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王落辰做完这两件事后,被证明了自己并非优等种族的莫罗亲王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他便想再向王落辰说些什么。王落辰却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而是从音灵石中取出一支影视棒。当众向大家播放了一段视频。

    这段视频正是他们从狂霸星人的罐头工厂中录制的那一段。

    在播放的过程中,怕血族的人看不懂,王落辰还就工厂里的设备都是干什么用的做了详细的讲解。

    然后,等视频播放完了。他以元力加持到自己的声音中,让现场每个人都听到了他如下这段话:“大家看到了吧?狂霸星人就是这样残害生命的。他们自以为他们那个种族比别人优等,就不把别的种族当成平等的智慧生命看待,肆意剥夺别人的生存权力。这是何等的野蛮?何等的残暴?大家想想,像他们这样的种族,会对别的种族好,尊重他们的利益吗?我想答案肯定是,不会。”

    这段影像以及王落辰的话立即在现场引起了轰动。

    大家纷纷就狂霸星人所做出的这样惨无人道的事情,进行了谴责。同时,也对这样的种族会是什么守诺的种族产生了怀疑。

    一时之间,血族人舆论的风向偏向了王落辰这边。

    见此情状,莫罗亲王心中焦急,便向王落辰问:“你这影像是哪儿来的?可信吗?我不相信你们人族中有人会有这样的能力,能够闯进狂霸星人的这种秘密地方制作出这样的影像来。除非,它根本就是你们搭设了场景,伪造出来的。”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我特地带了人证和物证来。”

    说着,王落辰拍了拍手。从他们这边的人中走出了受迫害的小女孩儿索菲,乔治城的城主,以及一个手捧好几罐“罐头”的联军战士。

    等他们一走出来,王落辰便指着他们向大家一一做了介绍。

    接着,在他的授意下,索菲便声泪俱下地将自己的经历跟大家说了一遍。

    而在其后,乔治城的城主也出来说明,他们狂霸星人的确有一个从人族中暗中抓人将他们的生命给抽取掉的计划。他就是其中的参与者之一。尽管,他做的只是最外围的工作。

    在他之后,王落辰便将那些罐头状的罐子塞到了莫罗亲王手里,要他鉴定一下,这些是不是由人的生命力制成的。

    莫罗亲王不是傻子,他当然不肯鉴定了。因为,若是鉴定出这些东西真就是由人的生命力制成的。那他该怎么说呢?

    亲口告诉大家这些确实狂霸星人作恶的证据,那不等于是打了自己的脸。若是故意否认,那也不妥,那不显得他自己是个不诚实的人,所说的一切都不可信吗?

    因而,他将罐头直接交给自己身后的人,要他们来鉴定。

    可他们也有顾虑,怕自己鉴定的不好会得罪莫罗亲王和血皇,便不由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为难了起来。

    血皇见了,大骂一声没担当,便从在座的人中叫出了御医和掌管科技的官员,要他们来鉴定一下,并给大家一个权威的说法。

    他们出来后,打开了罐头,进行了一番查看。然后向血皇和莫罗亲王禀报说,这东西里面的确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应该就是由人身上提取出来的。

    “莫罗,这下你没有话说了吧?还要质疑特使所出示的这段影像的真实性吗?”在得到结论之后,血皇向莫罗亲王冷冷地问道。

    “即便是真的又怎样?这也许只是一小部分狂霸星人的所作所为。多伦亲王并不知情的。”无话可说的莫罗亲王狡辩道。

    王落辰听了,马上反驳说:“这件事情就是地球王庭布置的,难道说身为地球王庭的掌权者,多伦亲王会不知道?莫罗亲王,您不要在为此辩护了。因为,在事实面前,您的那些辩护根本就是苍白无力的。”

    “好,我不辩护了。也承认你说的这件事就是个事实。狂霸星人的确很残忍。可那又怎样?他的这种残忍又没有施加到我们血族人头上,再说……”莫罗亲王还要继续说下去,却已经被血皇的一声暴喝给打断了。

    “住口!”血皇发出雷霆般的怒吼,“莫罗,你还要不要脸?说什么狂霸星人的残忍没有施加到我们的族人头上。难道说你忘记了当初他们是怎么攻打血域,杀害咱们的族人,迫使咱们签订城下之盟的了?我真没有想到,你会变成这样的人。变成一个为自己的仇人说话,是非不分,恩怨不明的人。真是可恶!你还配做这个亲王吗?”

    “我不配做这个亲王?那你呢?你有本事就别跟人家签订城下之盟啊?现在又反过来说我,你就好意思吗?”莫罗亲王毫不畏惧他的怒火,反而还羞辱了血皇一番。

    “该死!”

    血皇最不愿被别人提到这件事,现在却被自己的亲弟弟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提起了。气得他心念一动,便发出一股心灵控制力,将身边的一张椅子给分裂成了无数碎片。

    然后,他痛苦地怒视了莫罗亲王一眼,叹了口气说:“不过,莫罗亲王说得也有些道理。签订过城下之盟,我的确是不配再做这个血皇了。好,那我就不做了。你们都给我听着,从即日起我就不再是血皇,莫罗亲王也不再是亲王。我们的位置,都由自己的子女来继承。他由谁来继承我不想过问,我这里,就由我的长公主妮蒂亚来继承。也就是说,以后她就是我们血族的新血皇了。”

    他的这个决定很显然是被莫罗亲王的话给激怒了之后才做出的。因而十分的突然,令所有人都不知所措,不能接受。

    首先来说,妮蒂亚就不能接受。因而,她在自己父王的话刚一出口,便立刻抱住他的胳膊说:“父王,您的决定我不能接受。我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能力和威信来领导整个血族。您这样做,等于是将女儿放在一个不属于她的位置上受罪啊。”

    接着,其他人也纷纷劝血皇要三思而行,并说禅让血皇之位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仅凭他这样一句话也是不能作数的。必须要从长计议才行。

    最后,经过众人的力劝,他这个决定便打了折扣了。说是先将妮蒂亚立为王储,培养几年,他再把位置让给她。至于说莫罗亲王,他一个亲王,既然血皇都说了,自然就得退位让贤了。

    就这样,妮蒂亚便成了血族的王储,而莫罗亲王的爵位就此没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