不自量力的小蚂蚁,你大概还不明白当前的局势吧。我告诉你,我们狂霸星的战舰已经降落在了地球的每一寸土地上。我们已经给所有的国家下了最后通牒,限他们十分钟内马上投降。看看吧,这个低等星球,马上就是我们的了。哈哈……”

    狂笑中,笼罩体育馆的光影里浮现出了很多影像,那些影像活灵活现的,就跟真的一样。

    影像里有人物,有城市,有山川,有河流,就在人们头顶上不停地变幻着,好像是在上演一部3D电影,给人们演绎出地球家园被这些外星人占领的故事。

    通过那些犹如亲临现场的画面,所有的人都可以清晰地看到,地球上很多著名城市的上空,都漂浮着跟自己这儿一模一样的怪物飞船。

    飞船的数目很多,密密麻麻,遮天蔽日。

    它们不停地闪出各种颜色的光束,将各个国家由陆地、海洋和天空射向他们的导弹纷纷击爆。巨大的爆炸,让各地的天空都变成了地狱一般的火海。

    很快,各国防空网的第一批导弹就被解决了,天空中火海熄灭,硝烟散去,怪物飞船显露出来。猛烈的攻击下,安然无恙。

    猛然间,跟体育馆里一样的光幕由飞船上垂了下来。像束缚这里的人们一样,那些光将地球各地的人们给完全控制住,使得人们无法对他们进行任何反抗。

    顷刻之间,由于无人操作,飞机、导弹、军舰全部成了摆设。怪物飞船里飞出一些身材高大的巨人,飞临那些军事设施上空。巨人们手指频频指出,指端连连射出黑色的光束,将那些武器全部化为乌有。

    武器没了,再加上人家能动,你不能动,地球上的两百多亿人顿时成了毫无还手之力,任人宰割的羔羊。

    没办法,双方的相差力量太过悬殊了。原始人拿着石器时代的武器不能打败飞机导弹武装起来的现代人。同样,在人家的高能量武器面前,地球人的飞机导弹根本就成了原始人手中的石刀石斧。

    地球人的力量被人家完全彻底地压制了。

    怎么办?

    人为刀殂,我为鱼肉。

    这样的情形下,留给地球人的,就只有投降这一条路了。否则,等待全人类的命运就只能是被人家族灭。

    几分钟后,在巨大的危机面前,为了避免自己的种族灭亡,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在外星人给出的时限之前,各个国家的领袖人物纷纷代表自己所在的国家和人民,向这些外星怪物投降了。

    看到这里,体育场里所有人的心彻底冰凉了,人们再次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完了完了,地球沦陷了,彻底地沦陷了。

    想不到地球人寻找了数百年的外星人,就这样凭空出现在了世人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将地球征服了。人类甚至连一场像样的战斗都没有进行,就全都变成了他们的奴隶。

    这意外来得太快,太突然了,所有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话讲了。

    大家的眼神里充满了绝望,都明白事到如今,和自己的同类一样,他们别无选择,唯一的出路就只有给这些外星人当奴隶这一条了。

    只是目前大家还不知道,这个奴隶要怎么当法儿,是不是要像奴隶社会那样给他们当牛做马,任凭他们宰割啊?

    人们垂头丧气,心如火焚,各自担心起自己以后的命运来。

    “哈哈,怎么样?没骗你们吧?”埃尔将军得意地笑声再次响起。

    紧接着,他非常威严地对那位敢于质疑他权威的市长说:“现在,你,不自量力的小蚂蚁见识过我们的力量,可以去死了。”

    话音未落,手一抬,指尖冒出一束接近于黑色的光束,射在了市长眉心处。

    后来人们才知道,那种黑色的光叫死光,跟黑洞里的光类似,可以吞噬一切。

    这种充满死亡气息的黑光照在市长身上,市长立刻就从头到脚,化为了点点跟煤炭一样乌黑的颗粒,融入到了那光里,连一片头皮屑儿都没有剩下。

    就这样,公元2840年11月11日,地球在短短的十分钟之内,就彻底地沦陷为狂霸星的殖民地了。

    地球上所有的人,敢于抵抗的,都像郝市长一样烟消云散了;无奈投降的,都如丧家之犬一样成为了狂霸星人的奴隶。

    当然,还有另外一部分被外星人认定为人类英雄的人,都跟王落辰一样,变成了有思想但却任何事情都不能做的废人。

    地球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