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罗亲王见自己的爵位没了,而和人族结盟的主导者妮蒂亚公主却晋升一级,成为了王储,顿时满心愤恨,拂袖而去。

    他一走,他的追随者也跟着他一块儿退去。这让王落辰看清了血族当前的形势。那便是,他们族中的势力并不统一,是分成了两派的。血皇和莫罗亲王两人便是这对立的两派的首领。

    他们两方的实力,似乎处于一种势均力敌的状态。否则,也不会还保持着名义上的君臣关系的。

    想明白这一层,他不禁暗自琢磨,恐怕他们此次和血族的结盟还会有一番阻碍的,绝不会说是就此一帆风顺了。

    他正暗自计较,血皇收起怒容,向王落辰他们说道:“别让这不和谐的插曲破坏了咱们的大事。来,诸位,咱们继续咱们的。”

    有他相让,王落辰等人便重新落座,再次畅饮起来。一直到大家酒足饭饱,才告结束。

    宴会结束后,王落辰等人被安排进位于血皇宫附近的一处专门用来接待客人的馆所休息。

    妮蒂亚在将他们送到这里之后,便回血皇宫里自己的寝宫去了。

    她走后,大家也各回房间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战士们就在馆所里休整或出去领略血域的风土人情。王落辰他们这些领军人物则是前去血皇宫,同血族的官员们进行有关此次结盟具体事宜的谈判。

    这些事宜比较琐碎,大到双方以何种形式结盟,小到彼此人员见面如何称呼等等,都包括在内。

    当然,这种谈判王落辰也不是都参加的。由于双方的人员分成了好几个组别,各自负责洽谈不同的事宜,他只参加了其中具有战略性问题的谈判。

    这种谈判话说的比较笼统,因而谈得比较快。很快的,他的任务就完成了。剩下的时间,就是陪着他的妮蒂亚公主到处拜访血族的重要人物,陪他们吃喝玩乐了。

    这种活动也是很有必要的。用妮蒂亚的话来说,就叫做增进感情,建立良好的私人关系,以争取更多的支持。

    而且,这种活动对于王落辰来说也并不陌生。想当初他还是体育明星的时候,在整个河洛城里那也是风云人物,没少被人拉去参加类似的活动的。

    因此,他从事起这种活动来倒也显得驾轻就熟的。很快,他就和血族里头形形色色的人物打成了一片。

    当然,这里头也不光是由于他社交能力比较好的缘故,还得说是他沾了妮蒂亚的光了。

    如今的血域,还有谁不知道他王落辰是妮蒂亚王储的心上人,她的准未婚夫?

    王储是什么人?那就是未来的血皇,他们的君主。她的丈夫,当然是会有不少人巴结了。

    王落辰不是不知道人们的这种想法。不过,他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因为,只要是人类社会,就必然存在人与人之间因为利益而结成的关系。

    而有了这种关系,他的主张就便容易得到人家的支持。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种支持。所以,他才不管别人为什么,怀着什么目的来接近他,与他交往呢。

    只要他们不给自己亏吃,不当自己的绊脚石,对所有的人他就一概都欢迎。

    因为怀着这样的想法,他在同血域的达官贵人们交往时,便秉承了一种有交无类的原则。也因此,他很快就在血域成为一位朋友遍天下,非常吃得开的人物也就不稀奇了。

    他达成这一成就仅仅用了半个月的时间。

    而此时,谈判也已经谈得差不多了。眼看就要将谈判成果呈报给长老们,并请他们让奇巧院在血域设立传送阵的时候,血皇大喜之下,宣布了王落辰和妮蒂亚的婚事。

    他说,为了让两族的同盟更加稳固,也为了在两族结盟这件大喜事上再增添一点喜庆,他要在一个月之内为自己的公主和王落辰举行婚礼。并要求圣境使团将这一消息一并呈报给他们的长老院。

    尽管这事儿是意料中的,大家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还是十分高兴,并为此庆祝了一番。

    然后,第二天,两族的谈判代表便草签了盟约,并将这份盟约上报给各自的最高决策者。

    血族这边好说,血皇当即就认可了这份盟约。圣境那边则是要等一等。虽然使用了最先进的通信技术,但因为相隔着两个世界壁垒,这信息的传递还是需要一些时日的。

    于是大家就便庆祝边等消息。

    三日后,消息传来。

    长老院对这份盟约完全没有异议,同意签署盟约。同时,还就王落辰和妮蒂亚的婚事向他们表示了祝贺。并说,圣境作为男家这一方,已经派出由一位重量级的人物率领的使团,带着丰厚的聘礼前来血域了。

    因为他们经由新近开辟的传送阵前来,将会比王落辰他们原来到达血域的速度更快。不日即将到达要大家安心等待。

    得到这个消息,眼看人族血族两族结盟在即,自己的辛苦和牺牲没有白费的人们,忍不住发出了欢呼。

    王落辰也忍不住将自己的爱人们给挨个拥抱了个遍儿。

    “师兄,这下高兴了?任务完成了,还娶上了媳妇。”当他抱到冷泠弦时,冷泠弦在他耳边轻声问。

    “你别着急,等回到了圣境,我也会娶你的。”王落辰笑着拍了拍她的后背,回答说。

    “美得你,我改主意了。人家才不要嫁给你呢。你啊,还是安心当你的血族驸马吧。”冷泠弦暗暗在他腰上拧了一把,赌气般地说。

    两人正说着悄悄话,见他们抱得时间有点儿长的卓应儿从旁说道:“师兄,你偏心,凭什么拥抱人家只是蜻蜓点水的意思一下,拥抱我弦儿姐姐就这么长时间?”

    “应儿,你没瞧见两人正说悄悄话了吗?算啦,他们喜欢说就让他们说好了。我领你去逛街去。血皇当众宣布了妮蒂亚和他的婚事,这会儿整个血域都因为这种喜事而热闹起来了呢。”同在一旁的罗凝玉拉起她的手,说道。

    “哎,对啊。咱们赶快去吧。说不定还能看上不少热闹呢。”卓应儿被罗凝玉一邀请,马上来了逛街的热情。撇下王落辰和冷泠弦就要走。

    “等等我,我也要去。人家才没那么多悄悄话跟他说呢。再说,要说也轮不到我啊。”听她们两个这样说,冷泠弦一把推开王落辰,拉起她们的手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