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要出去,王落辰自然没有意见。何况,他已经约好了妮蒂亚要去她的老师家里做客,也实在没有空陪伴她们。便笑了笑,要她们不要乱跑,随她们怎么疯去了。

    于是,罗凝玉她们三姐妹一个护卫也没带就离开了所住的馆所。

    血族的城市里也有很多娱乐和购物的地方。她们手里头有钱,当然是想往哪儿去就往哪儿去,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了。

    最主要的是,她们都有音灵石傍身,购物之后直接就丢到音灵石中,根本就不怕拿不了。

    这助长了她们卖东西的欲望,所以,一路见到什么好玩儿的好用的,直接就是买买买,全部买下来。结果,很快她们就发现,自己的钱虽然多,但音灵石的空间却是有限的。

    买的太多,音灵石中已经放不下了,再买就要手提肩扛的了。她们才不愿受那么份罪呢,就停止了购物。转而去听歌剧。

    血族的少女嗓音特别的嘹亮、清脆。唱起歌曲来很很好听。所以,由她们所表演的歌剧就别有韵味,堪称一绝。

    她们三个前几天已经听过几场了。今天逛完街之后没有事情做,便相约着再去听一场。

    当她们到达歌剧院时,距离开场还有近一个小时,她们三个便在买过票之后,去剧院内部的休闲餐厅去边吃东西边等着进场。

    到了餐厅,三人被服务生给领到了一张桌子旁坐下,随便点了点东西,就吃喝了起来。

    三人正说说笑笑地吃着东西,卓应儿一抬头瞧见一个身穿连帽衫走了进来。

    本来,在血域这种满大街中古服饰的地方,穿这样的衣服就有些奇怪。那人还偏偏在进到餐厅之后还不把帽子摘下来,好像生怕别人认出他来似的。

    卓应儿天生好奇心重,见这人这样,便悄悄对冷泠弦她们两个一努嘴说:“姐姐们,你们瞧那人是不是傻啊?都进了餐厅了还不把帽子摘下来。”

    “应儿,你操人家那心干嘛?或许人家是不方便呢。比如,他是个秃子,怕摘了帽子被人家笑话。”冷泠弦白了她一眼,玩笑着说。

    “对,别管闲事儿了。赶快吃吧,过会儿歌剧就开始了。”罗凝玉也要她别瞎好奇。

    卓应儿被她们俩给说了,瞥了瞥嘴,又看了那人一眼便继续吃东西。

    才吃了几口,她一翻眼皮儿又看见一个穿着和刚才那人一样衣服的人走了进来。

    她立马轻轻敲了敲桌子,对冷泠弦她们笑着说:“姐姐啊,你们看,又来一个。总不会他们两个都是秃子吧?”

    冷泠弦和罗凝玉被她这样一问,便也拿眼睛瞥了那俩人一眼。发现这两人坐下之后也不点餐,就只凑在一起说话,不免也感到这两人身上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

    瞧见她们两人脸上的表情有了变化,知道她们两个也跟自己一样对这两个人心生疑惑了,卓应儿便说:“我看你们也感觉这两个人有些奇怪了吧。不如这样,让咱们打个赌。”

    “赌什么?”听卓应儿突然有这样的提议,冷泠弦忍不住问。

    “赌他们两个是不是秃子啊?你们看这样好不好?如果他们两个是秃子的话,今天这顿饭就我请。如果他们两个是秃子的话,那这顿饭就你们请。怎么样?”卓应儿笑嘻嘻地说。

    “行,不就是一顿饭吗。姐还请得起。只是,应儿啊,咱们该怎么验证呢?难道说咱们亲自过去将这两人的帽子给摘下来看一看吗?那样的话,岂不是太不礼貌了?人家恐怕要跟咱们没完了。”冷泠弦对打这个赌倒是来了兴趣,就是有些怕因此儿惹出事情来,不好收场。

    卓应儿便说:“没事儿,只要在咱们表演到位,肯定就能既做到可以看到对方是不是秃子,又可以让他不生咱们的气的。”

    “哦?那要如何做?”她也是这样说,冷泠弦打赌的情致就越高。

    “如何做?两位姐姐,请附耳过来。”卓应儿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向她们两个勾了勾手指头,说。

    两人便将头凑了过去。接着,她就趴在两人耳朵上轻语了几句。

    两人听了,脸上带着几分怀疑问道:“你确定这样做行吗?”

    “行!肯定行!只要你们做得像一点就可以了。”卓应儿十分自信地保证。

    见她这样有信心,她们便只好点点头答应了。

    几分钟后,三个人正谈着话,冷泠弦突然站起来指着卓应儿的鼻子怒斥道:“臭不要脸的,亏我还把你当姐妹,居然偷人家老公?”

    “谁偷你老公?是你自己没本事,留不住老公的心。现在他移情于我,你倒反而来怪我了。哼!我要是你的话,既然自己这么没用,不如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被她给指着鼻子骂了,卓应儿也不甘示弱,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冷泠弦回应道。

    “你这女人,还有没有点羞耻?连我妹妹的老公也抢?告诉你,若是再不肯退出,我们姐妹今天就不饶了你。”罗凝玉也站起来,怒气冲冲地说。

    “以为你们姐妹俩人多我就怕了?还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你妹夫的那点破事儿。他都告诉我了。其实,背着你妹妹,你跟他也有一腿的。”见罗凝玉替自己妹妹出头,卓应儿也毫不客气地指出了她跟自己相好之间的奸情。

    “你!你胡说八道!我让你胡说!”

    罗凝玉一副被她揭了老底恼羞成怒的样子,顺手端起餐桌上的一杯饮料就向她泼去。

    哪知,卓应儿却是身手敏捷之人,早在她端起杯子的时候,就躲到了一边儿去。

    罗凝玉一下没得手,卓应儿颇为得意地讥笑到:“看看,说你们姐妹两个笨你们还不承认。泼个人都泼不到。”

    说完,她就看到罗凝玉和冷泠弦两个都端起了杯子,知道她们两个是要联手对付自己了。便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赶紧逃开。

    而她逃跑的方向,正是穿连帽衫那两人所在的位置。

    她三步两步就跳到了那两人桌前,在她之后,罗凝玉和冷泠弦紧追不舍。并且还在她接近那两人之时,同时将手中杯子里的饮料给泼了出去。

    这一回,卓应儿又迅速地躲开了。

    可是,她机敏,躲开了。她身后那正在谈论某事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双双被罗凝玉她们泼过来的饮料给浇到了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